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家暴受害者不肯離開?介紹家庭暴力的循環歷程及怎樣幫助受害者(《家庭暴力・受害者篇》)

「也許他就是一時失手吧?當時我也有不是,我不應該刺激他的⋯⋯既然他都這麼後悔了,我也許可以原諒他吧?畢竟愛一個人不就要接納對方的缺點嗎?」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當我們聊到家暴這個話題時,通常都會一個疑問:「為甚麼家暴受害者會甘願受虐待?」

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家暴是犯法行為,受害者隨時可以報警。

而且,現在男女的社會地位相對平等,他們根本不用依靠伴侶生存。

哪怕他們確實沒有經濟能力,他們也可以向防止家暴的機構求助,不用怕一離開就會餓死,對吧?

那麼,為甚麼他們還會願意留下來?難道他們很喜歡被虐待嗎?

答案當然是「否」。

家暴受害者也是人,他們被打的時候也會感到疼痛,他們被羞辱時也會感到受傷。如果讓他們選擇的話,他們也不會想要被虐待。

然而,因為很多複雜的原因,不少受害者覺得自己是「不能夠」或「不想」離開施虐者的——這可能是因為他們還愛施虐者,可能是他們怕離開就會被打死,或者他們沒有認知到自己正在受虐待。

為了讓大家明白受害者的感受,今天這篇文章就是為了探討他們的心態,以及說一下大家可以怎樣幫助他們。

此外,如果大家想要更加了解家庭暴力,歡迎大家看看《家庭暴力系列》中的其他文章:

介紹篇:介紹家庭暴力的定義、類型及測試自己是否在虐待關係中(點擊這裡)

受害者篇(本文):介紹為甚麼受害者會不願意離開,以及怎樣幫助他們

施虐者篇:介紹辨認施虐者的警號,以及解釋為甚麼施虐者會家暴

問答篇家暴服務社工回答13條常見問題,例如家暴服務的內容、受害者的疑慮、施虐者的特質等等(點擊這裡)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將提及非常沉重的內容(包括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虐待、經濟虐待等等)。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有相關的創傷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相關文章:

為甚麼受害者會願意一次又一次原諒施虐者?

236324-domestic-violence-aaa533-original-1486669368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曾經跟家暴受害者相處過,如果大家有試過的話,你可能會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明明他們每次被虐待之後,都會哭著跟你傾訴,但是當你要他們離開施虐者,又或者叫他們把這件事告訴執法機構時,他們卻會打死都不願意,甚至主動幫施虐者隱暪真相。

就算他們答應了要離開了,當施虐者哭著向他們道歉之後,他們又會忍不住原諒對方,然後等到下次再出現虐待時,又會跑來向你哭訴。

這也是為甚麼,很多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都會感到「恨鐵不成鋼」,最後就會覺得受不了,然後想:「既然他們這麼喜歡被虐待,那麼我就讓他們相愛相殺好了,不管了!」

那麼,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為甚麼會有人被打卻依然願意保護對方?為甚麼他們的耳根子那麼軟,對方說兩句就能夠說服他們?他們是「撞邪」了嗎?

要理解這個現象,我們需要認識一個叫「家庭暴力循環歷程」的理論。

家庭暴力是慢慢醞釀的

key_domesticabuse

假如有一天,當你回到家的時候,你的伴侶突然無緣無故把你揍到重傷,直接送進深切治療部,而且之後你再見他的時候,他還是毫不悔改,甚至還想繼續揮拳打你,你會有甚麼反應?

正常人都會逃之夭夭,對吧?

同理,家暴一開始的時候,施虐者往往不是突然就開始毆打受害者的,而是經歷了一個很長的醞釀階段,出現了不少的精神虐待行為,再慢慢升級到身體虐待。

這一段的起初階段可以分成兩個部份:

第一階段:壓力期

Screen Shot 2020-06-18 at 18.48.07

顧名思義,壓力期指的就是雙方出現了很多壓力因子。比方說,施虐者可能遇到了一些生活挫折,導致他們脾氣變得非常暴躁。施虐者與受害者之間也可能有很多衝突,例如施虐者對受害者的行為感到不滿,但又無法用健康的方式表達出來。

在這個階段裡面,施虐者可能覺得內心很煩躁,覺得好像所有事情都超出他的控制範圍。在這個時候,他開始覺得受害者做得不夠好——為甚麼受害者一定要不停刺激自己?為甚麼受害者不夠關心和理解自己?為甚麼自己明明已經這麼努力了,受害者還是不懂得感激自己?

