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發生甚麼事都是你的錯?總是貶低你的能力和價值?」原來精神虐待跟身體傷害一樣可怕!(詳細介紹精神虐待的定義、種類及應對方法)

隨著時代發展,現今社會已經不再接受「身體虐待」這種行為了。不管是父母對孩子的體罰,還是丈夫對妻子的家暴,只要是對他人動粗,已經可以構成犯罪。即使父母需要管教子女,也必須要用文明的方式,而不可以使用武力來「下馬威」。

雖然現在法律已經禁止了身體虐待,但是有另一種類型的虐待經常被忽視。即使它在我們面前發生,我們也未必能夠留意得到。而且,當虐待發生的時候,施虐者一般都不認為自己在「虐待」他人,甚至覺得是受虐者的錯。

然而,有不少證據顯示,這種虐待會帶來長期的心理創傷(psychological trauma),損害社交和生活能力,甚至可能會增加患上情緒病的風險,包括創傷後遺症抑鬱症精神分裂症等等。

那麼,到底這種虐待是甚麼呢?

答案就是精神虐待。

1-_qO1e7HPZUzrJuMhwKCdpg

根據《The Emotionally Abused Woman》,精神虐待(psychological abuse/emotional abuse)指的是:

透過恐懼、羞辱、言語攻擊來控制和使他人屈服的非肢體行為⋯⋯這可以包括言語虐待和長期批評,也可以是一些更不易察覺的手段,例如恫嚇、操縱和無法被討好等等。

就跟身體虐待一樣,精神虐待也是一種控制他人和建立權威的手段

如果一個憤怒的丈夫打妻子是為了讓她聽話,那言語攻擊也是為了達到同樣的目標——透過降低對方的判斷能力和自我價值,使對方沒有能力反抗,只能乖乖服從。

精神虐待有很多種類型。有一些比較明顯,像是用髒話咒罵子女,或者是在公眾場合羞辱孩子;也有一些可能未必能一眼看出來,像是很多父母雖然沒有提高聲線,但是言語中處處貶低子女。甚至有一些聽上完全沒有惡意,但其實是操縱對方的行為,像是道德綁架(「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不願意聽我的話?」)或者煤氣燈操縱(gaslighting,比方說:「我哪有傷害你,那是你反應過激而已!」

精神虐待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5a99e0ea1f00005100168fe0

很多人以為精神虐待只能發生在親子或師生關係當中。但是,就算是一些地位平等的關係當中,依然可以出現精神虐待。比方說,你可能會有一個長期貶低和攻擊你的朋友,或者控制慾過強的男朋友等等。

舉個例子,一位曾經被朋友精神虐待的女士分享:

在 Megan 上小學的時候,她的父母就離婚了。因此,她總是過度遷就朋友,並不懂得保護自己。她的好朋友知道她的過去,並一直利用這一點來傷害她。

比方說,當她們一起創業的時候,這位好朋友一直說因為 Megan 的「過去經歷」,她沒有能力做正確的商業決定。同時,這位好朋友也將 Megan 的私隱告訴別人。而當 Megan 請她下次先告訴自己一聲時,好朋友卻說:「你為甚麼要小事化大?你也太敏感了。」

精神虐待不一定是暴力的

Overcoming-Conflict-Mother-AdobeStock_107451622-copy

當我們看到一個人在長期辱罵他人時,我們比較容易留意到這種行為是不對的。但是,很多時候精神虐待並不暴力,甚至表面上施虐者看上去比較像是值得可憐的弱者。比方說:

一:「你為你付出了這麼多,你居然為了這樣的小事來批評我?」

二:「你不用管我了,讓我去自殺吧,反正你都不在乎我的感受!」

三:「我就知道我太蠢,所以才甚麼都做不好,你還是別跟我在一起了,我配不起你!」

從表面上來說,施虐者看上去像是在貶低自己的價值,絲毫沒有攻擊他人的表現。然而,事實上其實他是在用一種隱晦的方式來取得主導權。比方說,剛才那三句的潛台詞是:

