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談焦慮症+服食血清素的最新經驗)

0_pid_10419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真的很抱歉一直都沒有寫文章。我知道我放下了這個blog太久,不但一直沒有更新,甚至也沒有回覆一些讀者的回覆。

對於你們這些一直支持我的讀者,我是真的非常抱歉。

而看到即使在我沒有更新blog的期間,還是有這麼多讀者願意重看我的舊文章,還有這麼多人願意在Facebook找我,我是真的很感動。

我知道我說過2016要重新寫這個blog,但是卻沒有在更早的時間開始,直到四月才寫這篇文章,很抱歉我讓大家失望了。

(在這段時間在側邊欄給我發訊息的朋友,很不好意思它的系統好像出了點問題,所以我一直看不到訊息內容,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請把訊息重發到missspaper123@gmail.com~在我可以做到的範圍內,我也會大家回覆。當然我不是甚麼專業人士,有很多事情我未必100%知道,但我希望可以跟大家互相學習,謝謝~)

雖說我不想找甚麼藉口,但這段時間確實發生了一些事。如果大家還有興趣知道的話,請看下去:

7b64d3d0df84eeb15d15f39928e5f83d

我的一個老朋友(焦慮症)回來找我了。

放心,問題已經過去了。

它對我的學業和生活並沒有造成非常大的影響,但期間我確實服食過血清素,也看過短暫的輔導。

事情可以從大概十月份說起。

相信不少人都知道,我是一個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新一年開始,我也換了一個宿舍。

在新宿舍裡,我跟五個女孩子一起住。

我跟其中四個女孩子相處得非常好,我們到現在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但是其中一個女孩子(就叫她S吧)卻跟我另外兩位室友產生了衝突。

事情一開始只是因為一些對衛生、嘈音之類的不滿,後來卻發展成Whatsapp上的罵戰,甚至室友S還攜同朋友到宿舍發難。

雖然我並沒有跟那位室友有任何衝突(老實說我是一個對衛生程度要求相當低的人,只要你不要把廚房弄到發臭或者蒼蠅滿天飛,我很少會有甚麼不滿),但是我一位潔癖的室友卻覺得非常不滿。

之後問題一直升級,我一直想要當和事佬(mediator),但是卻不大成功(唉)

然後還發生了一件事:S在半夜發生噪音,然後被一位室友投訴後,S在走廊大吵大鬧,甚至出言威脅要損害我們的人身安全。

我們只好多次找舍監投訴,然後再找了學校的訓導處。

當時的事情確實影響了我們宿舍裡每一個人的情緒健康,我也被影響了學業和生活,變得充滿負面情緒。

testanxiety

然後還有第二件事:我參加了日語課程。

我自問不是一個很有語言天份的人,但是我一直都對學日語很有興趣。

不過日語課程過於密集,因為我學習得很慢,常常跟不上進度,於是我開始感受到焦慮反應。

再加上,這是我第一次需要做口語練習。

相信不少有焦慮的朋友都知道,在讀寫聽說四個範疇裡面,最容易產生焦慮的就是「說」。

由於一星期有兩天都是說話練習,我產生了非常、非常大的焦慮。

然後再加上宿舍發生的事情,我的情緒健康已經去到一個可怕的臨界點。

但是當時我並沒有非常留意這件事,因為我太專注在處理眼前的問題上,卻忘記了留意身體、情緒和心智上產生明顯的信號:(這是一個絕對的反面教材啊!)

  1. 身體上我變得容易疲倦、嗜睡,也開始出現腸胃狀況
  2. 情緒上我變得負面,常常掛在口邊的只有投訴、不滿
  3. 心智上我變得越來越難專注在課業上

(還好我精神能量尚佳,沒有產生太大的崩塌)

dreamstime_xl_40178738

然後我來到日文的口語測試的時間。

我的口語測試的前一個星期天天溫習,但是還是跟不上進度。

在那天早上我在圖書館開始溫習。我焦慮到連午飯都沒有吃,一直不停地看筆記,腦中閃過的是各種災難化的場境。

等到我進入試場時,老師遞給我一張紙,然後讓我把內容念出來。

我想要開口說出來,但是一開口就變成一大堆語無倫次的…音。

我甚至不能形容它做「話」,只能說它們是無意義的「聲音」。

我每次開口只能發出兩到三個音,紙上的字我逐漸已經看不懂了。

我記得在三毛的《天梯》,有一段非常形象的段落,用來形容我當時的感覺非常準確:

