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香港00後少女:陪伴情緒病患者,哪怕痛苦也是值得的(抑鬱症、厭食症及情緒病照顧者)

情緒病可以說成是心理上的感冒,所以請不要因此責怪自己,更不要怪自己為朋友帶來負擔,真正的朋友是不會介意的。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因為社會對情緒病人還有很多偏見,很多患者都不敢把自己的病情告訴別人。就算是身邊親密的朋友,很多人都會選擇隱暪——

也許在很多患者心目中,始終不相信有人會不在意他們的病,依然真心實意地對他們好。

然而,情緒病人也是人,我們都有獨特的價值,為甚麼我們會覺得別人一定看不到呢?

事實上,這世界有一些人,不但沒有因為身邊人患了情緒病而嫌棄對方,還用盡全力去幫助對方復元。哪怕負擔再重,他們也覺得是值得的。

不相信?今天的《Fairy’s Heart 訪談》就邀請了一個情緒病患者的朋友,讓她來分享一下跟情緒病人相處的感受。

Hitomi 是一個香港中六女生,她身邊兩個好朋友都有情緒病。她雖然一開始不知所措,但用盡所有方法去幫助身邊朋友,哪怕對方把她推開,她也堅持付出。

我希望大家可以透過聆聽她的故事,可以看到一絲𥌓光——這世上願意關心情緒病患者的人,還是很多很多的。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註:《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是一個合作訪談系列,所有內容(文章、標題和封面圖片)全部都經過受訪對象本人的准許才會刊出。至於文章到底會宣揚一個怎樣的訊息,主要視乎患者本人的需求和目標,並不代表 Ally 本人或 Fairy’s Heart 的觀點。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將提及情緒病(包括抑鬱症及厭食症)。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者有相關的創傷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相關文章:

Hitomi 的故事

Screen Shot 2020-04-22 at 20.41.08

大家好!我叫Hitomi,是一個應屆DSE的中六考生。

我身邊兩個好朋友,一個叫A,她是我從中二就開始認識的好閨密;另一個叫B,則是我在團契時結識的朋友。因為她們兩個有共同嗜好,所以我將她們拉攏在一起,然後演變成三人互相扶持的圈子。

就這樣聽起來,這個圈子好像很常見,但有一點讓我們的關係變得非常獨特——

A和B都有著嚴重的情緒病。

那麼,到底我們之間發生了甚麼事了?讓我慢慢開始說⋯⋯

我與A之間的關係

anime-best-friends-girl-happy-favim-com-401393

要我說A這個人啊⋯⋯她就是個小傻瓜,每當身邊的朋友不開心的時候,明明那件事跟她沒關係,她都會陪著對方哭。

而且,A這個人特別看重朋友。我還記得第一次跟她去學校旅行的時候,她說她會請我吃冰菠蘿,因為這是友誼的見證;後來我們去逛商場,每次我看到喜歡的周邊時,她都會立即提出要買給我。

我們兩人很快就成為了無話不談的閨密,天天都會花時間陪伴對方。

後來我們升中四之後,我們不是同班同學,每星期只會在外語科見到對方一次,所以幾乎很少在校園接觸到她。

也是因為這樣,我沒有留意到她已經日漸消瘦。

中四時A開始厭食

b952c458e819eb4a47161872f0adb125

結果過了新年之後,突然我在同學口中得知:A因為在家昏迷而被送院,因為厭食症而要住院兩三個月。

我簡直不敢置信,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而我⋯⋯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之後我想去醫院探望她,但她打死都不讓別人見她。

當時我想:「會不會是她不想我看到她因為厭食而憔悴的樣子?還是她不想我們擔心她?」

當我還在猶豫是否應該探望她時,她就已經轉院了,所以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寧願早點去看她,為她送暖,哪怕當時天氣寒冷。