一:「要是你有感恩之心的話,就不可以批評我,不然你就是混蛋!」

二:「要是你不想當殺人凶手,你就必須要聽我的話!」

三:「我都把自己罵成這樣了,你好意思繼續批評我嗎?」

雖然以上的句子表面上並不暴力,但受害者會感到自己無法反抗,所以其實性質跟言語攻擊並沒有分別。然而,因為它們並不明顯,不管是施虐者還是受害者一般都察覺不了。

對待「精神虐待行為」的反應是因人而異的

education, elementary school, people, childhood and emotions con

當你聽完我剛才形容的行為,你可能會想:「不對啊,有些人對我做過這些事,我根本沒有受到傷害啊,這些行為一定是精神虐待嗎?」

你說得沒錯,每個人對「精神虐待行為」的反應是不一樣的。比方說,我個人不是很在乎別人用髒話罵我,所以要是有人這樣對我,我大概只會翻個白眼,而不會覺得他們在「精神虐待」我。相反,如果有人貶低我的性格,卻可以對我造成嚴重傷害,因為它會觸發我的一些創傷回憶。

重點不在於避開任何有機會傷害別人的行為,而是當你知道自己的行為傷害了對方時,願意適時溝通和調整自己的做法。比方說,很多女生喜歡打趣朋友的身材,但其實並沒有惡意。可是,要是你的朋友其實很在乎你這樣說她,那你就不應該繼續這樣下去;或者你可以跟她好好溝通,想辦法讓她明白互相開玩笑的樂趣。

如果你明知道對方因為你的行為而受傷但你不願意采取行動去改變現狀,並長期、持續地進行這個行為,繼而使對方出現長期心理創傷,那就可以構成精神虐待。

常見的精神虐待行為

聽到這裡,你可能覺得還是有點空泛,因而想看一些實際例子。以下是一些常見的精神虐待行為,你可以思考一下:「你有沒有做過這些行為?又有沒有對你做過這些事?」

煤氣燈操縱(gaslighting)

Screen-Shot-2018-12-23-at-20.16.17

當你剛剛聽這個名字時,你可能會覺得有點搞笑——精神虐待跟煤氣燈有甚麼關係?

這個名字來自一套叫《煤氣燈》的電影,故事內容描述一個丈夫一直洗腦妻子,使她懷疑自己對現實的認知,最終開始相信自己真的有病。這一種操縱他人去懷疑自己的回憶、判斷和性格的行為就叫煤氣燈操縱。

雖然名字有點搞笑,但是煤氣燈操縱是最常見的精神虐待手段之一。施虐者會用各種方法去否認患者的現實,使受虐者開始覺得自己的判斷能力有問題。

舉例:

「我哪有對你不好?你只記得壞的卻不記得好的,真是小器記仇!」

「你看看別人,沒有人會在意這種事的,只有像你這麼敏感的人才會胡思亂想!」

「我才沒有做過這事,都是你想像出來的!」

透過這些方法,施虐者可以令受虐者覺得開始懷疑自己:難不成真的是我記錯了?是不是真的沒有其他人介意這種事,我是EQ太低才受不了的?」這樣一來,即使受虐者想要指控對方,他們也做不到,因為他們會開始不肯定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

這也是為甚麼很多人即使被他人精神虐待數十年,也未必會留意得到,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和判斷能力已經被施虐者同化,甚至開始深信自己被虐待是對的。

貶低(belittling)

dictatorial

另一種常見的精神虐待方式是貶低對方的自我價值,使對方感到自卑、羞恥,從而無力反抗。畢竟如果對方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的人,就不會這麼容易被操縱。比方說:

「像你這種性格的人,不可能會有人想跟你當朋友!」

「看看你,這麼小事都做不好,難怪一事無成!」

「你能跟我在一起已經算幸運了,你以為有其他人會想要你嗎?」

一開始受虐者可能還會反抗,但當他們長期聽這些批評,他們就會開始認同這些話,因而自信心下降。他們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所以被罵是活該的。