我馬上拉出座位下面的捲子來,紙上一片外國螞蟻,一個也認它不出。我拼命叫自己安靜下來,鎮定下來,但是沒有什麼效果,螞蟻都說外國話。

我感覺自己一直在冒冷汗,還一直在顫抖,也說不出話來。

我開始感覺頭暈目炫,呼吸加速,心跳變得很快

tumblr_nb9782um1e1qazb3vo1_500

一開始老師還以為我只是緊張或者是日語太爛,沒有特別留意。

但等到我終於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時,她開始發現事情不是太對勁了。

她讓我離開試場,然後我坐在一間房間裡,在一位職員的陪同下冷靜下來。

她讓我跟著她指示,慢慢地做深呼吸;等到我呼吸暢順下來後,她再讓我喝了點水。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迎來了人生第一次正式的驚恐發作

depression-anxiety-mental-health-600x315

這確實嚇了我自己一大跳——畢竟在我情緒最差的時候,我也只有焦慮反應而非驚恐發作。

我雖然在考試期間會有偶發的焦慮反應,但那都是可控制範圍內的。

居然因為一個口語測試,我會產生這個程度的情緒反應,是我沒有想到的。

還好因為我有過很豐富的焦慮經驗,也在這期間吸取了很多與情緒病相關的知識,所以我內心並沒有太過恐懼。

我當然不喜歡焦慮,也希望它快點離我而去。

但是我卻不會像以前那樣,面對焦慮症感覺不知所措。

Screen Shot 2016-04-15 at 22.50.58

很多有焦慮症的人,他們最大的焦慮就是焦慮症本身。

也就是說,比起他們擔心的事,他們會花更多的時間「焦慮」自己會出現焦慮

當他們出現焦慮時,因為感覺非常不舒服,所以他用盡辦法想避免事件重演。

但是因為他們那麼擔心這件事會再度發生,反而更加放大了本身的焦慮情緒,以致一個人變得更加焦慮。

而當你變得更加焦慮時,面對問題時你比平時更容易產生焦慮反應

而當焦慮反應重演時,因為這次是「惡化版」的焦慮反應,於是你就更加覺得不舒服,就更加害怕事件會重演,然後焦慮感再度放大,於是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所以在這一步,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調整好心態,千萬不要把焦慮當成是敵人

記得,焦慮的出現並不是要把你嚇死,它只是一個身體的自然反應,主要功能是為了保護你。它是為了提醒你危險可能會發生,才會出現這種反應的。(當然它很明顯反應過度了,你可以把它當成是一個不小心幫倒忙的朋友好了,雖然可能行為不大理想,但是動機是好的)

而且,如果你曾經有過並克服過焦慮反應的話,一定要提醒自己:「既然我曾經打敗過它,現在怎會被它壓垮?」

當時我一直提醒自己的是,我知道所有焦慮症的治療方式,我知道焦慮症的運作系統,我也了解自己可以在生活上做甚麼調整來減低焦慮。不管發生甚麼事都好,就算焦慮症真的回來了,我有足夠的知識和能力來處理它。

當時另一個很鼓勵我的一點就是:現在我重新經歷這個焦慮反應,應該可以讓我更能幫助其他有焦慮問題的朋友吧。畢竟以前我寫文章都是根據多年前的經歷,而畢竟回憶過了一段時間就會還是會模糊,現在有一個新的經歷可以跟大家分享了。

就是因為感覺這個經歷可以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我提升了自己的精神能量,減少了對自己的責備和批判。

第二天我去找了醫生,醫生也替我處方了血清素。

醫生當然也有責備我為甚麼不早點求診。這一點也是我很想提醒大家的,千萬不要等到真的出問題時才看醫生,如果已經感覺有點不對勁時,就該盡早尋求協助

slider-ssri-antidepressants

不過呢,關於血清素嘛……我確實又有了一個不大好的經歷。

我必須聲明,我覺得血清素是一種很有用的藥物,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對它產生非常良好的反應。

同時,不同品牌的血清素是有著不同的效果,不同的人對同一種血清素也會產生不同的反應。就因為一個人對血清素反應不佳,不代表你也會發生同樣的副作用。

因此,請大家不要因為我以下的故事,而對血清素產生任何抗拒。

而且我暫時我也不是100%肯定,到底那是副作用還是其他緣故,所以請大家不要擔心。

以下的內容只是為了分享一些經驗,並不是為了阻嚇大家。

我看完醫生之後,當天中午到Cafe裡面做功課(因為我那個星期還有一份論文要交)

