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年情緒病故事(三):放棄自己

首先,非常感激大家關注《我的九年情緒病故事》,也謝謝每一個在 FacebookInstagram 上點讚或發訊息支持的朋友。老實說,雖然我創立這個網站,就是為了讓更多人了解情緒病,但是要這樣坦白的把過去都說出來,說不緊張是騙你們的。所以,真的很謝謝大家的正面評價,也希望有更多人因而受到啟發。

今天我想要聊的是從我第一次輟學開始,我在休學的六個月如何苦苦掙扎,我又是怎樣成功復學,最後又因為甚麼事情而再次輟學——並決定完完全全放棄自己。

當大家看完第二集的時候,可能大家會對當年的我有一種同情感。不過,隨著大家更了解我的故事,你可能會發現我需要為我的失學負上很大的責任。在這一集裡面,你會看到當年我是怎樣自作聰明,然後我做的決定怎麼影響了我的病情發展。正如我在每一集的引言說的,這不是一個受害者的故事,沒有人比我更需要為自己的過去負責。

對我來說,這一集是最難寫的。因為這段時間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期,加上我對自己的部份行為感到羞愧,所以我下意識地壓抑了很多回憶,並需要花很大力氣才能記起那段時間發生的事。而且,因為這系列文章有抒情部份,所以我需要長時間沉浸在抑鬱情緒當中,才能把當時的真實感受寫下來。

今天的劇情是比較沉重一點,所以如果大家想要看比較陽光正面的故事,請大家耐心等到下一集,到時我就會談到我是怎樣開始走出情緒病陰影的。但是,如果你們想更了解情緒病人的心境,或者只是好奇想知道我的完整故事,那就請你繼續看下去吧。

Trigger Warning:因為我想真實地將當年的思想和感受寫下來,所以有些部份可能會顯得比較負面,並包括了一些情緒病的詳細細節,包括自殺傾向。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狀態不佳,為免引起任何創傷或不適,請保護自己並絕對不要往下看。同時,此文章亦包含了對身邊人或制度的不滿,但那是因為當時我處於比較厭世的狀態,所以我很容易把自身問題怪到其他人和事身上。這並不代表其他人真的做了甚麼對不起我的事,更不等於我【今時今日】依然是這樣看待那些回憶的,我只是把我當時的想法誠實寫出來而已。最後,因為有些回憶是真的比較久之前了,我很可能記錯了一些細節,但我會盡力地把我記得的說出來給大家聽。

前情提要

因為學業壓力,我出現嚴重情緒困擾並無法上學。由於當時的情緒病知識不普及,不管是學校還是父母,他們都以為我只是「想不開」,並想盡辦法逼我上學。我嘗試了不同的自療方法,也接受了心理輔導,但問題卻沒有改善。一次又一次的挫敗打擊了我的自信心,使我對於自己的情緒問題越來越絕望。接著,我去見了臨床心理學家,對方表示我有焦慮症,並批判我不在乎父母感受。最後,因為有老師未經我淮許把我的病情說了出去,我終於選擇輟學。

我們繼續這個故事…

imageedit_2_7797267481
焦慮症。

輕飄飄的三個字,大家就定義了我的問題。

過去的幾個月裡面,我像瘋子般去尋找問題的源頭,我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就是為了尋找那重要的答案。

原來我以為的人生意義,我所感受的絕望——只是腦子跟我開的玩笑。

我之所以感到那麼痛苦,不是因為有甚麼值得傷心的事,也不是因為有人傷害了我,只是我在大題小作。

沒有人需要向我道歉,這世界也不用改變,我內心的疑惑更不用被理會——我只需要吞下一些藥丸,做一些肌肉鬆弛練習,把我這壞掉的腦子修理好,問題就會消失。
這也代表了⋯⋯我為一些虛假的東西,拋棄了我的人生。

而我不願意接受這個答案。

一定有其他原因,一切不可能這麼簡單。

到底出錯的是甚麼?性格?嗜好?外貌?能力?環境?

是不是只要我努力找的話,我就會發現那最後的答案?

是不是只要我肯盡力修理自己的話⋯⋯

大家就終於會願意愛我?