即使受虐者找到理據去反駁,施虐者也會想辦法去扭曲事實。比方說,你的施虐者經常說你是一個脾氣差的人,並堅持說沒有人願意跟你當朋友。要是你說,你有很多朋友,而且他們都說你脾氣好,施虐者就會說:「那是因為他們人好,不願意告訴你真相而言」或者「那是因為你故意在他們面前隱藏本性而已,只有我才知道你真正的性格」透過這些煤氣燈操縱,即使事實完全是相反,施虐者依然可以說服你去聽從他們的說法。

羞辱(humiliation)

Mother scolding her daughter

如果說以上的行為只能算冷嘲熱諷,升一級的做法就是直接辱罵。這包括了非常難聽的話,例如罵孩子是垃圾、噁心,用髒話攻擊對方,或者罵妻子是娼婦等等。此外,施虐者也可以用各種方式羞辱對方,像是強迫對方下跪或者在公眾場合揭露對方的瘡疤。

一般人不大能接受他人羞辱自己,所以這種行為更常出現在家庭環境,因為不管受虐者多麼受傷也好,他們都未必有能力離開。尤其如果是父母辱罵子女的話,一般會被視為教育的一部份,因而未必會有人去阻止這種行為。

而當孩子生長於這種環境時,羞辱可能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因而即使他們已經長大之後,也未必會懂得反抗或離開。

道德綁架(guilt-tripping)

Auping--WeWork

不過,除了凶惡的表達方式以外,也有施虐者靠著示弱的方式來控制對方。透過增加對方的罪惡感,施虐者便可以控制對方的情緒和行動。

比方說,當兩個人在爭執的時候,施虐者便會提起一些過去的經歷(尤其如果是受虐者以往做的錯事),即使兩件事完全沒有關係。因為受虐者對那件事有愧疚感,就無法繼續跟施虐者據理力爭下去。又或者施虐者會提起一些自己的慘況(例如自己的身體狀況),以試圖利用受虐者的同情心,使受虐者不忍心繼續批評下去。舉例:

一:「你知道養育你有多辛苦嗎?為了你我付出了真的很多⋯⋯為甚麼你連這麼小的事都不能答應我?」(因此,請跟你女友分手吧。)

二:「我知道我蠢,學歷低,但也我不想的嘛⋯⋯你不能對我有這麼高要求啊!」(因此,你一定要原諒我把全家的儲蓄拿去賭錢。)

三:「我不來都來了,你怎麼可以不照顧我?難不成你想看我淪落街頭嗎?」(因此,你一定要讓我寄住你家,還要照顧我食宿)

當你剛看到那些句子的時候,你可能覺得它們沒有甚麼問題,但當你認真想想的時候,就會發現這些話很不對勁——比方說,到底養育之恩跟分手有甚麼關係?為甚麼學歷低就可以把家裡的錢輸清光?

這是因為施虐者透過增加你的負面情緒,令你答應一些你平時根本不可能接受的事。而當你拒絕的時候,施虐者就會暗示你冷血無情或不顧情義。以剛才的例子來說,你的施虐者想你跟女朋友分手,而你拒絕了她的請求,事後她雖然沒有「強迫」你,但表現出一副你對不起她的樣子,然後說她為你的選擇而哭了多久⋯⋯這樣一來,即使她沒有表現強硬的樣子,卻足以讓你覺到精神崩潰。

推諉(Shifting Blame)

personal-space-arguing-couple

我記得之前聽過一個故事,因為女生翻看男友的手機,發現他出軌了好幾個月,於是生氣地跟他理論。結果,他第一反應是:「你幹嘛翻看我手機?你懂不懂尊重別人?」又說:「那是因為你太黏人了,我不得不找別人談心,你難道不懂自我反省嗎?」

明明出軌是男朋友的錯,但他卻想法子把責任推到女友身上。因為在人與人的相處之間,總是不可能一個人100%錯,即使是很過份的事情,你總是能找到一些藉口去怪責對方。於是施虐者就利用這種方法,把問題的錯誤推到受虐者身上。比方說:

「你以為我很想打你嗎?就是因為你那麼不聽話,我才不得不這樣做!」

「你明知道我就是這樣的人啊,你還不懂得調整自己,那不是你的責任嗎?」

「我也不想管你啊,還不是因為你這個人丟三落四,所以我才不得不幫你做正確的決定!

