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情緒病患者分享經歷:我同時有強迫症、抑鬱症及邊緣型人格

「從小到大,讀書工作就好像是我的價值,所以當我辭職了之後,那一刻我簡直感覺自己是廢物一件。」--Alva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你知道同時患上三個情緒病的感覺是怎樣的嗎?」

當我們患上情緒病的時候,因為可能會出現大量的徵狀,再加上藥物的副作用,所以我們很可能無法工作和上學,只能在家休息。

那麼現在想像一下——假如我們不是患上一個情緒病,而是三個呢?我們該怎麼處理?

雖然這聽上去好像很誇張,但其實同時患上幾個情緒病,並不是一件非常罕見的事。

事實上,在所有情緒病患者當中,有21.9%的患者同時有兩個情緒病,更加3.5%的人同時有三個。(資料來源:澳洲聯邦政府衛生部

那麼,到底一個人要怎樣做,才能同時應付多個情緒病呢?

今天我邀請的訪談對象Alva,就是同時患上三個情緒病人的患者。

Alva 今天24歲,是一個來自香港的女生。

她同時患有強迫症、抑鬱症和邊緣型人格障礙。因為這些情緒病,她曾經受到不少挫折,例如失去工作、進入精神病房等等。然而,她始終沒有放棄,並一直努力接受治療。

那麼,到底她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想知道的話,就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吧!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註:《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是一個合作訪談系列,所有內容(文章、排版、標題和封面圖片)全部都經過受訪對象本人的准許才會刊出。至於文章到底會宣揚一個怎樣的訊息,主要視乎患者本人的需求和目標,並不代表 Ally 本人或 Fairy’s Heart 的觀點。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將提及非常沉重的內容(包括抑鬱症、強迫症、邊緣型人格障礙、自殺、自殘等等)。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有相關的創傷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相關文章:

Alva 的故事

7-behaviors-people-unloved-children-display-adult-lives

在心理學裡面,有一個叫「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的說法。這個理論指出,我們小時候與父母的關係,決定了我們怎麼看待自己——

如果我們感覺父母愛我們,我們就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

如果我們感覺父母對我們很冷漠,我們就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

如果我們感覺父母忽冷忽熱,我們就會變得很不穩定。

如果把這個說法套用到 Alva 身上,她會說:「就是一個不穩定的成長環境,造就了現在這個不穩定的我。」

她成長在一個充滿衝突和混亂的家

Conflict

因為 Alva 的父母有著非常惡劣的關係,所以他們幾乎每天都在爭吵,甚至有時候還會互相毆打。

雖然他們不會對 Alva 動手,但是因為長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從小 Alva 就覺得很沒有安全感,好像隨時就會因為他們吵架,而害自己受到「無妄之災」。

而且,因為 Alva 的媽媽有情緒問題,所以她個性比較陰晴不定——心情好的時候就很疼愛 Alva,心情不好就直接忽視她,甚至無緣無故發脾氣。

如果媽媽是一直讚美的話,Alva 會覺得自己是值得被愛;

如果媽媽是一直責罵的話,Alva 可以學習怎樣抽離情感;

但是,如果媽媽喜怒無常的話,Alva 作為一個小女孩,根本不知道怎麼可以理解這個情況,只能跟著她一起不穩定。

Alva 說:「在我最需要關愛的童年時,我的媽媽對我很不穩定,所以我長大之後,我的情緒也是反反覆覆的,跟坐山車一樣。」

💡 思考點:當我們還是小孩子時,因為我們還甚麼都不懂,所以我們的自我價值往往是建基於與父母的關係。因此,如果父母使用不健康的教養方式,孩子的心理健康就會受到長遠影響。

中二時開始出現強迫症徵狀

child-with-ocd

因為父母經常發脾氣,所以 Alva 開始學懂了討好他們的重要性:「我覺得只要我乖,表現好,能夠讓他們開心,那我就是有價值的人。」

於是,她開始越來越重視自己的學業,不僅上課時非常專心,也會每天很認真地溫習。

這本身是好事,但慢慢地開始出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為了把所有東西都學習好,Alva 每天都會溫習到半夜,以致她開始出現睡眠不足的問題;

