我和「情緒」的故事(上)

penumbras-goticas

其實,當初我開始這個blog時,最不想寫的就是所謂的成功案例。

理由很簡單,因為我不想別人感覺有情緒病是「失敗」的,而沒有情緒病才是「成功」的。

這聽起來有點孩子氣,但我當初之所以想要開始這個blog,甚至於想當臨床心理學家,也是為了推廣這個觀念。

我想當一個真正會關心病人的臨床心理學家,一個不會居高臨下指導病人的臨床心理學家。我想當一個支持者,而非拯救者。我想告訴病人,不管他們以後到底有沒有好,就算他們永遠都有情緒病,他們都是一個有價值的人。(詳見《情緒病人最想要的是甚麼?》

不過,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突然發現,也許我的故事可以鼓勵一些有情緒病的朋友。那不是因為我「康復」了,所以我比他們「成功」,而是因為我想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是孤單的,有很多人都跟他們有著相似的經歷。

這應該是我第一篇寫給情緒病人看的文章。希望我的故事可以讓你們感到共鳴。

閱讀文章時請配搭這首歌一起服用:


balloongirl1-e1340132014629

我的情緒病故事其實可以從童年開始談起。

在很小的時候,我就發現了,我跟一般人不大一樣。

說的不一樣,它指的並不是外貌,而是內心。

小時候的我並不是一個傳統聽話的小孩。我說的不聽話,不是說我很叛逆或常犯校規,而是說我不大遵從長輩的話。

小時候的我常說的一句話是:「你有道理就說服我!」

所以你會看到這樣的場景:

媽:你要去跟XXX打招呼。

我:為甚麼我要打招呼?

媽:因為這樣是禮貌。

我:那麼甚麼我要禮貌?

媽:因為大家都是這樣做的。

我:那為甚麼別人這樣做我就要這樣做?

媽:反正你就先去做就對了!

我:我不要,我看不出來為甚麼要這樣做。

媽:你不信打電話去問問A、B跟C(她們是我的朋友),看看她們是不是這樣做的?

我:她們怎麼做關我甚麼事?就算她們真的做了,也不代表我要做啊!

媽:你為甚麼就不能好好聽話?我是你媽!

我:你是我媽又怎樣?你也不能逼我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啊!

相信你也可以想像,我簡直是史上最難纏的小孩。

要是我把這份愛質疑的心用在科學上面,大概我已經是發明家了;或者我把這份追求道理的堅持用在哲學上,大概我會是個不錯的哲學生。

不幸的事實是,我把這個堅持用在跟長輩的相處上。

所以,我從來都不是一個討長輩歡喜的小孩子。我不會對他們撒嬌,不會堆起笑容來討他們歡心,甚至一旦有甚麼我覺得沒道理的事出現,我是完全不會給任何人面子就直接質疑。

然後,我進入了小學。

如果說之前父母可以寵著我,可以不跟我計較。當我進入校園生活時,老師可不會遷就我。

於是災難開始了。

我完全不附合任何傳統乖寶寶的標準:我不獨立,不懂得照顧自己,常常忘東忘西;我不是一個特別勤奮的學生,上課時會跟鄰座聊天,考試前才會臨急抱佛腳;最重要的是,我不「尊重」父母,我不聽話,我常常對父母用教訓的口吻。

我記得有一次,我看到一個高年級的學生欺負我一個朋友。當時其實她只是鬧著玩,但我卻把事情當真了。於是,我走上前,直接教訓起比我大四年的學生:「為甚麼你要這樣做?你懂不懂尊重人?你知不知道這樣對方會不開心?你想不想別人這樣對你?如果別人這樣對你的話,你會怎麼樣想?如果你不想別人這樣對你,你為甚麼要這樣對別人?」

當時對方愣了一下,然後說:「你說話真像大人。」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性子。我沒有太多所謂的階級觀念,我心裡只有道理。我覺得有道理的一方就是能說倒對方的人,所以你反駁不了我的話,就代表你沒有道理。如果你沒有道理的話,你就活該被教訓。

於是,我成了大眾看不慣的對象,尤其是我媽媽的朋友。當時我媽媽的朋友特別看不過眼:哪裡有這麼惡的孩子?肯定是被寵壞了!