因為這種施虐者不懂得自我反省,所以不管他們做錯甚麼事也好,他們總是能找到一個藉口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如果你發現身邊人不管做錯甚麼事也好,永遠都拒絕承認責任或道歉,甚至把問題怪到你身上,那他們可能就是用推諉來進行精神虐待。

控制(control)

Controlling-Parents-Rex

最後一種是過度控制和保護。施虐者會不容許你離開他們的控制範圍,即使你其實是有絕對的自由去進行那些活動。常見的例子包括:禁止娛樂活動、不容許你出門、不讓你夜歸、強迫你在假期一定要陪自己等等。更甚者還有干預對方的重大人生決定,像是強迫孩子一定要選擇某些職業或伴侶等等。

當然,在很多情況之下,控制行為可能是合理的。舉個例子,如果父母不容許10歲的孩子夜歸,沒有人會覺得這是一個虐待行為,因為孩子無力保護自己。然而,如果父母不接受30歲的子女不回家過夜,每次都會跟子女大吵大罵,那就明顯是過度控制了。

過度控制的另一特色是缺乏雙方的同意(consent),只是單方面地將自己的要求加諸對方身上比方說,如果你的男朋友不希望你穿得太過暴露,而你們兩人在理性溝通之後,達到了一個協議,那就不算是過度控制。然而,如果你明顯表達了你不想改變穿著,但你男朋友卻用各種手段去強迫你(如辱罵你是蕩婦等等),那就是一種虐待。

除了透過辱罵的方式去直接阻止你,施虐者也可以用經濟和操控手段來強迫你就範。比方說,父母可以用經濟封鎖的方式,使未成年子女無法出門;同理,透過道德綁架和貶低的方式,施虐者也可以使得受虐者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因而無法反抗自己。比方說,父母可以長期批評子女的能力,使子女覺得自己無法獨立生活,因而只能繼續受到父母的控制。

而當受虐者提出抗議時,施虐者往往會採用以上的手段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例如煤氣燈操縱(「我身邊每個朋友的子女都是這樣的,是你太不成熟才會覺得有問題」)、道德綁架(「我是因為重視你才這樣做的,你有見過我管其他人嗎」)等等。

(如果想要了解不同的虐待類型如何互相影響,請看《原來辱罵孩子已經算是家庭暴力!介紹四種家庭暴力類型》

要是你懷疑自己被精神虐待,你會怎樣做?

聽到這裡,你可能發現了身邊人有使用一些精神虐待手段。假如它們對你造成長期及嚴重的創傷,那麼你可能要尋找解決方案。不過在聊這個之前,首先我們要記得一點:

把自己放第一位

woman-drinking-coffee-rooftop

如果你身邊有一個能夠長期精神虐待你的人,他很有可能是一個你非常重視的人,或者是一個跟你相處了很久的人。因此,即使你覺得自己的身心健康都受到了影響,你第一反應可能還是會擔心對方的感受。

然而,正如當空難發生時,你一定要先自行穿上了救生衣,才能夠幫助其他人,當你感受到精神虐待的時候,你也必須要先照顧自己的心理健康。比方說,如果施虐者長期辱罵你,導致你幾乎精神崩潰,你不能夠因為擔心對方受不了,而不去選擇反抗或者逃跑。

同時,因為你可能受到煤氣燈操縱,你可能會懷疑只是自己胡思亂想,其實對方根本沒有傷害你。然而,先不說是不是你的判斷有問題,就算真的是你想多了,如果你出現了心理創傷,那麼你還是需要積極想辦法改變現狀,像是去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最後,你可能會覺得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錯,是因為你的行為才逼得對方這樣做。然而,假如對方真的是一個施虐者的話,不管你做甚麼也好,對方也會找到理由去虐待你。如果你是因為學習能力差而長期被貶低,就算你真的改善了成績,他只會找其他原因去繼續貶低你。