不過在那段時間裡面,我從來都沒有忘記她,我也一直有掛念她。

我還記得她正式回來上學那天,當時我看到她出現走廊的另一端,於是我就超級興奮地衝過去,結果還在她面前摔倒了(笑

也許這就是友誼吧,哪怕幾個月不見,心依然還是在一起的。

陪伴A走過她的抑鬱症

182-1826999_anime-girl-black-hair-sad-expression-semi-realistic

好景不常,等到中五的時候,A的厭食症病情不但沒有好轉,甚至還患上了重度抑鬱症

我很擔心她的病情,於是我想盡方法去關懷她、哄她。可是,我這個人其實不大擅長表達,所以我常常覺得自己根本幫不了她,甚至越幫越忙。

因此,我常常都會給自己很多無形的壓力。

這是我的好朋友啊,我這麼重視的一個人,但我卻只能眼睜睜看到她受苦,自己甚麼都做不到⋯⋯

那時候我覺得很無力,甚至會偷偷躲起來哭。

還好,後來我請教了身邊的成人朋友,我才開始慢慢發現,其實只要陪著她(特別是心靈上),對她來說就已經是最大幫助了。

除了情緒病之外,A需要面對的生活困難也很多

wvdadqnxvnk7r5gwgpitmvdqw5b2dfa4_hq

其中一個例子是她的家庭問題。

從表面上來看,A的父母簡直是模範父母,對著外人充滿著熱情和關心。我還記得有一次去A家製作蛋糕,她的父母特別好客,我都感覺到受寵若驚。

但在沒有外人的時候,除非她哥哥在,否則她的父母就會對她變臉。

在這段時間裡,A需要面對各種身體上和情緒上的疾病,她的父母不但沒有關心她和照顧她,還不願意為她支付醫藥費。甚至連日常開支(交通、午餐、零用等等),都要A她自己掙錢來應付。

雖然她處於這種劣勢,又飽受情緒病困擾,但她依然沒有放棄,甚至成績依然保持著優等生的水平⋯⋯她真的太強了。

在這麼堅強的外殼之下,她還有一顆特別溫暖的心。

為了不加重她的負擔,我哪怕再擔心她,我都不會跟她說。而每每當我迫不得已說出來的時候,她永遠都會抱著我說:「你幹嘛不早點告訴我呢⋯⋯」

明明她才是最應該被關懷的那個人,為甚麼會倒過來變成是我被關懷?當下我真的覺得我虧欠了她⋯⋯

也許就是走過黑暗的人,才知道溫暖別人的重要性吧。

我和B的關係

8u0dfBx

我跟B是中五才認識的,而且不是同校同學,所以我對她的病情沒有那麼了解,所以此部份的經歷會寫得相對較為簡略。

如果要我形容B這個人的話⋯⋯我會說她是一個很黏人的女生。當我們在教會的時候,她常常會到處叫別人做「姐姐」、「嫲嫲」,哪怕是不熟悉的人,她都會表達滿滿的愛。

我想這個跟她從小缺乏家庭關愛有關。

在B年幼的時候,家人疏忽照顧,於是她只好與奶奶相依為命,而她亦視奶奶為自己生命的全部。

可惜在B中三的時候,奶奶突然去世,讓她一時間無所適從。對她來說,這等於她失去了自己的精神支柱。

這也成為她抑鬱症發作的導火線。

在精神崩潰的狀態下,她一下子剪掉了自己的頭髮,還曾因為情緒問題而要休學一段日子。

也是在休學的日子,家人才撥出更多時間陪伴B。

可是,因為從小她就無法依賴父母,所以她根本沒有辦法從他們身上獲得安全感,只好不斷從外界獲取關愛。

她會結交許多朋友,然後把他們抬得高高的,把自己的地位貶得低低的。

然後會極度依賴朋友,就算朋友最看重的不是B自己。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一邊絕望地尋求別人的愛,但同時又感覺沒有人真正的重視她。

而她的家人雖然跟她相處時間多了,但依然很不理解她。比方說,他們會因為B去教會而罵她是去邪教;他們會因為B的情緒病發而瘋狂掌摑她,直至倒地。

明明是自己的女兒,明明知道是情緒病的緣故,他們終究還是沒有太多認知。

自己的心路歷程

434472

好啦!分別講述完兩位朋友的情況後,就以我的角度來抒發感受吧!

看著身邊同時有兩位朋友有情緒病,初期我不時埋怨上天:為甚麼會是我~🥺

人家17,18歲時跟朋友死黨成群結隊四處yo,我的17,18歲就是面對著有嚴重情緒病與家庭問題多多的朋友…

不過,正面地想:也許這就是我們的青春比起其他人的更有意義的地方吧!

因為這兩位朋友,令我對情緒病方面的認識有所增加,亦明白了與受情緒病困擾的人溝通時所需的技巧。

一開始的時候,我總想用自己瘦小的肩膀,把所有問題扛住。

我還記得當初我被A狠狠地推開,B又在我面前哭到差點要吐。第二天相約在教會見面,我因為難以形容自己的感受而假裝冷靜、不在乎,只好不停說題外話,以隱藏自己的不安。

被B質問:「你怎麼一直在偏離話題。」

我不知道。也許我也想痛快地大哭一會,但在他們面前,我卻不自覺地裝強悍。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慢慢學會了情感抽離。