在做功課的時候,她寫每一個字都會很小心,寫完不滿意就會擦掉,擦完不滿意就再寫,寫完不滿意再擦⋯⋯就這樣不停重覆這個過程;

她開始不停洗手,洗完覺得不夠乾淨,又再重新洗手,甚至整天霸佔著洗手間;

她開始不停地檢查東西,即使檢查完之後依然覺得不安心,只能再次又再次又再次重新檢查;

因為內心太過焦躁不安,所以她會無法好好休息,因此晚上她總是不睡覺,一個人在家走來走去

Alva 說:「我當時花了很多時間在這些重覆性行為上,導致我晚上睡不好,又無法專心溫習和上課,還一整天遲到,真的很辛苦。」

💡 思考點:很多人以為強迫症只是等於「潔僻」、「要求高」而已,甚至有人還會拿這個來讚美自己(「我這個人就是有點強迫症,一定要把功課做到100」),但其實患者往往不但因為強迫症而沒有表現得更好,反而因為徵狀而嚴重影響日常生活。

當時的 Alva 不知道自己有強迫症

Obsessive-Compulsive-Disorder-OCD

Alva 說:「那時候沒有人叫我看醫生,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其實有精神問題,現在回想才發現其實當時我已經有著很嚴重的強迫症。」

所謂的強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指的是一個人有著強迫思想和強迫行為,而這些徵狀影響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強迫思想指的是「一些明明讓你感覺到不舒服、但卻又不停地出現的重覆念頭」,例如你腦海中不停閃過充滿細菌的畫面;

強迫行為則是指的是「一些你感覺自己好像不得不做的重覆行為」,例如像 Alva 那樣不停洗手和檢查。

我問 Alva:「那麼,患上強迫症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她說:

「很多人以為強迫症的人是太閒了,所以才會不停重覆地做同一件事。」

「但我想說,其實我們真的不是單單因為怕髒而不停洗手,也不是因為太閒了所以才不停重覆做同一件事,而是因為我們的腦中有一個想法或畫面,它還打死都不願意走。

「我用一個比喻,這些思想就好像一群不停飛奔的馬一樣,不管我們怎樣做也好,它們就是不肯停下來。」

「當我們好不容易重覆到這些思想覺得OK,終於願意消失了,下一秒就會有另一個思想出來逼我們重覆。

「真的很辛苦,根本停不下來,只能被迫一直重覆。」

💡 思考點:你想像一下,如果你腦子裡面不停出現一些可怕的畫面,而且怎樣趕都趕不走。最後你為了減少這種痛苦,不得不重覆做一些其實你也不想做的事情,還被其他人笑你奇怪,你會有甚麼感覺?是不是覺得很絕望?是不是覺得筋疲力盡?

升上大專之後,Alva 重新出現強迫徵狀

6dff3acdd449a676068f08d6eab711d2_XL

還好,在升上高中之後,Alva 因為遇到了男友,所以她的情況開始穩定下來。

可惜在幾年之後,因為學業壓力變得繁重,她又開始重新出現強迫症徵狀——

她開始又不停地檢查東西,例如檢查家裡的東西有沒有安置好、檢查自己的書包的物品等等。

她可能說完一句話之後,腦子會不停地重覆那句話,不管她怎麼做也無法讓這個念頭停下來。

好消息是,今次 Alva 終於留意到自己的徵狀了。

當時的她正在讀大專課程,而她就讀的科目剛好就是心理學。有一天,老師教大家甚麼是情緒病,Alva 很快就看出來,自己的行為似乎是符合強迫症的診斷標準的。

因此,她主動尋找老師的協助,並被轉介到學生輔導中心接受輔導。

就這樣,她就開始了自己的治療之路了。

💡 思考點:正正就是因為 Alva 她懂得心理學,所以她才願意主動接受治療,而且堅持到今時今天,所以,即使你今時今日沒有情緒病,了解心理健康知識也是很重要的。

工作壓力導致抑鬱症爆發

Screen Shot 2020-06-09 at 20.37.33

作為一個很聽話的病人,Alva 有積極接受治療,也有一直在做輔導員給她的練習。但是,因為她的病情畢竟已經維持了很久,所以即使一年過去了,她的病情也只是有很輕微的進步。