隨著時間慢慢地過去,我也開始懂事。

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渴望認同。尤其是老師的認同。

我開始找方法去討老師歡心。比方說,我開始勤奮溫習。我開始模仿身邊的好學生,我想知道她們是怎樣表現的,然後為甚麼老師會喜歡她們。

但是,我開始發現,不管我怎麼做,老師都看不到我。

我成績好是因為我有父母幫忙,別人成績好是因為他們勤奮;

我愛看書就是只懂看沒深度的小說,別人常看書就是有文學修養;

等到我真看了有深度的小說,它卻不再是好學生的標準之一了。

當時的我是那麼的飢渴,為了得到他們的讚賞,我可以做任何事。

可是,我不及格。我永遠都不及格。

在那時候開始,我開始覺得,也許,我不夠好。

也許,我真的有點問題。大概是天生有缺陷那種。

(紙:當然那時候的我不知道,其實老師也很關心我,只是表達的方式比較嚴厲,所以當時我感受不到)


上一首歌應該已經播完了,請點擊下一首:


0ea93232-e816-4fc2-8b35-875f8e2c288c

於是,我覺得我一定要換一個方式生活。我要擺脫曾經的自己,我不能再當那個被忽視的小孩了。

當我進入中學後,我決定改變自己。

我曾經被說幼稚,於是我要當一個成熟的人。所以我看很多深奧的小說和電影,我要讓自己的心理年齡超越所有人。

我曾經被說吵鬧,所以我要當一個安靜的人,一個聲量小的人,甚至於大家都覺得我是不懂說話的。

我曾經被說只看沒深度的小說,因此我要只看文學巨著,只看紀錄片,拒絕看漫畫和卡通片這種「膚淺」的作品。

我以為這樣就會得到別人的愛。

但是,我又失敗了。

我不但沒有得到別人的喜愛,反而成了一個同學眼中的怪人。再加上我一直都不獨立,這個問題讓我一直搞砸事情,自然也不會討老師歡心。

我的心一點一點的向下沉,我開始越來越絕望。我看著自己的成績一直在滑落,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開始欠交功課,開始遲到,開始不想上學。

當時我看著雨水也會哭,坐在海邊也會流淚。

現在再看應該是有點抑鬱的情形吧,但是當時還不知道甚麼是情緒病呢。

我升班之後,換了老師,也換了同學。但問題沒有改善。

我缺席跟欠交功課的次數越來越多。我的成績一落千丈,在全班裡考了倒數第二。

我不是說考得差是甚麼壞事,真正的問題是我當時的自我價值已經降到最低了。

但就算我在自我價值最低的時候,我還是想得到別人認同。我還是無力的揮舞著雙手,就只想乞求那麼一點的愛。

終於有一天,我受不了。我想要重新來過。

於是,我開始溫習,開始勤奮讀書。我知道這聽起來好像勵志故事,但是其實那是一個痛苦的過程。當一個人沒有英文底子卻想要惡補,當一個人習慣性欠交功課卻要改變行為,當一個人需要學回上一年錯過的東西時,那是困難的。

但那也是我人生中一個相當快樂的階段。因為那時候的我,我不在乎名利,不跟別人比較,腳踏實地的學習。也是那一年,我的成績一直進步,開始名列前茅。在一年內,從倒數第二變成了全班第二,這聽起來很像童話。


下一首來了:


the-tree-of-darkness

很多人說,童話之所以美好,是因為你不知道結局後發生了甚麼事。

當時我得到我夢寐以求的東西:老師的認同和朋友的愛。老師很鼓勵我學習,給了我很大的動力去進步。我也在那一年認識了朋友。

那是我人生一段很美好的光陰,但也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時間。

大家其實對我很好。我開始建立了「好學生」這個形象,而且我抱著這個形象不放。

簡單點來說,我深信我得到的喜愛,全因為成績的進步。

這個想法其實很容易讓人理解,因為我成績差時確實沒有朋友,沒有老師的支持;而當我名列前茅時,卻得到了友誼跟認可。

於是,我把成績當成了是生活的支柱。我覺得要是我成績好的話,我就會一直得到認同,一直得到愛。

相反,要是我成績差的話,我就會失去所有人的關心。我又會變成從前那個缺愛的醜小鴨。

所以,我越來越焦慮,越來越害怕。我開始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我開始對自己要求越來越完美。我每個周末都花在溫習上,我把學業當成是生命的唯一。