跟我不同的是,我父母對於這個專業診斷感到欣喜若狂。

終於有了一個答案了——原來就是焦慮症,原來吃藥就能解決問題了。即使甚麼都還沒發生,單單只是聽到一個明確的回覆,就好像一切都變成可控制的。

雖然我拒絕繼續見那位臨床心理學家,但我答應了要是以後有需要的話,我就會去家庭醫生拿血清素藥物。

於是我們辦了休學手續,我也開始了六個月在家生活的日子。

要是你給一個15歲女孩半年空閒時間,你覺得她會用來做甚麼?

156347675659831899

上中學的時候,我們所有的行程都是固定的。你會在某個時候起床,你會跟一定的人溝通,你會有合理的生活習慣。但是,當你突然擁有了這麼大的自由的時候,要是你沒有一定的自制力,你會很快脫離了正常人的步伐,過著非常不健康的生活

而作為一個因為情緒病而不上學的小女孩,你可以想像我當時的行為是怎麼樣的。

當時因為我跟父母的關係非常惡劣,所以我總是要等他們睡著才敢進入客廳,我會在下午甚至晚上起床,然後到明早6點才回去睡覺。我整天躺在床上,只要是沒必要離開房間的時候,我絕對不會踏出一步。我會一整天不吃飯,等到餓到胃痛,再突然開始暴飲暴食。

當時的我以為我只是用半年休息,我卻沒發現自己是用六個月的時間,把自己變成一個難以適應正常生活的人。

那你可能問,我有半年時間,我總不可能真的躺完這六個月吧?我總做了一些事吧?

我做的事情很簡單,也只有一件事:

「我要修正自己,我要使自己變得值得被愛。」

常常在家沒事做的最大好處,就是我有很多時間胡思亂想。因此,我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去反思,想要找出那個讓我痛苦的問題源頭。

我第一個怨怪的東西,就是這個世界。

我恨我小學老師不夠重視我,我恨他們的差別待遇,要不是因為他們總是批判我,我怎麼會變得那麼沒有安全感?

我恨這個傳統社會,要不是因為他們太看重倫理和禮貌,我怎麼會一直被視為格格不入的壞孩子?

我恨傳統學校的勢利,他們只懂得比拼成績,透過鼓勵學生攀比,以幫助他們學校爭取排行。

我恨我學校的舊同學,他們拜高踩低,在我成績差時把我視作爛泥,只有在我成功之後才給予我關心。

當時的我還是很天真,自以為品嘗了世界的殘酷,卻不知道我是在自己狹窄的井底,對著外面的天空品頭論足。

既然你們不要我,那我要尋找另一個會歡迎我的環境。於是,那時候我以為答案就是轉校。而很幸運的是,確實有一個非傳統學校願意讓我轉學。

在我的想像中,這些非傳統學校沒那麼專注在學業,同學們也不會因為我成績差而欺凌我,我的學業壓力自然沒那麼大。等我去到這個美好的新環境,我就會認識很多新朋友,他們會真的重視我的內心,我也會終於找到那久違的快樂。

當然現在的我知道當時的想法有多不現實,但人大概是要狠狠地跌一跤,才會知道自己眼界的狹窄。

不過,比起這個世界,我更恨的是我自己。

就是因為我這個人不夠好,所以才無法達到世界的標準。

是因為我不夠漂亮嗎?肯定是我的黑眼圈太大了,我不懂化妝打扮,所以別人才不喜歡我。

是因為我的喜好太不像常人了嗎?我不懂流行文化,只曉得天天看書,所以才無法跟上別人的話題。

是因為我不懂跟別人社交嗎?對,我不懂得逗別人歡心,害怕跟陌生人說話,難怪認識不了朋友。

是因為我的形象太書呆子嗎?沒錯,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我一定要重新塑造自己。

於是,我一個15歲的小女孩,每天往書店跑,學一大堆我根本用不著的東西。

當時我會看很多職場商業書籍,學習人脈經營術,看看別人怎麼用短時間考證照,研究怎麼觀察身體語言,甚至連公司專案管理術我都會學。

而在那之前從不打扮的我,瘋狂地學習使用各種化妝品,每天研究不同品牌的服飾,甚至連保養品成份的化學名稱我都能背。

我有睡眠問題?很好,我從晝夜節律開始學習,硬生生把寫給醫生的失眠書籍啃下來。

我不懂流行文化,連 YouTube 都不大會用?從現在開始,美劇、網紅、韓文歌⋯⋯我全部都要如數家珍。

明明是在休學,我居然特意去報讀課程,上運動興趣班和學習國際音標。

現在想來,我上學時都未必有那麼勤奮呢,我卻在休學時不要命地努力,即使我根本不知道那些知識有沒有用,即使學習的過程並不容易。

當時我做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我要想盡所有辦法,用任何方法去改善自己。

因為只有我足夠好,我才不會重蹈覆徹,別人才會喜歡我。

終於到了九月,我要到新學校讀書了。

imageedit_7_3176727894

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我有這一大堆的新知識,我現在有能力去適應這個新環境了。

我會找到我的夢想,我會認識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我不再是那人被別人看不起的情緒病人,而是擁有屬於我的美好人生。