在她畢業沒多久之後,她就找到她人生的第一份全職工作——在特殊學校做教學助理。

相信有做過特殊學校的人都會知道,這份工作需要很多的耐心和抗壓力。更別說 Alva 那時候還有著明顯的情緒問題,加上適應新工作本來就很難,所以她開始無法應付工作。

因此,她開始出現抑鬱徵狀:

她開始整天不停地哭,因為情緒太過激動,所以根本無法專注工作;

她開始害怕上班,整天想要請假,就算勉強去工作了,下班後她也會一直崩潰,還會一直責罵自己沒用;

她開始晚上睡不著覺,腦中閃過一大堆負面念頭,然後第二天又會沒有精神上班,陷入惡性循環;

她開始想要自殺,也開始自我傷害,例如會想要打自己。

她開始出現一些身體徵狀,例如心悸等等。

隨著徵狀變得嚴重,輔導員建議她接受更深入的治療,於是她就去了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登記,好讓專業社工幫忙處理她的問題,也去了公立精神科求診。

💡 思考點:因為情緒病是有一定的共通性的,所以當你患上了一個情緒病之後,你也有可能在未來確診另一個情緒病。比方說,有研究顯示67%的強迫症病人患有抑鬱症。

(如果想要了解ICCMW的話,請看這篇跟社工的Q&A《【Fairy’s Heart 問答】社工解答常見問題(介紹篇)》;如果想要了解公立精神科,可以看《給情緒病新患者的工具包 【PART 2】》

因為抑鬱症爆發而辭職

photo-1511297968426-a869b61af3da

可惜,因為她當時的病情已經相當嚴重了,即使她有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但是抑鬱症徵狀還是把她淹沒了。

因此,雖然她真的很想要繼續努力上班,雖然她真的很不想放棄,但是她實在是無法應付到工作的壓力了。

最後她只能夠選擇辭職。

可能對於某些人來說,辭職休養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沒有甚麼值得羞愧的地方。

但對於 Alva 來說,她從小都覺得讀書工作等如是她的價值,如果她沒有辦法上班的話,就等於她沒有價值。

Alva 說:「當時我覺得自己是『零』,根本就是廢物一件。」

💡 思考點:從小到大,我們就學會了如果想要得到別人認可,就必須要表現優異。所以,當我們失去學業和工作時,我們就會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

因為家庭衝突而入住青山病院

Argument of senior couple is no joke

除了工作不順以外,Alva 的家庭也充滿著問題。

記得之前說 Alva 的家人總是爭吵和打架嗎?現在雖然已經過了十幾年了,這個問題依然沒有改善,甚至變本加厲。

在過去的時候,因為 Alva 要上學和上班,所以不用整天待在家裡,還能夠想辦法避開這些爭吵。

但是現在 Alva 沒有辦法工作,所以對於家裡的衝突,她現在是避無可避。

就算是一個沒有情緒病的人,天天待在一個充滿負能量的環境中,恐怕也會精神崩潰,更別說同時患有強迫症和抑鬱症的 Alva 了。

有一天,她的家人又再次出現嚴重衝突。Alva 終於無法忍受這個環境,最終情緒失控,要被送到青山精神病房。

我問 Alva 對精神病房有甚麼看法,她說:

