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台灣性侵犯受害者和抑鬱症患者(上):我在國中時被繼父強姦了(TW: 包含兒童性虐待、強姦、家暴)

「小時候沒人教,學校也沒教,所以事後只覺得不舒服、很奇怪,但不知道怎麼去理解這件事。當時只是覺得,反正事後他會對媽媽,弟弟好一段時間就好⋯⋯」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每當我們說到情緒病的時候,總是有人說:「情緒病不過是無病呻吟而已。」「很多人都比你過得慘!」彷彿這輕輕的幾句話,就抹殺了患者所經歷的痛苦和困難。

然而,當你放下成見、真正去了解情緒病患者時,你可能會發現他們可能經歷了你無法想像的黑暗,然後用著常人無法想像的勇氣堅持下去。

今天的《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就邀請了這樣的一個勇士,讓她來分享自己的故事——

Hima 有著困難的成長環境,經歷了極度可怕的創傷,導致了她出現嚴重的情緒病。然而,今時今日的她自信堅強,甚至願意公開談自己的病情,只為了鼓勵各位病友。

這個故事的內容非常沉重,但是也許就是這樣的一個分享,才能夠為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就正如 Hima 所說:「很多事情直接了當火辣辣的說,才能刺激到某些人和了解到真實問題的嚴重性。」

因為 Hima 的故事比較長,所以我會將它分成兩個部份:

  • 上篇:Hima 的性暴力經歷以及她是怎樣慢慢放下的
  • 下篇:Hima 的精神病故事和她怎樣慢慢康復的

這篇文章會屬於上篇,主要是有關於性暴力相關的內容。在華人社會裡面,我們不常談論與性有關的內容,所以對於性暴力事件也三緘其口。但是,我希望這篇故事可以讓大家更加公開談論這個值得注意的話題,也學會保護自己的重要性。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註:《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是一個合作訪談系列,所有內容(文章、標題和封面圖片)全部都經過受訪對象本人的准許才會刊出。至於文章到底會宣揚一個怎樣的訊息,主要視乎患者本人的需求和目標,並不代表 Ally 本人或 Fairy’s Heart 的觀點。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將提及非常沉重的內容(包括兒童性虐待、強姦、家暴、抑鬱症、強迫症、焦慮症、社交恐懼症、自殺、自殘等等)。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有相關的創傷(虐待、性侵犯等等)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Hima 的故事

Girl-on-bed-7

Hima 的出生,本來就是一個意外。

當時還是青春少艾的媽媽,因為年輕不懂事,21歲就當上了未婚母親。在生下 Hima 之後,她就自己北上工作了然後把小小的 Hima 留給了外公外婆。

這個小女孩沒有父母在身旁陪伴,理論上應該更需要別人愛護才對,但是 Hima 回憶那段日子時,卻說:「有記憶來就從沒人關心我。」

事實上,外婆一直都很鄙視 Hima 的媽媽,覺得要不是她太不檢點,就不會搞出這種事情。而 Hima 作為這份「不檢點」的結晶,也因此而長期承受著外婆的怨氣。

而因為媽媽長期不在,所以 Hima 只能夠像一個皮球般被人踢來踢出。雖然她在十多位親戚家輪流住,但她沒有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一點親情。

於是,這個小小的女孩,在最需要別人關心的幼童期,只能一個人孤孤單單地成長。

從小就看到繼父虐打母親

shutterstock_716866177-800x450

到小學的時候,她終於被交回給媽媽和繼父照顧。

一開始Hima還是很開心的,她總算不用寄人籬下了,她終於在媽媽身邊了,她現在有個完整的家庭了。

可是,隨著繼父的工作愈來愈不順遂,他那醜惡的一面也被揭露出來。

一開始,他攻擊那個嫁給他的弱女子。從言語恐嚇到精神虐待,從甩耳光到致命攻擊,他利用自己的力量優勢,任意地對 Hima 的媽媽施暴。

Hima說:「我的印象就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從未停過。」

有時候他實在下手太重了,兩母女想要躲起來,但是他卻總是能夠透過偵探找到她們,而媽媽每次都心軟原諒他——

現在她們兩母女孤零零的,除了依靠他,還有甚麼辦法?