pancreas2

作為患有情緒病的人的朋友,情緒很容易會受牽連,甚至會因此成為下一位確診情緒病的人。

於是,面對殘酷的事實,我只能學會慢慢把對方的情感和自己的分開。

但是,B卻誤會了我對A不再關心。

很遺憾地,這個三人友情已經暫時斷裂。因為各種誤會(例如表達上的缺陷、缺乏體諒、雙重標準等等),導致積累的問題浮上水面,產生了B與我之間的不滿和猜忌。

但仔細想想,原來一直是雙重標準作怪。當我對A的情緒病能夠體諒時,偏偏沒有聆聽B,反而經常一味講自己的。

或許,是我潛意識忘記了B有情緒病的事實吧…

不過我們卻約定了,等到疫情過去,大家冷靜後想通了,才再出來見面,解開各個結。

也許沒多久之後,我們又會再是朋友,到時我們能回看這些小事,一起互相擁抱和打鬧。

Hitomi 給情緒病人的話

a4db46ffe48ed2b317c27f71c59f74ec-700

想跟各位受情緒病困擾的你們說一聲:

謝謝你們,擁有這種鬥志,繼續活在每一天。這種活下去的勇氣,比誰都要強。情緒病可以說成是心理上的感冒,所以請不要因此責怪自己 (比心♡),更不要怪自己為朋友帶來負擔。負擔是一定會有的,但也許… 可以藉此看出誰才是你真正的好友🙆🏿‍♀️ 相信若果是願意交出真心陪伴你的,就算痛苦也會覺得值得吧!

而給情緒病身邊人

感謝你們一直照顧著身邊受情緒病困擾的親友,相信他們能夠有活下去的動力,是因為你們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吧!

情緒病就如心理方面的感冒,若果他們因病做出失控的事,相信他們也不是故意的,請不要責怪自己。就例如:抑鬱症病人會長期情緒低落,也不是他們能夠控制到的,是體內缺少了一些物質元素。所以他們真的提不起勁時,就不妨多陪伴他們一下吧!又或者他們想自己靜靜地在一邊也無所謂,只要你讓他們知道你隨時可以陪他們就可以了。

我不喜歡說加油之類的話,所以… 只能說聲,謝謝你們,你們的心也很強大。累了,就不妨休息一下下,補充心力,再繼續吧!💪🏿

Ps. 感謝一路以來願意陪伴我的各個成人朋友,沒有你們,我想… 我也會崩潰吧… 有願意聆聽自己的人,真的很。重。要。

Ally的話

當初 Hitomi 說要投稿的時候,我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是普通情緒病身邊人的故事。

當我真正看到她寫的東西時,我才完完全全地吃驚了。

Hitomi 只是一個中六女生,但她所經歷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夠處理的。由於她常常面對情緒不穩的朋友,這代表她的心理健康也容易受到波及,但她始終從未想過放棄她的朋友。

一個對情緒病甚麼都不了解的少女,為了幫助身邊的好友,努力學習甚麼是情緒病,哪怕被對方推開都依然堅持,甚至當她給情緒病人喊話,依然都不停地說:「情緒病人千萬不要怪責自己啊~」

甚至現在是DSE最後衝刺期,Hitomi 看到我的post之後,卻用她寶貴的溫習時間來接受訪問。我問她為甚麼要這樣做,她說:「我犧牲點時間沒問題的~ 始終想多點人透過真實經歷去關注心理健康嘛!」

多少人有著更多的財力,有著更豐富的情緒病知識,有著與病人更緊密的關係,卻沒有她百分之一的真心。

所以,不要覺得只有熟悉情緒病的人才能理解病人⋯⋯有時候重要的真的不是知識,而是那種願意付出的心啊。

而對於A和B,雖然我是訪問Hitomi的緣故,所以沒有機會跟她們聊天(也不知道她們想不想跟我聊天 🙈),但是我是真的很心疼她們,但又打從心裡佩服她們。要是當年的我遇到這樣的事情,恐怕沒有她們一半的勇氣。

最後,因為她們三位都是應屆DSE考生,所以我想跟她們說:「加油啊!我代表所有病友說一句,GOOD LUCK!」

也希望大家能跟上次一樣,多給Hitomi、A和B多一點鼓勵哦!只要大家comment,我一定會把大家的話傳遞給她們的!

 

One Reply to “【Fairy’s Heart 訪談】香港00後少女:陪伴情緒病患者,哪怕痛苦也是值得的(抑鬱症、厭食症及情緒病照顧者)”

  1. Hitomi:謝謝你對身邊患病的朋友不離不棄,自己所感受的痛苦一定不下於這兩位朋友,但你的真心和付出一定讓她們的生命有點不一樣。請保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心靈,辛苦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