同時,受害者也會開始感受到對方的負面情緒。於是,受害者只能天天小心翼翼地避開「地雷」,生怕自己說錯了甚麼,對方就會忍不住爆發。他們可能會用不同方法去討好施虐者,例如總是贊同施虐者說的所有話,或者常常想辦法安慰施虐者。

第二階段:爭執期

Screen Shot 2020-06-18 at 18.45.39

在壓力期的時候,雙方還在維持一個很微妙的平衡——施虐者還未考慮身體暴力,而受害者也在努力避免刺激施虐者。

但等到爭執期的時候,這個平衡就會被打破,而兩人亦開始出現直接的衝突。

這時候,當施虐者跟受害者出現爭執時,施虐者可能會開始對受害者進行精神虐待,例如把受害者罵到一無是處,又或者用暴力威脅對方聽話(「如果你不這樣做的話,你信不信我會把你打死?」

然而,在這個階段的時候,受害者可能還會辯駁對方,又或者不願意聽從施虐者的指引。當施虐者發現這些爭執變得沒完沒了、他們始終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他們就會開始想要一個方法去讓他們獲得絕對優勢——

讓對方閉嘴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壓倒性的暴力。

暴力行為正式開始

Screen Shot 2020-06-18 at 18.49.45

在這個時候,我們就進入了第三階段——虐待暴力期。

因為之前已經醞釀了很長時間了,所以當雙方進入這個階段的時候,施虐者已經合理化了自己的行為,覺得自己的壓力已經去到頂點,所以這些暴力行為是不得不做的。因此,施虐者可能會毫不留情地進行各種類型的虐待,例如身體虐待、性虐待、精神虐待等等。

當第一次發生這種事的時候,受害者很有可能會腦海一片空白,甚至覺得無法理解發生甚麼事,直到暴力事件過去,受害者才會開始感到恐懼、憤怒和無助。

在這件事過後,受害者可能會有很多不同的反應——有些受害者可能向朋友哭訴,有些可能會向醫生求助,也有些可能會嘗試跟施虐者理論。

施虐者突然變成100分情人

Screen Shot 2020-06-18 at 18.56.31

你可能會想:「受害者都被虐待了,這時候還不懂得逃跑?他們在想甚麼呢?」

要理解這個現象,我們就要看看下一個階段——蜜月期。

當施虐者對受害者進行暴力之後,他們內心的壓力終於找宣洩的出口,自然情緒開始穩定下來。這時候,他們記起了自己是怎樣傷害了受害者,於是開始感到恐懼——萬一對方離開自己怎麼辦?萬一對方舉報自己怎麼辦?

為了令受害者原諒自己,他們會用各種方法去為自己開脫:

  • 我也不想的,那是因為我最近壓力太大了,我保證下次一定不會再這樣的!
  • 我當時完全被怒氣控制了,所以才會發生這種事,我真的很後悔!
  • 我是喝太多酒了,是因為喝醉了才會這樣的!
  • 當初我就是一時失手而已,我不是故意的!

他們也會使用各種感情牌

  • 你相信我,我是真心愛你的,我也不想傷害你的!
  • 我求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沒了你怎麼活下去?
  • 就算你不想要我了,你想想孩子好不好,孩子不能沒有爸爸啊!
  • 我就是一個人渣,我不是人!但是,如果你愛我的話,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

他們還會用各種方法保證自己不會重蹈覆徹:

  • 我保證我一定會管理好自己的情緒,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發生了!
  • 我一定會去見心理輔導,我會找專業人士幫忙的,你相信我吧!

於是,受害者發現眼前這個人,從幾小時前的那麼惡魔,突然又變回那個他們深愛的模樣。

更加正確的說法是,施虐者不但變回原本的樣子,甚至變得比原來的更好。

受害者受到打動,因而決定原諒

Screen Shot 2020-06-18 at 18.54.19

為了得到受害者的原諒,施虐者往往會比平常更加賣力地討好受害者——

明明是從來不做家務的,施虐者卻突然開始幫忙分擔責任;

明明平時比較木納的,施虐者卻突然開始各種浪漫攻勢,例如燭光晚餐;

明明平時工作很忙的,施虐者卻故意請假早退,就為了給受害者驚喜。

受害者本身其實對施虐者是有感情的,只是因為受到了傷害,所以才會想要離開。既然現在施虐者這麼有誠意改過,那麼受害者自然會想要原諒他們。

「也許他就是一時失手吧?當時我也有不是,我不應該刺激他的⋯⋯既然他都這麼後悔了,我也許可以原諒他吧?畢竟愛一個人不就要接納對方的缺點嗎?」

壓力期和蜜月期只會越來越短

很多受害者會以為,對方既然已經悔過了,問題就不會再出現。

可惜,現實是剛好相反。

當施虐者剛開始家暴的時候,他們可能還會一點愧疚的情緒;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暴力行為就會成為一種生活習慣,以致於他們開始看不出來有任何壞處——

請大家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方法,既可以幫助你紓緩壓力,還可以讓你得到所有你想要的東西,而且事後你還不會受到任何懲罰,你會不會越來越喜歡用這個方法?