而且,小孩不能沒有爸爸,一定要有他在。

還有,他說他知錯了,說不定他這次真的會改呢?

於是,哪怕他下手再重,哪怕他對她再不好,兩母女依然留在他身邊。

從小學開始被繼父性騷擾

Child-sexual-abuse

除了傷害媽媽以外,隨著 Hima 的身體開始發育,繼父邪惡的目光也轉向了 Hima。

在小四開始,他常常用手撫摸 Hima 的身體,又說幫她按摩胸部才會長的漂亮,還美其名他是在「關心她的身體發育」

他開始精神虐待 Hima,並要求她做一些傷害他人的行為例如讓她好幾次拿枕頭悶弟弟,直到臉色發紫才放開枕頭;

因為廁所在 Hima 的房間,所以繼父就假借半夜上廁所,常常順勢的偷摸一下 Hima,而 Hima 因為不能鎖上房門,也只能默默忍受。

如果你覺得繼父的禽獸行為僅止於性騷擾,如果你以為他會因為 Hima 的年齡而收斂的話,那麼你就錯了。

Hima跟我說:「有一次,繼父趁著媽媽短暫出門買東西,差點失控奪走我的第一次,還好他後來冷靜下來⋯⋯」

請記得,這時候的 Hima,這個差點被強姦的小女孩,只有10歲。

國二的時候,繼父強行奪走 Hima 的第一次

2019_01_17_63288_1547717337._large

等到 Hima 國二的時候,她就跟所有正值豆蔻年華的女孩子一樣,也開始有了喜歡的對象。

有一次,她去了一個男生家裡借書,結果玩到忘了時間,回到家已經接近傍晚了。結果繼父大發雷霆,轉身就拿了電腦最粗的線,把 Hima 的身體打到發紫發黑。

為甚麼他會這麼生氣?Hima 說:「他覺得他的洋娃娃被搶走了。」

他覺得她是他的,應該是完全受到她的控制的。

如果她不聽話了,就得想辦法讓她知道主控權在誰身上。

於是,隔幾天之後,因為 Hima 錯過了跟媽媽去菜園的時間,於是就被繼父抓住了。不管 Hima 怎麼掙扎也好,他還是強行侵犯了她。

做完這樣的事之後,繼父不但沒有任何悔過之心,反而只是冷冷的拋下了一句:「你沒有流血,該不會是早就跟男同學好上了?」

彷彿他完全不在乎,眼前這個根本未成年的女生,到底因為他而受到了怎樣毀滅性的傷害。

事後我問 Hima,你當時有甚麼感覺?

她說:「小時候沒人教,學校也沒教,所以事後只覺得不舒服、很奇怪,但不知道怎麼去理解這件事。當時只是覺得,反正事後他會對媽媽,弟弟好一段時間就好⋯⋯」

離開家,Hima 仍然活在繼父的陰影之下。

cherry-blossoms-e1377829106694

等到高中的時候,Hima 去了外縣市的學校讀書,總算短暫脫離了繼父的魔爪。

Hima 說:「高中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驗到自由、不受威脅、害怕的感覺是什麼。」