好,現在我們聊完心態了,可以聊一下一些常見的解決方法:

一:溝通和妥協

4-emotional-skills_-that-will-enhance-your-love-life-3

正如之前所說,很多精神虐待行為其實並不罕見,甚至我們日常生活中可能也會做過不少。比方說,你可能試過用道德綁架(如賣慘)的方式求你朋友幫你,或者找藉口來推卸責任。因此,你的身邊人可能也是無意識地做了這些精神虐待行為。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溝通。你可以跟對方理性表達自己的不滿,像是指出對方長期的道德綁架行為影響了自己的情緒,並希望對方可以停止這樣做。又或者你可以設定明顯的界線(boundary)表示自己不能接受任何的髒話和辱罵,希望對方可以尊重你的感受,停止做出傷害你的行為

當然,如果這是一種長期的行為模式,對方可能覺得很難去改變這種做法,又或者無法理解為甚麼你不接受這種行為。這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像是多次與對方耐心的討論,或是一起閱讀相關的資料。如果對方是願意關心和重視你的話,即使對方一開始可能不理解,慢慢也會願意努力去改變。

假如還是不行的話,你可以邀請對方跟你一起尋找專業人士的協助像是接受婚姻輔導和家庭治療。治療師可以透過專業知識來幫助你們改變觀點和行為,並尋找一個適合你們的相處方式。

二:尋求專業協助和建立社交支援

male-client-therapist-right-time-feature_1320W_JR-1

(如果想了解怎樣找社區支援,請看《【Fairy’s Heart 問答】要是遇上家暴了,應該怎樣找人幫忙?家暴服務社工回答13條常見問題(《家庭暴力・問答篇》)》

不過,很多施虐者不會願意承認自己的責任,甚至把所有問題推到你身上,覺得是你要求太高,或者說你不知足。而受虐者一般都有著比較低的自我價值,所以可能會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因而又回到精神虐待的惡性循環中。

因此,一個外在的支援網絡(support network)是非常重要的。這個社交網絡可以是專業人士(如臨床心理學家),也可以是朋友或同路人。即使你開始自我懷疑,你的支援網絡可以幫助到認清現實,而當你受傷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安慰你。而假如最後你不得不選擇離開的話,這個支援網絡也可以為你提供實際支持。

比方說,一個人從小都受到過度控制,但因為父母長期灌輸觀念,所以他覺得這種行為一點問題都沒有。而當他開始發現這可能不對勁時,父母卻指責他是在胡思亂想。

這時候,如果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幫助他,即使他在懷疑自己的判斷時,那個人也可以提醒他:「你有權利不被控制,為自己站出來不是一件壞事。」

同理,如果一個人長期被施虐者貶低,他可能會相信各種不真實的指控,像是以為他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然而,如果他身邊有一群支持他的好朋友,他就會明白:「原來我也有價值的啊,原來我的性格並不討人厭。」

(如果因虐待而出現情緒問題,可以考慮尋求專業人士協助,詳情請看《給情緒病新患者的工具包 【PART 2】》

註:以下的兩個建議可能更適合成年人(尤其是已經財政獨立的)。如果假如你還是未成年的話,建議尋找值得信任的成年人求助,像是老師、家人等等。

三:學習怎樣為自己站起來

saying-no

為甚麼施虐者會一直采用精神虐待的方式?那是因為它們有用。比方說,他們發現了只要辱罵對方,對方就會嚇到不敢反駁;他們知道只要他們推卸責任,對方就不會追究自己。只要一天精神虐待還有用,他們就不會停下來。

換句話說,如果你想他們改變做法的話,你必須要傳遞一個清晰的訊息:「我不接受別人虐待我。」你會讓他們知道,以往的方式不再管用,無論他們怎樣想要控制你,你都不會就範。