然後吞下血清素藥片之後,就專心用電腦打字。

沒過多久,我突然感受到非常強烈的反胃感。

我感覺好像藥物沒有被吞下去一樣,好像就被塞在喉嚨裡面。

我整個胸口像被火燒一樣,我開始感覺呼吸困難,開始瘋狂咳嗽。

我一直喝水,但一點幫助都沒有。

我一直想嘔吐,但卻嘔不出東西來。

我感覺到胃痛,肚子也不舒服。

我感覺有點像胃酸倒流,但是我一向都沒有這個症狀。

我當天就走回學校診所,然後掛急診。

當時我深信這是因為腸胃問題的緣故(完全沒有把它跟血清素藥物聯想起來),當時我真的以為我要被送醫院了。

等醫生終於來到時,我已經連坐也坐不了,直接躺上醫院床上了。

於是醫生問我,我之前做了甚麼嗎?

我回答說:「我甚麼都沒做好嗎?我就只吃了血清素藥片!」

接著她跟我說,這是血清素的副作用之一。

我當時很生氣地想:「這才不是副作用好嗎?!我也服過血清素的,哪有這麼嚴重的反應?為甚麼你不把我送醫院?」

結果她把血清素的使用說明給我看了,然後我就閉嘴了——這確實是其中一個可能的副作用。

她給了我一些調整胸口灼熱問題的藥水,然後讓我回家去了。

當時我真的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不過喝完藥水後,雖然我還是有著劇烈的胃痛,但最少沒感覺胸口像被火燒一樣了。

那一晚我沒有吃甚麼東西,因為一點胃口都沒有。

tumblr_nkhsztHqbr1smppa2o1_500

接著的一天在床上躺了快20小時。我唯一醒來的時間就是吃一點東西,然後再睡。

第二天大概是十幾小時,但也沒好到哪裡。

這樣的情況我維持了快一個星期,天天就是躺在床上,自然是上不了課的。

好消息是我從沒想過對學校做出任何隱暪,很早就跟不同的學校部門解釋了我的情況。

這也是為甚麼當出現情緒反應時,必須要跟學校/上司做出溝通。要是他們不知道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把你的行為視為偷懶或不守規則。因為其實情緒病的本身已經很難處理了,如果還加上老師/上司的壓力,問題更是雪上加霜。

這也是為甚麼要看專業人士——因為當你有了專業人士的證明時(如醫生紙),才會有證據去展示給學校/公司

當然,情緒病人溝通時最怕的事情,就是對方聽完之後並不理解

我到底有沒有遇上這樣的情形?多少還是有的。

比方說,當我嘗試跟老師解釋我的驚恐發作時,她的回應是:「你為甚麼不去控制它?為甚麼你在它發生時,不嘗試去停止它?」

當時我的表情是這樣的:

wafytwjpg

我心想:要是能隨意停止的話,那就不叫驚恐發作吧…

更可怕的是,一位教授懷疑我是裝病來逃避考試。

他說如果我的情緒問題真的影響了學習的話,我根本不會等到現在才說出來。

他說我的醫生紙只說我的情緒嚴重程度是中等,所以影響不應該這麼大。

而且他質疑,為甚麼我情緒病只影響了我的日語課程而不是其他?

他得出的結論是,我的情緒病很有可能是裝出來的,只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會考不好,所以我才用這種方法來欺騙學校。

(這也證明了早日通知學校的重要性啊!因為等到太遲的話,真的很容易會被懷疑你的企圖)

8faac270-0603-0132-702f-0add9426c766-1431453728

我記得當時我看著他的email,是真的哭了出來。

我在街上幾乎哭到停不下來,是誇張到路人也快要問我到底怎麼了的程度。

當時我覺得太委屈了,我焦慮症回歸也算了,怎麼還要被人懷疑自己是裝病?作為情緒病人平時被人歧視還不夠嗎,還要有空沒事把這標籤往自己身上貼?

不過老實說啦,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他的電郵內容並不是真的有惡意的。

大概是平時有很多學生在用這些方式來逃避考試,所以他未免還是會有所懷疑。

(紙:對那些學生表示完全鄙視…)

當然他的說話是有點不太照顧我的感受,但他並非惡意

然而,以我當時我情緒狀況,確實無法承受這樣的懷疑和誤會。

所以我想跟大家說的是,我其實很理解這種被誤解的感覺。

明明已經那麼努力在面對情緒病了,卻總是要被人懷疑?

為甚麼大家就不能好好相信我們?

