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Joker小丑》觀後感:當你是不討人喜歡的情緒病人,怎麼辦?

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後知後覺,但是因為我是比較晚才看這套電影,所以只能現在才來分享觀後感了。

沒錯,我說的就是享譽盛名的DC新電影--《Joker》。

這套電影確實很好看,Joaquin Phoenix的演技更是沒得說。雖然我們不認同Joker的犯罪行為,但最少我們能夠站他的角度看事情,理解他背後的痛苦和絕望;

我也看到很多心理健康倡議者聊到這套電影。我非常認同他們的觀點,像是情緒病人的經濟困難、周遭的人對情緒病人的歧視等等。

不過,今天我想要聊到另一點:當你是不討人喜歡的情緒病人,怎麼辦?

(內含少量劇透)

在電影裡面,Arthur是有著神經疾病的患者,經常會無法控制地大笑,也會出現幻覺和妄想。同時,他出現了社交能力障礙,壓力下無法正常與他人對話和交流。

而別人看著他的樣子?是厭棄,是噁心。

當我們看到一個坐輪椅的傷殘人士,或是一個步履蹣跚的老婆婆,第一反應可能會想幫忙,最少不會有明顯的惡意。但因為Arthur看上去「太奇怪」,沒有人想接近他,甚至把他當成是某種變態或廢物。

然而,這完全不是Arthur控制範圍內的事。Arthur的疾病注定了他會出現猙獰的笑容,自卑感和缺乏社交經驗導致他無法正常與人對話。

而且,即使他患了這個可怕的疾病,他並沒有自暴自棄,他堅持有去接受治療(即使輔導員完全對他愛理不理),他有努力地工作賺錢(即使老被別人欺負),他繼續堅持著當笑匠的夢想(即使一直被嘲笑),甚至一直照顧著母親的生活起居,只因為她是唯一對他好的人。

然而,因為他的自身條件,他無法成為普羅大眾心目中「討人喜歡」的患者。不管他怎樣努力融入社會也好,他看上去就是格格不入。因此,沒有甚麼人願意幫助他,甚至很多人樂於對他落井下石,像是那群在開場毆打他的小混混。

這一點非常符合很多情緒病人的經驗。

沒錯,有很多情緒病人生活光鮮亮麗,情緒病對他們來說只是人生很小的一部分,他們有足夠的資源和知識去應對這些問題。然而,有更多的情緒病人有著嚴重的經濟和生活困難,而且因為行為「不討人喜歡」,往往只得到他人的冷漠甚至惡意。

然而,情緒病既然是一種病,自然是「不可愛」的——抑鬱症病人的自殘行為、強迫症病人的重覆行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幻覺等等,全部都不是會被接納和理解的行為。

由於社會資源不足,其實情緒病人非常需要依賴他人的支持,尤其是身邊人。雖然說有傷殘津貼,但考慮到昂貴的醫藥費和生活費,以及日常生活起居可能也需要別人照顧,其實最後重擔還是落在家屬身上。

可是,因為情緒病人一般都心情不會好,所以行為其實並不討人喜歡(像是拒絕接受治療或者經常散發負能量),所以很多時候身邊人都會受不了離開,就好像電影裡沒有任何親友支持Arthur母子的生活。這使得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更難走出精神病困境。

同時,當情緒病人重新回到社會(像是電影中Arthur出院後找了當小丑的工作)時,他們其實有很多生活障礙,像是Arthur總是不懂其他人的笑點,也不曉得怎樣保護自己。這時候,如果同事可以對他多點善意,如果少一點對他翻白眼的路人,他的自我價值才會提升,才能好好走向復元之路。

然而,很多情緒病人有不愉快的就業經歷都。比方說,因為Arthur平時表現很奇怪,所以他經常被利用和不信任。像是他明明是被打才會丟掉廣告板,上司第一反應卻是說他騙人,完全沒有關心過Arthur的傷勢,而Arthur因為溝通能力不好,根本無法幫自己辯護。這樣的經歷會使情緒病人更加不敢回到社會,繼而無法擺脫經濟問題。

就好像電影所說,作為一個情緒病人最辛苦的事,是要所有人都希望你表現得像是你沒有病。

那麼,這套電影教會了我們甚麼呢?

首先,我想也是最明顯的一點,是增加大眾對情緒病的認識。比方說,很多人以為精神病患者很危險,所以電影中的女士不讓Arthur接觸自己的孩子。人總是對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懼,假如那女士能夠理解Arthur的病徵,可能就沒有那麼抗拒他。

接著,我們也要讓大眾學習怎樣跟情緒病人相處。很多人其實未必是不喜歡患者,但因為不懂得怎樣應對,所以只好避開他們。因此,教育就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比方說,當Arthur突然大笑時,怎樣反應才是最好?當他談及自己的幻覺時,應該糾正他嗎?為甚麼不應該對抑鬱症病人說「振作起來」?

還有,照顧情緒病患者的責任不能大部分壓在患者家屬身上。情緒病人家屬也是人,他們也有自己的情感需要,你不可能讓他們不顧自己的心理健康,無條件地照顧患者。但同時情緒病人確實很需要他人的幫助,這代表要有健全的公眾政策及豐富的社會資源,使患者無論有沒有支持他們的家人也好,也能夠得到足夠的幫助。

最後,情緒病危機不只是一個單獨的問題,而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因為社會不夠重視心理健康,所以當經濟困難時,資源很快從情緒病人身上抽走(像是Arthur的輔導服務被中止),而且因為人手長期不足,本身服務質素也很有問題(輔導員已經沒興趣聽患者說話)。這導致了貧窮決定了情緒病人復元的可能性,因為只有富有的人才能力負擔醫藥費,而窮人則一直停留在情緒病的惡性循環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