當我踏入這個陌生的校園時,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錯。

作為一個新來的學生,這邊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而我只是一個不知道哪來的新人。而那些我自以為掌握的社交技巧,因為缺乏實際的練習,所以根本無法被好好運用。事實上,每當別人跟我聊天時,我總是因為緊張而感到頭暈目眩,舌頭像打了結一樣甚麼都說不出來。

以前我怨怪傳統學校只重視學業,形成一個惡性競爭的環境。但我沒有發現的是,在另一種的教育制度裡,這種互相攀比的氣氛依然存在,只是他們比的是其他事物。

在這個新環境裡面,死讀書是不行的。你要得別人的喜愛,靠的是外貌、個人魅力和課外活動——而非常不幸的消息是,以上我都不擅長。

更悲劇的是,這所學校的制度跟以前非常不一樣。比方說,以前上數學課,我只要懂得做例題就好;現在我卻要嘗試透過寫故事來練習數學。而且,我已經有六個月沒碰過中學課本了,所以我早已忘掉怎樣做功課和溫習。我本想在課堂上給老師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卻發現我根本連跟上進度都有困難。

原來,我是離開了一個我不喜歡但熟悉的環境,換來了一個既陌生又不喜歡的地方。

於是,不到兩個星期,我就跟父母一起到診所取血清素藥物。

imageedit_9_9317266095

當時我身邊有人服用過血清素,他跟我說吃藥非常有效,它會讓我脾氣變好,可能我反應不會像以前那麼快,但會覺得很放鬆。那時我想,這聽上去是挺不錯的效果啊,反正大家總說我想事情太多,也許慢一點也好。

可是沒多久之後,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我無時無刻都感到很睏。

以前我一晚可能只需要睡七小時,現在就算我睡十多小時都不夠。每天當我下課回家時,即使我想做其他事情,我都會累到直接倒頭就睡。就連我喜歡的活動,像是看小說或電視劇,我都再沒有精力去做。

每次當我下課的時候,我總為自己訂立學習計劃,滿懷雄心壯志想要改善自己。但是當我回到家的時候,我除了休息之外,根本甚麼都做不了。而當我第二天早上起床時,我就更加恨自己的沒用——為甚麼我一定要睡覺呢?為甚麼我就無法保持清醒?

另一個問題是我思考能力變差,無法再像以前那麼有效地學習。

以前假如我要學習一個新知識,可能幾小時內我就能夠掌握到。然而,現在即使我已經對同一章節好幾天了,我依然搞不懂課本內容。而且,我不過是看幾頁書,我就已經開始頭昏腦脹,彷彿眼前的字都成了密麻麻的螞蟻。

更可怕的是,因為我是在沒有專業人士監管之下服食藥物,所以我根本搞不清眼前發生的事情,到底是因為藥物副作用,還是因為我適應不了新環境,抑或是因為我真的智商不足。

假如一切都只是因為血清素的緣故,我還可以把錯誤都推卸到藥物身上,我可以理直氣壯說這與我本人無關,我只是這可憐的受害者。

但是,我怎麼知道我現在的感覺,是來自真實的自己、情緒病還是藥物?

我現在不想學習——那是因為血清素讓我失去動力嗎?還是因為我在偷懶?

我對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勁——那是因為血清素副作用,還是因為我真的對它們失去興趣?

我腦子轉不過來——那是因為我反應變慢了,還是因為我真的太笨?

到底是藥物或情緒病的錯,還是我只是想找藉口,不願意面對我比不上別人的事實?

