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台灣高中女生談抑鬱症:只有自殘的痛才讓她感覺還活著(內含自殘、自殺與其他抑鬱症徵狀)

「我很希望父母能夠接納我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這樣我就不用那麼痛苦。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當一個人患上情緒病的時候,很容易覺得很孤單、很無助——

感覺好像這世界上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經歷這麼可怕的事情,人人都過得開心,就自己過得這麼悲慘。

然而,全球有約19.5億人曾患有情緒病和神經發展疾病,佔了足足四分之一人口。這代表了如果所有病人站出來的話,數目會比「中國+日本+韓國+俄羅斯+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的人口總和還要多(Ally: 不信的話可以自己加一下 😉)

這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病友,在跟病魔抗爭的這段路上面,你絕對不是獨行的。

一個全新的文章系列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甚麼是情緒病,最近我開始了一個新的文章系列,叫《Fairy’s Heart 訪談:你的故事值得聆聽》,讓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心路歷程。

而今天我就邀請了一位抑鬱症患者來談談她的故事。她是一個非常真誠而可愛的女生,雖然我們兩個認識不久,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她的真心。

她的名字叫企鵝(綽號),是一個患有重性抑鬱症的台灣高中女生。她經歷了很多痛苦的經歷,也有嚴重的抑鬱症徵狀,但是依然每天在努力堅持。

我希望大家可以透過聆聽她的故事,明白到關心和理解患者的重要性。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註:《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是一個合作訪談系列,所有內容(文章、標題和封面圖片)全部都經過受訪對象本人的准許才會刊出。至於文章到底會宣揚一個怎樣的訊息,主要視乎患者本人的需求和目標,並不代表 Ally 本人或 Fairy’s Heart 的觀點。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提到非常非常負面的思想和情緒,亦有包括比較血腥的場面(包括自殺念頭、行為與自殘行為)。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者有相關的創傷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相關文章:

企鵝的故事

Screen Shot 2020-04-19 at 19.58.13

企鵝是一個休學在家的台灣高中女生,現正患有重度抑鬱症。

她說:「患上抑鬱症,其實就是會莫名的心情不好,感覺不到快樂,不知道快樂是甚麼,無時無刻想要傷害自己,很想去自殺。」

我問:「哪怕你想做一些事情讓自己開心一點,似乎都沒有用?」

她說:「對,沒有用,依然會陷入抑鬱當中。」

根據她的形容,她每天過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滿腦子想要傷害自己、吞藥、自殘、自殺⋯⋯甚至上次見心理師的時候,她想要帶刀子回診。

我問她為甚麼需要帶刀子,她說:「太痛苦,想用傷口表達自己,語言表達不出。」

當時我愣了一下,然後想:「到底是怎樣的痛苦,才讓一個人覺得只有傷害自己是唯一的情緒表達方式?」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這樣的一個女生,應該是從小就特別愁雲慘霧吧?好好的就怎麼會這樣呢?

可是,企鵝告訴我,她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

曾經的她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

ZNRmkMSHtfTbCqnOhIglmWWLAjrg7qk5l2OVtEQt1IRDoTEvqihw3I3RAIs7jnEtuIBxf5ODixeHKvmcmL3aSveCBp3R1t_P8fYXBGJg8CQl

當企鵝還是國小生的時候,她有著相當快樂的時光。

那時候的她特別喜歡音樂,非常擅長演奏鈴鼓,甚至還是學校樂隊的成員。不僅如此,她還參與了不同的校內活動,例如幫忙學校升旗、在校慶演奏等等。後來雖然樂隊被解散了,但她沒有變得消極,而是愉快地加入了播音隊,繼續享受她的學校生活。

你可以想像得到,這樣的一個積極開朗的小女孩,自然有很多朋友,甚至還得到了許多老師的誇讚,人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很優秀的孩子。

可是,在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她人生的音符開始出現轉變。

在五、六年級的時候,她的班級開始搞小團體,幾個小團體經常針鋒相對,要求班裡的人站隊。可是,企鵝並不想加入這樣的紛爭之中。她開始覺得班裡的氛圍越來越差,她不知道怎樣跟同學相處,所以她開始只想在播音隊待著,不想再理會班上的生活

在其他人眼中,小團體可能是一件習以為常的事,甚至可能覺得這就是青春的一部份;但對於年幼的企鵝來說,這經歷讓她對人心失去信任,所以開始沒有意欲去接近他人。

校國欺凌讓她開始自殘

bully-today-main-190731-02_21b4563a04957d9f577de2a79a2dca98.fit-760w

如果說企鵝之前只是心情不好而已,她的國中生涯就開始變成一個噩夢。

國中的時候,同學常常排擠她,故意不跟她說話。她不知道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但她又不敢問同學原因,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我到底做錯了甚麼?我到底能做甚麼,別人才不會繼續欺負我?」