「精神病房雖然很吵,但是比起在家裡生活,醫院起碼給了我一個避靜的空間,也算可以休息一下。」

「不過呢,精神病房是一個沒有甚麼自由的地方,不僅出入都要搜身,甚至連洗澡都要被人看著,所以我也很不喜歡。」

💡 思考點:當患者情緒不穩時,很需要身邊人的陪伴和支持,也需要一個比較穩定、安全的環境。如果這時候家人常常吵架的話,就容易導致病情惡化。

(如果想要了解入院的感覺,請看《【Fairy’s Heart 問答】你知道住在精神病房的感覺是怎樣嗎?精神病人來解答18條常見問題》

她成了一個舞蹈老師

TDAPC2105-0148

因為 Alva 願意接受治療,加上醫生也知道她不喜歡醫院,所以就順利地讓她出院了。

這時候的 Alva 雖然才剛剛出院,理論上應該好好休養,但是因為媽媽很想她盡快工作,所以她只好去重新找工作了。

因為有過去的不良經歷,Alva 當然不想回去當教學助理,所以決定進入了一個新的行業——跳舞。

Alva 說:「我從2017年時開始入行教跳舞,一開始是從助教開始的,雖然這只是簡單的工作,但是我也是用了很多時間才適應得到。」

當然,雖然她這麼輕描淡寫,但我想大家都可以想像到了,其實要教跳舞還是不容易的。

還好,這份工作是在她的能力範圍之內的,所以辛苦歸辛苦,她也沒有發生甚麼嚴重的事。甚至因為她工作表現還不錯,她從助教升到正教,可以自己負責一個跳舞班。

💡 思考點:當情緒病人找工作的時候,他們需要找到一個好的平衡點——怎樣的工作是既有一定挑戰性(如果太簡單就改善不了抗壓力),但又不超出能力範圍的(如果太困難太容易崩潰)?

因為想要挑戰自己,所以決定轉換工作

merlin_167584746_996e175b-c1ad-46fe-ac50-409497fc75d4-superJumbo

不過,相信有工作經驗的朋友都知道,當你長期做同一份工作,尤其當它不是你100% 喜歡時,你很容易會想要考慮轉換軌道。

在 Alva 的情況而言,雖然她確實有能力教跳舞,但是她開始想試一下其他工作:「會不會有其他工作是更適合自己的?說不定有一些工作是我自己喜歡的,但又沒有做爵士舞老師那麼困難?」

於是,在兩年之後,她大膽地決定辭職,並開始尋找新工作。

因為 Alva 本身對芭蕾舞挺有興趣的,加上她也想要接觸一些之前沒學過的東西,她決定去一所芭蕾舞學校做接待員及助教。

她想:「雖然我之前從未接觸過芭蕾舞,但是我畢竟是有一點舞蹈底子的,而且我是從助教開始做起,應該不會太難適應吧?之前我也是這樣適應了教爵士舞的工作啊?」

不幸的是,這個大膽的決定原來是超出她的承受範圍以外的。

當她換到一個新環境裡面,又要學習一個之前從未接觸過的舞蹈,加上教導小朋友跳舞其實不容易,所以她抑鬱徵狀又再次重新浮現。

於是,她又不得不辭職了。

被上司責備自己不負責任

430ad7b3-3458-4c55-baca-4eef93560db0

然而,這次的辭職並沒有那麼順利。

當她開口的時候,上司十分不滿:「我已經把工作安排好了,你突然說不做,這樣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

本來因為情緒病而辭職,Alva 已經感到很羞愧了,現在還聽到上司這樣說,更加是放大了她內心的負面情緒:

「為甚麼要這樣說我⋯⋯我也不想的啊,我根本控制不了⋯⋯」

「可是上司罵我也罵得沒錯,我這個人就是不負責任,只會連累其他人⋯⋯」

「對,我就說自己是個廢物嘛,我憑甚麼覺得我能夠工作,一切都是我不自量力,是我蠢是我沒用⋯⋯」

聽到了上司的話之後,她感到極度的痛苦,而且很想把這種痛苦表達出來。

於是,她居然去買了一把𠝹刀,然後在社區中心門口割脈。

當然,這件事也被發現了,所以她又第二次被送到青山病房去。

💡 思考點:情緒病人之所以會那麼「脆弱」,其實是因為他們有一把非常負面的「內在聲音」,每時每刻都在批評他們,所以如果你再說一些難聽的話,就很容易導致他們情緒崩潰。