當我拿到全班頭三名時,我開始想當第一名;當我得到第一名時,我開始想在每一科都當上前三名;當我成功在每一科都當上前三名,我開始擔心有人會跟我爭奪。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還有甚麼其他的辦法去得到別人的愛。

雖然得到了,但我害怕失去;因為重視,所以患得患失。

但是,成績再進步也有個限度,老師也不可能永遠花時間去鼓勵我。

於是,當我升班之後,發現再沒有老師鼓勵我。我發現好成績不但沒讓我得到認同,反而還因為得失心太重而惹人討厭。我發現我開始失去了第一名的頭銜,而且不管我怎麼努力都拿不回來。

我開始像瘋子一樣報補習班,開始把所有時間都花在讀書上。我開始搾乾自己的精力,強迫自己不去娛樂不去休息,只是專注在溫習功課上。

但不管我怎麼嘗試,我發現我什麼都做不了。

在人際關係上,我也開始感到痛苦。我在想,到底人的價值是什麼?到底為什麼他們要把我當朋友?如果有人比我優秀的話,是不是他們就能取代我?

我開始拿自己跟所有人比較,然後暗暗希望他們都是失敗的,沒有人可以取代我。但這種自私的念頭又開始折磨我,我覺得自己很邪惡,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祝福別人?為什麼我看到別人碰釘,我不但不同情,反而竊喜?

然後,在學業方面,我在想,名利有什麼重要性?如果我就這樣考到好成績,然後進入大學,再找到工作……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義?人為什麼要活著?如果我們就這樣庸庸碌碌地過了一生,那代表了什麼?是代表我們就像工廠的玩具般,被設計得一模一樣?

我又想,如果我們不知道未來,我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世,那麼為什麼我們還要努力?也許我們日日夜夜準備考試,但我們根本就活不到考試的那一天!如果是這樣,我們是不是該放棄將來,專注在現在?

我的疑惑越來越多,人也變得越來越負面。

壓力不斷堆積,最終我崩潰了。

這就是我情緒病的開始。

我有了成就焦慮。(詳見《成就焦慮》

(待續……)


heart-to-heart-single-logo

後記: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在互聯網裡這麼誠實地承認自己的過去,和第一次坦白自己內心的不安全感。

我寫的時候是有點害怕的,我還是不知道大家看到我的脆弱之後,你們會怎樣看我。

感覺有點像不穿衣服就出門了,不知道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但是,正如我在《為甚麼我願意聊我的情緒病》所說,我不希望情緒病這個經歷成為我內心的一根刺,我希望我再回想起這些回憶時,不是想辦法壓抑,而是承認自己的不安全感,感受到當初的痛苦,但也肯定這段回憶對我的意義。

我不知道你身邊有沒有人對你這麼坦誠,會不會有人願意對你剖白內心的痛苦。如果沒有的話,我很樂意做這第一個。

這一篇也說了另一件事:童年回憶對日後生活的影響。

我之所以不直接從情緒病發開始說,就是因為童年的事件對我的情緒病有一定的影響。因為我當時長期缺乏認同,所以我當我找到成績這唯一一個讓我得到讚賞的方法時,我緊抓住不放,也導致了日後的焦慮病發。

因此,說到情緒病時,我們與其在想到底這是甚麼病(WHAT),倒不如想想為甚麼這個病會出現(WHY)。

只有找到負面情緒的源頭時,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謝謝。

這故事會被分為三篇:上、中和下。敬請大家期待後面的內容!


最後提醒大家,如果你們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記得分享到 Facebook 和 Twitter 🙂 還有,如果不想錯過最新內容的話,記得到右上角輸入你的電郵以訂閱這個 Blog 哦!

6 Replies to “我和「情緒」的故事(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