在八年級的時候,班裡面有個轉學生一直觸摸她,她覺得很不舒服,很想讓對方停手,但是她又不知道可以怎麼做。其他同學全部眼睜睜地看著這件事發生,但沒有一個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她。

到九年級的時候,同學開始變本加厲,在她去洗手間的時候,居然有同學會去開門調戲她。最可怕的是,這些事情老師全部都知道,但他們只讓同學輕輕道歉幾句就算了,從來沒有想過怎樣幫助或保護她。

當她把這些問題告訴家人時,家人不但沒有關心她,還覺得她小題大做。那時候的他們常常互罵,根本沒有心力去管她的事情。

企鵝開始覺得越來越絕望——她還這麼小,她根本不懂怎樣去保護自己,更加不知道怎樣面對這些負面情緒。身邊的每個人都很可怕,沒有人在乎她的感受,也沒有人願意幫她。

明明應該可以依賴的師長,卻對她的恐懼視若無睹;明明應該保護她的家人,把她的憂傷當成是笑話。

她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做——不上學又不行,學校和父母都不把她的問題當一回事,她再崩潰大哭,也沒有人願意花就一點點時間去關心她⋯⋯

於是,每當企鵝想要發洩情緒,就拿著刀子割自己。

也許如果足夠痛的話,別人就會知道我到底受了多少傷吧。

你們到底甚麼時候才願意看到我的求救訊號?

上學開始變成她人生最痛苦的事,她不想上學,不想見到那些可怕的臉孔,不想過著像地獄般的日子。但是她沒有選擇,她還是要每天去學校上課

別人不知道的是,其實她每天都想在學校跳樓自殺。

高中之後,開始無法上課

teen-girl-crying-GettyImages-523711820-57ffa8373df78cbc284e1cef

終於等到畢業的那天了,企鵝以為只要她換到一所新學校,就再也不用見到那些可怕的人,也就可以有一個新開始了。

可惜,還是事而願違。

因為國中的慘痛經歷,她完全不知道怎樣跟新同學相處。你可以說社交能力不好,但請你也要明白,一個受過太多次傷的人,實在不懂怎樣對其他人打開心扉。

於是沒過多久之後,她國中的噩夢再次重演——她又開始被舍友排擠

她很想告訴家人發生甚麼事,可是每次她想開口時,她就看到家人在大吵架。既然如此,又何苦說真話,反正他們都不會管,不是嗎?

除了人際關係不好之外,企鵝的成績也開始下滑。

她本身是一個很重視學業的人,這也是為甚麼當初她再被其他人欺負,她依然那麼堅持地每天上課。

她也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她從國中開始就想當心理師,後來不得不放棄夢想改讀護理,但她依然沒有想過放棄。

可是,因為上學時她會抑鬱和出現驚恐發作,她不得不常常請假回家休息。她的月考成績就是下降再下降,她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喜歡課業的企鵝了。

因為朋友去世,抑鬱症嚴重爆發

depressed-girl

沒多久之後,企鵝就確診自己有重度抑鬱症了。

一開始她還在乖乖吃藥,雖然偶爾可能不記得,但是整體上還是在努力跟從醫生的吩咐。

可惜,一件突然的悲劇讓她情緒病大爆發——

她很重視的朋友去世了。

相信大家都可以想像到,一個本身已經十分脆弱的女生,遇到這麼大的打擊,她會怎樣的反應。

企鵝一直崩潰大哭,甚至哭到必須送急症室。

當晚她決定了吞藥,想用藥物使她昏迷。被救回之後,第二天她又繼續吞藥。

總之她一定要讓自己昏迷——大概昏迷了,她就不會感到那麼痛苦,不是嗎?

老師得知這件事之後,自然嚇了一跳,再加上她在學校也開始發病,於是學校不得不強制她一定要回家休息。

於是她就開始了她漫長的治療之路。

因為抑鬱症而休學

可惜,哪怕接受治療了,企鵝的病情一直變得越來越嚴重。

她每天腦海中浮現大量的自殺念頭,常常吞藥自殘。

抑鬱發作時,她根本起不了床,只能夠待在床上。

心情不好讀不下書,很容易影響成績,有時身體還會一直發抖。

不要說讀書,現在要她進入課室,她也做不到。

企鵝已經幾乎完全失去上學的能力。

可是,校長跟她說過,如果她繼續自殘的話,就一定要強制退學,所以她承諾了不會這樣做。

於是,她一邊面對情緒病,一面要承擔人際和學業壓力,還要額外背負對校長的責任⋯⋯

她真的很辛苦、很辛苦啊。

她也不想自殘的,但除了自殘之外,還有甚麼方法可以面對這麼多困難?