如果說以上的徵狀我都可以忍受,唯獨有一點我真的接受不了——

我失去推動自己的能力。

以前每次我想偷懶的時候,我總會用最殘忍和狠毒方式去咒罵自己,直到我被自己罵到無地自容,才不得不去工作:

「你這個智障!為甚麼連這麼簡單的東西都不會做?難怪沒有人看得起你!」

「你就只會拖延!只懂躺在床上,睡覺有那麼重要嗎!你這噁心骯髒的垃圾!」

「你知道嗎,要是你考不好的話,就沒有人再喜歡你了,你怎麼還有臉面不工作!」

但是,現在不管我怎麼罵自己,就算我把自己批判到體無完膚,這只會讓我竭底斯里地崩潰,卻再也無法推動我去學習了。

就好像我的身體不再是我自己的,不管我腦子怎麼說,我就是不能付諸行動。

於是,我把自己罵得更狠,我的用詞變得更加惡毒。我毫不留情地傷害自己,只為了擠出那一丁點的動力。

可是⋯⋯再也沒用了。

於是,我開始偷偷不吃藥,暗暗在廁所把藥片吐出來。

哪怕再次焦慮也沒問題,我只是不想再有這種失去控制的感覺。

這樣隨意停藥的後果就是,我比以前更加害怕上學。

imageedit_11_4897120583

對我來說,每天上學就跟受酷刑沒有分別。我要用盡我僅有的意志力,才能勉強把我受傷的軀殻拉回學校。別說做功課和溫書了,只是出現在學校已經足夠讓我焦慮發作。

你可以想像這樣的情景:

在你進入課室的那一刻起,你的心跳開始加速,呼吸變淺,你感到唇乾舌躁,好像看到的東西都變得模糊。你開始覺得頭暈,但是你勉強逼自己坐下。

你覺得胸口好像被火燒一般,你要用盡所有力氣來熬過每分每秒,才能夠忍住不突然在課室瘋狂尖叫。

等到課堂終於完結,你像箭一般以最快的速度衝到廁所,然後在這狹小私密的空間裡,你終於可以崩潰大哭⋯⋯

我父母跟我說,我可以早退,但不可以缺席。在他們眼中,這是莫大的恩德,因為他們起碼願意接受我中途離開。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當你上課上到一半突然離開,大家會用怎樣的異樣目光看你。

他們不知道的是,當輔導員常常來課室找你,你在同學眼中是怎樣的怪人。

事實上,不用等別人批判我了,連我都看不起這麼垃圾的自己。

然而,即使問題已經嚴重到這地步,我還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有情緒病這件事,因為我擔心老師和同學會看不起我。即使我心裡面很清楚,每個人都猜到發生甚麼事。我只是想拉住最後一塊遮羞布,無力地阻止別人看到我最恥辱的模樣。

但是當我無法完成功課時,為了給老師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卻必須把自己內心的傷口翻出來,然後像一隻哈巴狗般搖頭擺尾,好讓別人放我一馬。

我一邊不想別人歧視我,一邊又要別人因為我的病情而可憐我。

我看著這樣的自己,連我都看不到自己有任何值得被愛的地方。

bridge-suicide-hero

大家叫我不要對世界絕望,身邊人跟我說人生總有光明。

可是,我真的看不到前路了。

我真的盡力了,我已經用盡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方法。

我身邊沒有人理解我,大家都不重視我快不快樂,只想我變得正常,只想我符合他們理想中的樣子。

現在我甚至不能轉校了,一旦我離開了,再也不會有學校接受我。

我記得我躺在床上,看著窗花上的釘子,想:「要是我把窗戶打開,要是我跳下去,會發生甚麼事?」

我的老師和同學會不會懷念我這個人,有沒有人會因為我的離去而傷心?

然後我發現,根本沒有人會在乎。

沒有人會關心我到底還在不在這個世界上,因為我對任何人來說都不重要。

我的父母會說,我們已經盡力了,我們已經做了所有可以幫她的事,誰叫女兒想不開呢。

我的學校會說,他們給了她所有的資源,她的死只會是一個反面教材,提醒別人不要像她般輕言放棄。

這世界沒有欠我甚麼,有問題的從來不是別人。
我是一個有缺陷的人,一個天生殘缺的垃圾,我的出生本來就是一個錯誤。

也許人生就是那麼不公平吧,也許這世界上有些人就是注定不值得被愛。大概就像我父母說的,我永遠都不可能是正常人。

這個世界並沒有我的位置,如果我不想礙著別人,我就應該乖乖地躲在黑暗之中。就像一隻蟑螂,假如不小心出現了,就會在大家厭惡的眼神中,狠狠地被踩死。

「我不再上學了⋯⋯因為,我放棄自己了。」


fairys-heart-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