舉個例子,當你們爭執的時候,他們就會用道德綁架的方式來控制你,例如開始提起過往的付出,或者說他們過得有多慘,你不照顧他們一定會後悔。以往當你聽到這些話時,總是會覺得很不忍心,因而不得不答應無理的要求。

而如果你要表現一個堅定的立場的話,那麼當他們說這些話時,你必須要清楚表示:「我很感激你為我過去做的事,我也不希望你們過得不好,但是我不同意這個要求,所以我不會做。」就算他們事後大吵大鬧,甚至開始辱罵或傷害你,你都不應該改變立場。

施虐者一開始一定會無法接受這種改變,甚至會開始變本加厲地傷害你,但是一旦你可以長期堅持著這種立場,他們就會開始發現過往的做法沒有用,而不得不思考一個新的方式。如果你再加上其他手段(例如尋找專業人士的幫助),長遠有機會建立一個新的相處模式。

四:維持與施虐者的距離

6RJNEOHV6U2ERJY4UTHNQHCQYI

不幸地,有時不管我們怎麼努力也好,我們也無法改變施虐者的行為。可能你已經跟施虐者進行過詳盡的溝通,也試過尋找專業人士的協助,但是施虐者依然不願意改變。這時候,假如你繼續跟施虐者互動的話,只會讓你的心理健康受到嚴重傷害。

因此,這個時候你需要減少與施虐者之間的互動。有兩種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

第一,你可以選擇避免回應施虐者。假如施虐者開始貶低你,或者因為小事而羞辱你,不要作出任何回應——不要反駁他的說法,不要為自己辯解,不要安撫對方的情緒。即使對方罵你或道德綁架你,依舊不要回應。你只需要離開就可以了,像是提早結束約會,或是回到自己的房間。

第二,你可以盡量避免與施虐者見面。如果你不是跟他們同住的話,那就盡量減少與他們相處的時間,像是避免出席聚會,或是不要主動找他們聊天。即使他們對此有所不滿(尤其是喜歡過度控制的施虐者),也不要讓步。假如是住在一起的話,這就比較麻煩,只能透過像是早出晚歸、整天躲在房間等等的方法來減少相處。

不過,因為你已經跟施虐者建立了一個固定的互動模式,即使你單方面想要減少相處,對方也可能會用各種方法去刺激你。同時,很多受虐者的心理健康已經到了低谷,再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忍受這種痛苦的環境。

在這種時候,你可能要考慮離開(或最少是暫停)這段關係。

girl-on-boat

(如果想要了解我本人離開毒性環境的經歷,請看《我是怎樣從情緒崩潰變成積極生活的:分享我離開不健康環境的故事》

我知道你可能會覺得很痛苦,畢竟對方可能是你親密的愛人,或者是你很重視的好朋友。然而,正如我之前所說,一個受傷的人是不可能幫助另一個人的。每個人都需要走自己的路,你不能夠單憑自己的努力去「修正」對方或這段關係。在這個時候,如果你繼續留在這段關係,只會傷害雙方。

如果你因為對方而每天都想要自殺,或者你精神崩潰到無法正常工作或生活——不管你怎樣嘗試合理化這件事也好,事實就是這不是一段健康的關係。

這不代表你要把對方想成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人。事實上,對方可能真的不是故意傷害你——然而,就好像一個酗酒的人,他打人的時候可能是不清醒的,事後他也可能覺得後悔,但如果他一直做同樣的事,又不願意接受任何專業人士的幫助,那你不可能一直讓他虐打。

而當你踏出這段毒性關係(toxic relationship)時,你可能會跟我一樣,發現了很多以前你不知道的事情——

你可能一直以為自己很沒用,但當你離開了那個環境時,你才發現原來你是有能力的。

原來對方一直告訴你的事情都是扭曲的,真正的世界跟他形容的根本不一樣。

原來你不用偽裝成別人,原來你不用隱藏自己的本性,你已經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

等到你復元了,等到你有了自己的價值觀,等到你建立了人生之後,你如果還是想回到那段關係,那沒有問題,休息可能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但是在現在這一刻,你需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虐待(包含精神虐待)的文章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