也是在這個時候,Hima 認識了她的初戀。

他是她的同學,性格成熟穩重,是一個很讓她覺得安心的人。雖然他年長她九歲,但是他總是小心翼翼地不做讓她不舒服的事情。

他知道了她的全部過去,但卻沒有嫌棄,反而想盡辦法幫她找藉口不回家,假日也都開車載她到處散心。

這是她第一次知道愛情的滋味。

原來,有人珍惜的感覺是這樣的⋯⋯

但是,就因為她想逃離,不代表繼父打算放手。

is_190521_stop_abuse_domestic_violence_800x450

有一次,她放假去了外婆家住,所以繼父沒有下手的機會。

繼父自然怒火中燒,當晚就出現在宿舍,說要帶她去吃麥當勞。舍監見他是監護人,自然不疑有詐,就讓他把 Hima 領走了。

他把車開到荒野地,然後就要強行侵犯 Hima。

Hima哭喊著說:「求求你不要這樣做,我快要月考了⋯⋯我真的甚麼都沒有做,我沒有跟別人亂搞,求你饒了我吧⋯⋯」

可是,色迷心竅的他怎麼會聽,反而堅持說她肯定跟別人有一腿了,所以他要把自己的娃娃搶回來⋯⋯

所以,不管Hima多激烈地反抗,他還是動手了。

Hima說,當時的她已經知道這種行為是不對的,所以當他對她做這樣醜惡的事情時,她當時的感覺就是「想殺了眼前這個人」

但是,畢竟那時候的她才十多歲,然後面對的又是虐待她多年的人,所以她還是被恐懼吞噬了,只能驚恐到連動也不動了:「就好像魚刺卡在喉嚨般,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事後,她只感覺到自己很髒、超髒、無敵髒⋯⋯

Hima 被軟禁,終於提起勇氣說出真相

1

Hima 死忍了這麼多年,為求的就是繼父讓她家人有一點安寧,讓她能夠有一點自己的生活——

可惜,繼父連那麼一點點的小美好,都不願意留給她。

國慶日的時候,Hima跟男友約會,因為被愛情沖昏頭忘了門禁時間,所以只好到男友家過夜。結果,因為舍監前一晚點名發現她未歸,就打電話通知家長了。

當天,繼父和媽媽就怒氣沖沖地趕過來,把她所有東西打包,直接把她拉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她媽媽還一直罵她:「你怎麼這麼不檢點啊?你居然睡到男生家裡面了,你還要不要臉啊?」

之後,Hima 就被軟禁在家了。而 Hima 那年長9歲的男友,繼父自然也不願放過,說要控告他拐帶未成年少女。

哪怕真正傷害未成年少女的人,分明是繼父本人。

當時 Hima 一個人在家被軟禁,面對這麼大的壓力,終於把事情想通了:

我不會再繼續容忍這件事下去了。」

第一個真心對我好的人什麼事情都沒做的人就要被抓去坐牢了,我不能容許這件事發生。

幾天後,繼父再次侵犯 Hima。Hima 趁著結束後他倒頭大睡,就默默去菜園找媽媽。

Hima說:「強姦我的人不是我男友,他對我真的很好。」

媽媽一臉不屑的問:「不是他還有誰。」

Hima說:「家裡那一個。」

媽媽:「什麼時候?」

Hima:「之前,跟剛剛。」

媽媽聽完之後,拿著在砍玉米的刀發抖,淚水一直地流下來,卻甚麼話都不出來。

全家一起逃難

Screen Shot 2020-04-28 at 14.38.06

Hima 媽媽壓下內心的情緒,冷靜地回到家之後,然後跟繼父說要去市區買個東西。一到市區之後,她就去了警局驗傷,然後讓警察以家暴的罪名抓人。

理論上就是結局了,可惜,繼父並沒有被立即繩之於法。

因為沒有及時抓住施虐者,還容許他自由活動,所以這讓他有了機會去報復 Hima 一家。

根據她的形容,那時候的他們簡直分分秒秒都活在生死邊緣: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半夜開車衝撞外婆家後門。我們怕會讓老人家受更多驚慌,所以媽媽只好把我帶回來⋯⋯」

「我曾經被他用刀架過脖子,還被騙出去開車,說要同歸於盡⋯⋯」

在沒有健全的保護機制下,受害者要把真相說出來,要的不只是不怕別人指指點點的勇氣,還可能需要冒著生命危險。

Hima 是怎樣慢慢放下的

Fotolia_84484900_Subscription_Monthly_XXL-1386x693

還好,在 Hima 一家的堅持之下,在過了半年膽戰心驚的日子後,他最後總算還是被抓到了。

不過,經歷了這麼大的創傷,自然對 Hima還是有著很大的影響。

除了我將會在下篇提到的精神病之外,這件事也改變了 Hima 的性格。她對陌生人非常不信任,甚至對著身邊最親密的人,她依然也會留有一點戒心。

但是,Hima 是一個很勇敢的女生。即使經歷了這麼可怕的事,即使後來受到抑鬱症的困擾,Hima 也沒有放棄,直到現在已經近乎屬於康復,不再需要服藥,甚至想法也變得比較正面了。