我知道被別人不理解時,總會覺得洩氣、灰心,覺得說這麼多也沒有用,反正也沒有人相信。

但是永遠要記得,就因為一、兩個人不相信,不代表所有人都不相信。

如果你是一個中學生,你跟你的班主任說了,但她卻不理解;那就把事情告訴輔導主任、社工,甚至副校長。

如果一個人不願意理解,沒關係,一直跟其他人說,說到有人懂為止。

要是父母不相信,就跟家庭醫生、社工、心理學家等等的專業人士說,一直說到有人相信為止。

然後你讓那個願意相信的人,跟那些不懂的人解釋。

很多時候那些人並非故意傷害你,他們只是可能對情緒病沒有足夠的理解,所以就說出一些傷人的話。

所以,如果有人能夠給他們正確的資訊,他們很有可能會改變他們的想法。

不過,我非常不建議大家親自跟他們解釋。畢竟當一個人情緒低落時,對一些句子會比較敏感,很容易會被他們的話傷害。可以的話,還是留待你信任的第三者做這件事吧。

38c1b5d

那在這件事上我學到了甚麼呢?

  1. 一定要盡早留意身體和心理警號!
  • 千萬不要留待情緒崩潰時,或是對生活產生影響時,才采取行動處理。
  • 當你留意情緒上可能出現問題時,就要盡早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 千萬不要覺得問題還「不夠嚴重」,因而不去看專業人士——平時我們看醫生,也會懂得說「病向淺中醫」吧,為甚麼遇到心理疾患就採取另一個態度呢?

 

  1. 要盡早就父母、老師、公司等等溝通自己的狀況。
  • 如果感覺自己確實無法應付某一份工作或課程時,不要死撐(比方說我就不該堅持讀日語課程)。我不是說人要輕言放棄,但是在適當的時候選擇放手,其實反倒是一種更聰明的做法。
  • 不要等到deadline前一天或考試當天才告訴他們。在那個時候,他們要再調整就很困難了。就好像要是我早點通知學校的話(而非等到考試當天!),那位教授也不會這麼懷疑我。
  • 當你要向他們解釋時,要考慮到自己的情緒狀況。如果情緒狀況不適合你跟他們直接溝通時,有時更好的做法是讓醫生寫一封信給老師,或是讓你信任的專業人士跟父母解釋。第三者往往都能用比較理性、客觀的角度發言,而人對於第三者(尤其專業人士)的接受度有時候比較高,還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衝突。
  • 在跟他們溝通前,要確實自己有足夠的證據。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帶上該情緒病相關的資料,然後讓他們自行閱讀。

cat-hugs

雖然當時情緒病的情況是有點不理想啦,但是問題還是用了非常短時間(兩個月左右)解決了。

不是說我再沒有焦慮了(我想焦慮這輩子也會是我的老朋友了),但它現在對我的生活已經沒有造成甚麼影響了。🎉

而且它並沒有使我休學,沒有太大影響我的考試表現,也沒有讓我的生活出現太大問題。

這跟以前我面對焦慮症的狀況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也許這就我個人對焦慮症最好的哲學吧。

作為一個有焦慮症的人,雖然它現在已經沒有太影響我的生活了,但是我還是有所謂的「焦慮體質」。

也就是我還是比常人更容易有焦慮反應,焦慮症有機會復發。

但是跟以前的我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現在有了新的知識和經驗,我已經知道該怎樣處理焦慮症了。

就好像以前我們是一個毫無準備的毛頭小子,所以當時被焦慮症打敗了,潰不成軍;

但現在的我們已經成長了,變成了一個武林高手(誤),已經掌握了所有足以打敗焦慮症的招式了!

有時面對焦慮症或是任何情緒病也好,記得你在這場戰爭裡,並不孤單。

istock_000085574105_small

最後給大家一首歌鼓勵一下吧,這是 Rachel Platten 的〈Fight Song》:

“My power’s turned on
Starting right now I’ll be strong
I’ll play my fight song
And I don’t really care if nobody else believes
‘Cause I’ve still got a lot of fight left in me"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你可能還會喜歡:

  1. 《【明星】焦慮症實例與分析:林夕{上篇:如何辨認焦慮症病徵}》
  2. 《訪問:服食血清素藥物的感覺是怎麼樣的?(上集)》
  3. 《考試生存攻略:當情緒反應重新出現,應該怎麼辦?》
  4. 《成就焦慮》
  5. 《如何預防和及早發現情緒問題?》

One thought on “我回來了(談焦慮症+服食血清素的最新經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