除了強迫症和抑鬱症之外,她還有另一個病

Screen Shot 2020-06-09 at 23.14.49

也是在這段時間裡面,社工發現了她的一個隱藏的問題——她非常非常地害怕被他人拋棄。

當然每個人都會害怕被他人拋棄,但是她不是單純的害怕,而是即使沒有任何原因,她也會深信自己將會或已經被拋棄,而且內心有很強烈的空虛感和孤單感。

同時,她也有情緒不穩的問題——

有時她明明本來心情是很好的,但只要受到非常非常小的刺激(例如她的學生不是她預期的反應),她就會崩潰大哭,甚至想直接自殺,所以她常常逗留在馬路旁邊。

因為 Alva 的反應異常,社工開始懷疑她有邊緣型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BPD)

Alva 被確診邊緣型人格障礙

image

那到底甚麼是邊緣型人格障礙呢?簡單點說,BPD 患者會最少有五個以下的徵狀:

1) 極度害怕被別人遺棄,並不擇手段地阻止其他人離開;2) 經常感到空虛、沒有意義;3) 情緒極容易波動;4) 關係往往很轟轟烈烈,但也很快就會破裂;5) 沒有固定的自我認同(例如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誰);6) 自殘或自殺意念;7) 衝動行為(如瘋狂消費或暴飲暴食);8) 常常發脾氣;9) 出現解離徵狀(例如感覺靈魂出竅)

BPD 往往是出現在一些有過童年創傷的人身上。就 Alva 的情況而言,因為從小母親太過喜怒無常,使她也跟著變得非常不穩定,最後發展出邊緣型人格障礙。

Alva 是這樣形容BPD的:

「BPD 曾經叫『不穩定情緒人格障礙』,因為我們就是非常穩定地『不穩定』。」

「可能這一秒我還是很正常,能夠有說有笑,但是下一秒可能就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刺激,例如可能只是一句話、一個念頭或一件事,情緒就會直落谷底。」

「當我在谷底的時候,真的會痛苦到生不如死,甚至會全盤否定我愛的和愛我的人,覺得這個世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而在發生這種事的時候,因為我又想接近身邊人,但又害怕他們傷害我,所以我可能會自覺地用行為或說話去刺激他們,而因為這種不穩定,所以身邊人都不懂得怎樣跟我們相處,所以我們只能獨自陷入這種痛苦當中。」

「因為我們想不到辦法擺脫這種痛苦,所以只能夠傷害自己,用身體的痛苦來確定自己的存在,用身體的痛苦來讓他人看見自己內心的痛苦⋯⋯當你長期在這種痛苦時,死亡會感覺是唯一的出路。」

「而在很嚴重的時候,我也會有解離的問題,例如覺得自己不是自己。」

💡 思考點:因為香港暫時還比較少人聽過BPD,所以很多BPD患者會被誤診,例如以為他們是有抑鬱症或躁鬱症,身邊人也只會以為他們只是「思想極端」或「太過依賴他人」。然而,就好像其他情緒病一樣,你患上BPD的話,也是可以求助專業人士的。

(如果想看其他邊緣型人格例子,請看《【Fairy’s Heart 訪談】躁鬱症與邊緣型人格患者分享:辛辛苦苦考完 DSE,卻因為情緒病而被踢出校》

現在的Alva

35e4a51ef0bd0a844abc211422c5e529

在出院之後,Alva 一直有在兼職工作,後來因為疫情無法教跳舞,所以現在主要在家休養。

因為我自己也經歷過休學在家的日子,所以我明白當一個人失去生活寄託時,很容易覺得自己是一個沒用的人,甚至不相信自己有復元的一天。

然而,當我跟她聊天時,我卻沒有感覺到太多自怨自艾的情緒。哪怕她在說一些比較困難的問題時,她還是有著一種不願意放棄的精神。

可是,如果你看她的經歷的話,她從大專的時候已經有接受治療,但是病情一直反覆,好不容易情緒穩定了一點,又因為轉換工作而重新入院。

換了是別人,應該早就放棄了,到底她是怎樣一直堅持下去的?