於是我問她:「你是怎樣慢慢走出這個陰影的?」

關於她的完整復元過程,我會在《下篇》為大家介紹。不過,我在這裡會簡單轉述一下她的話:

「我會慢慢讓時間去沖淡,不會刻意強迫自己一定要忘掉。有時候留一些教訓,警惕自己也是好的。

要全忘那是不可能的,多少時間在地獄裡,就要多少時間去拯救自己。

要是你強迫自己放下,那只會過猶不及。」

她說的時候很平靜,但是每一個字都讓我覺得很深刻。

現在的 Hima,自信又平易近人。在我緊張的時候,她還會特意安慰我。在她面前,有時候我都覺得被她強大的生命力影響到,因而覺得自己也要成為一個更加勇敢堅強的人,才不枉她給我分享的故事。

也許她的故事,正正反映了一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它。」

Hima 給大家的建議

how-to-give-advice-in-english

最後,因為這篇文章包括了與性暴力有關的內容,我問了一些相關的問題,Hima 也非常大方地回答了。希望大家能從中得到一點幫助:

如果時間倒流,你會早點說出來嗎?

如果時間能倒過來,我應該相信第一次見到繼父時的直覺。當時,媽媽問我叔叔怎麼樣時,我連想都沒有就說:「不喜歡。」當時我應該就直接拉媽媽走,強烈拒絕來往。如果還是躲不了的話,第一次施暴時就要知道報警(我小時候連報警電話都不知道)。

對於有著類似經歷的人來說(比如說讀者曾被男性長輩性騷擾),你會建議他們怎樣做去保護自己?

一定要保持距離,要有一定的防心,不要人家稍微示好就傻傻的相信對方。察言觀色」非常重要,對陌生人保持一定的神經質:「他是誰?他想幹嘛?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身旁親近的人更不用說,一定要某程度的了解對方習性,每次也是要留意對方的言行舉止。

你覺得這個社會應該做甚麼來更加保護兒童及女性,將他們免於虐待或侵犯?

在學校應該要有一個叫『這是我的身體』的課程,讓孩子知道自己的身體自己作主,還有教孩子在怎麼樣的情況就要求救、如何求救、如何防衛。

Ally的話

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系列主要是訪問情緒病有關的人,目的是為了消除大家對情緒病人的負面標籤,讓更多人願意出來發聲。

然而,在我們華人社會裡,不敢把自己經歷說出來的人,又何止情緒病人呢?遭受過性暴力、家暴或其他創傷的人,往往因為害怕別人對自己的目光,而只能把內心的痛楚收藏在心中。

但是,這群人是受害者啊,應該被指責和嘲笑的難道不是加害者嗎?為甚麼反而是被傷害的一方受到社會的歧視呢?

因此,我決定把Hima的故事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專注在性暴力事件,一部分談及情緒病。

而在寫這故事之前,我跟Hima溝通過很多次。我擔心這故事會造成二次傷害,也多次確認她願意談的是哪些部分。

不過,Hima 深信只有把這故事真實地揭露出來,才能夠警醒那些依然把性暴力不當一回事的人。因此,我也完完整整地把這個故事說出來了。

謝謝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如果大家願意的話,也希望你能為 Hima 留下一些鼓勵的說話哦!

最後,如果你也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歡迎到 Facebook 或 Instagram 私信我,也可以發email給我:fairieshearts@gmail.com 。到時我會跟大家詳細聊一下細節,你們也可以決定是否真的想要分享故事。當然,內容絕對匿名,不會把你的個人資訊透露出去的。

Copy of Fairy's Heart複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