抑鬱症太久了,她的情緒已經麻木了,有時候連心痛的感覺都好像不存在。

只有自殘的痛才讓她覺得,她還活著。

她撐了很久時間。

很努力,很努力。

可是,她還是撐不下去了。

只能選擇休學。

而這也代表了,她的夢想也碎掉了。

之前企鵝想讀心理師,結果心理師讀不了,改讀護理吧,現在連護理都讀不了,所以護理師夢想也沒了,那她的夢想還能有什麼?

她說:「我的夢想只剩下………死亡吧…….?但是死亡沒有那麼容易,要死亡根本不可能,不可能的⋯⋯」

「現在只能想死亡,不能去執行,我答應了心理師跟社工姐姐,不能自殺、自殘、吞藥,這次我必須做到…….」

父母無法理解她的病情

angry-pareents-760x428

在訪談期間,我一次又一次地忍不住問她:「你父母知道這樣的事嗎?你父母不理解你的情況嗎?」

她說,在中學的時候,父母一直吵架,根本沒空理會她的問題,所以她說甚麼都沒用。

她說,父母完全不理解她的病情,甚至母親根本不相信情緒病是存在的,只會天天罵她:「為甚麼你有情緒病?」

她說,父母覺得抑鬱症就是不知足,覺得她的病情根本沒有很嚴重,就是她在小題大做。

她說,其實心理師和醫生都跟父母解釋過了,但是父母就是很固執,根本聽不進去。

因為感覺不到父母的理解和接納,所以她現在只能小心翼翼地隱暪病情,以免他們又開始責罵她——

「要是我不對著他們笑,他們又會罵我有情緒病;我對他們笑吧,他們有覺得我果然是沒病,根本問題不嚴重。

每次我情緒波動時,我都有在努力阻止自己啊,但他們根本不會看到我的的努力,只會罵我。」

我問她,如果你可以選擇的話,你會希望他們會怎樣對你?

她說:「我希望他們能夠接納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我就不用那麼痛苦。」

我說:「希望他們會不批評你的情緒,認同你的努力,哪怕只是小小的努力⋯⋯」

她說:「對,很想這樣⋯⋯但是不可能啊⋯⋯我早晚會被他們弄瘋的⋯⋯」

Ally 的話

正如我之前說到,這次是我跟企鵝的第一次對話。雖然大家素未謀面,但她很願意坦誠地說自己的故事,哪怕是一些很敏感的問題,她也很願意告訴我。

她的故事有很多悲傷的部份,她也常常說她覺得活不下去,所以我跟她聊天時,常常都忍不住心疼她。

但是,比起她的病情,我看到的更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孩。她有關心我有沒有準時吃飯,會用她的同理心去幫助安慰別人,甚至她夢想的兩份職業,也是助人為本的工作。

這樣的女孩,真的是值得很多很多的愛的。

我相信在看這篇文章的讀者裡面,可能也有很多人是抑鬱症患者,可能也能夠對她的故事身同感受。以下有一段話,是她留給病友的,希望大家可以受到勉勵:

不管怎樣,我們身邊都有愛我們的人,不管我們陷入情緒裡,也會有人願意拉你一把,我們可以恢復穩定的,但是慢慢來,我們不用急,謝謝身旁陪伴者

也希望如果大家願意的話,可以留言給她一些鼓勵的話。當然這篇文章是匿名,但是如果你們comment了的話,我會保證把你們的話傳遞給她的!❤️

最後,如果你也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歡迎到 Facebook 或 Instagram 私信我,也可以發email給我:fairieshearts@gmail.com 。到時我會跟大家詳細聊一下細節,你們也可以決定是否真的想要分享故事。當然,內容絕對匿名,不會把你的個人資訊透露出去的。

後續故事

昨天登出了這一篇訪問,我邀請大家多點 comment 鼓勵企鵝,結果真的有很多人願意花時間花心事去留下正面話語,還寫得超級真誠 ❤️

謝謝你們每一個人的留言,企鵝全部都有看,而且還特別特別感動(她說自己眼淚一直流 😭

然後她給大家留下了一段感謝的話,所以我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謝謝鼓勵我的人,我們一起加油,謝謝你們願意拉我一把,謝謝你們跟我說,辛苦了,謝謝你們給我力量堅強下去,我會努力的活著

有時可能就是簡單的一兩句話,就能鼓勵一個人繼續堅持下去 ❤️

而對於Ally我本人來說,我也覺得很感動,誰說我們情緒病人就是一盤散沙啊,誰說我們只會放負啊,當我們當中有人需要支持時,我們這群人都會站出來的啊!🌸

Fairy's Heart複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