當我問 Alva 時,Alva 說她其實偶爾也會感到氣餒:

「我感覺好像註定我的生命就是圍繞著情緒病,甚至令我覺得很厭倦治療。」

不過,Alva 會一直提醒自己不能輕易放棄:

「但是我會一直提醒自己,讓自己留意那些進步了的地方⋯⋯因為我知道繼續接受治療,吃藥去控制情緒,接受心理治療學習去接納情緒、照顧情緒,只有這樣才可以繼續生活。」

那麼,到底是甚麼給了她這種勇氣呢?她說:

「我能夠堅持到現在,是因為身邊有很多我愛和愛我的人。」

「雖然家庭是我創傷的源頭,但我還是很愛我的家人。」

「雖然我這麼麻煩,但是我的幾個閨密還在我身邊,都認識超過10年了,但她們還在陪伴我。我還很想同她們去旅行呢,等疫情過去,我第一件事就是和她們計劃去旅行!!!」

「在這幾年的治療裏面,我的社工一直陪著我,每次危險時她都會救我回來,是她讓我體驗到甚麼是穩定的關係,認識甚麼是愛⋯⋯在社區中心中,人人都知道她最疼愛我。」

「就是這些人,令我想要活下去,令我想要努力保護自己。」

我看著眼前這個女生,明明經歷了這麼多不同的事,明明受到多個情緒病困擾,明明隨時可以放棄,卻在用她小小的身驅堅持著,只為了守護著她心中的幸福。

她說她很幸運,遇到這麼多疼愛她的人,我卻覺得,正正是她的這種小美好,吸引了這麼多人願意愛她。

畢竟,誰不願意愛這樣的一個溫暖而勇敢的女生呢?

Ally 的話

Alva 本身是 Fairy’s Heart 的讀者,在答應跟我說做訪問之前,她曾經發過訊息感謝我分享故事,說我的經歷讓她感到共鳴,就好像有人陪伴她走下去。

現在才過了沒多久,就換成她用自己的經歷去感動和幫助其他人了。

每一個跟我分享的人,都有說過:「我覺得自己的故事太平凡,不值得別人聆聽⋯⋯」

但是她們不知道的是,她們眼中的那些「平凡故事」,影響了一個又一個人。

她們不知道有多少讀者給我發訊息,說他們受到這些故事感動,所以找到勇氣繼續堅持。

她們不知道有多少人又是因為看到她們的故事,第一次發現自己有情緒病,然後主動尋持專業人士的協助。

希望大家在看完 Alva 的經歷之後,能夠受到一點啟發,也更加了解抑鬱症、強迫症和邊緣型人格。

最後,Alva 有一句話要留給大家:

無論有沒有患病,照顧情緒都十分重要,如果你走到累了,停下來找找身邊愛你和你愛的人,讓他們好好的陪伴你吧!自己也要當自己的陪伴者,去愛自己,跟自己說:『親愛的我,辛苦了,我愛你。』

謝謝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如果大家願意的話,也希望你能夠留下一些鼓勵的說話哦!

最後,如果你也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歡迎到 Facebook Page(注意是 FB Page,我不回私人帳號的PM的) 或 Instagram 私信我,也可以發email給我:fairieshearts@gmail.com 。到時我會跟大家詳細聊一下細節,你們也可以決定是否真的想要分享故事。當然,內容絕對匿名,不會把你的個人資訊透露出去的。

Copy of Fairy's Heart複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