在一開始的時候,可能需要產生非常大的衝突,施虐者才會考慮使用暴力;但等到暴力成為一種習慣之後,施虐者就不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他們想,他們就可以開始虐待。

因此,壓力期和爭執期可能會完全消失,因為劇烈爭執已經不再是家暴的必要條件。

而在起初的時候,施虐者可能會哭著向受害者道歉。但是當受害者一次又一次地原諒之後,施虐者就漸漸會覺得根本沒有必要再討好對方——反正不管發生甚麼,受害者都不會離開。

因此,蜜月期可能會完全消失,因為施虐者已經覺得暴力是理所當然。

在這樣的情況下,家暴就會剩下虐待暴力期,其他階段不會再發生。

Ally: 以上的循環階段來自香港教育局的《健康和社會關懷議題——家庭暴力》。不過,根據我的研究,我發現有一些其他的機構的家庭暴力循環只有三個階段(例如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Research),更加有機構聲稱家庭暴力循環是不準確的(如國立家庭暴力熱線)。考慮到我的主要讀者群為香港人,所以選擇引用香港教育局的說法。

受害者要離開並不那麼容易

35c73e90f70f4162b68e7c30cb846cc6_18

很多人覺得:「既然蜜月期都沒了,受害者還留下幹甚麼?」

然而,對於一個受害者來說,要離開絕對不是「下定決心」這麼簡單而已。他們要考慮的地方可能包括:

第一,離開施虐者可能是非常危險的

記得之前提過虐待是跟「控制」有關的吧?當受害者選擇離開的時候,施虐者就會覺得自己失去對受害者的控制,加上他們已經習慣了用暴力解決問題,他們很可能會用極端的手段留下或報復受害者。

事實上,當受害者離開施虐者時,這階段被稱為「最危險的時期」——有81%的家庭謀殺案,正正就是發生在受害者想要或正在離開施虐者的時候(來源:Centre for Research & Education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Children)。

第二,施虐者跟受害者的生活往往是重疊的,這代表只要施虐者一離開,受害者及其身邊人的生活都會受到影響。

不少施虐者都會進行經濟虐待,例如會阻止受害者工作,又或者控制家裡所有的積蓄。因此,如果受害者選擇離開的話,很有可能會失去所有金錢。

此外,如果施虐者與受害者有子女的話,受害者可能會擔心如果對方被捕的話,孩子也會失去完整家庭。因此,受害者可能衡量得失後,可能會覺得「被打」比「家庭破碎」更好,那他們就會寧可忍耐。

第三,施虐者非常了解受害者,這代表他會比其他人更有能力報復自己。

比方說,施虐者可能持有一些秘密,以威脅受害者不能離開;又或者因為他很了解受害者的生活習慣,即使受害者逃離家庭,他也可能找得到受害者的躲藏之處。

更可怕的是,假如報警後他沒有被拘捕,他很有可能會用暴力來懲罰受害者。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受害者會覺得報警反而讓自己陷入更大的危險。

第四,受害者還可能擔心別人怎麼看自己。

比方說,男性受害者往往不敢說自己受到虐待,因為怕別人會取笑他一個大男人還會被打。而對於事業有成的受害者來說,他們更加不敢把真相說出來,害怕自己會因而成為其他人眼中的笑話。

第五,受害者可能會搞不清楚到底是誰的錯。

因為施虐者往往會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所以受害者在長期跟施虐者相處之後,在潛移默化之下,可能也會開始慢慢地相信了這些藉口。比方說,如果受害者打翻了東西,結果施虐者打了他,事後施虐者可能會說:「如果不是你做錯了事,我怎麼會打你?」

那麼,我們要怎樣幫助這些家暴受害者呢?

相信大家看到這裡,應該都明白到對於受害者來說,離開施虐者是一個非常沉重而複雜的決定。因此,我們很難去強迫或說服受害者必須離開。

那麼,我們可以做甚麼來支持他們呢?

第一,理解到這是一個很困難的情況,並表達你的關心。

對於受害者來說,他們往往會感到很孤單及無助,覺得好像如果發生了甚麼事的話,不會有人幫助到他們。

因此,你應該要做到的是陪伴他們,並建立一段充滿信任的關係。你要讓他們知道只要有需要,他們就可以找你幫忙。

第二,不要批判他們的行為。

我明白對於很多人來說,受害者的行為是很難以理解的。然而,現在受害者已經很脆弱了,如果你越是責備他們,只會把他們推得越遠。

因此,哪怕你不認可他們的做法,哪怕對方突然又跑回去跟施虐者復合(這種情況還是很常見的),也不要批判他們。

第三,鼓勵他們參與一些新活動。

當受害者越處於孤立的環境當中,他們就會越覺得無助;當他們有了別人的支持的時候,就更容易提起勇氣離開。

其中一個好辦法,是建議他們參與社區中心的活動,尤其是那些有在做家暴服務的。即使他們一開始並沒有想要處理家暴問題,隨著他們接觸新的事物,可能會讓他們改變主意。

第四,幫助他們建立一個安全計劃(下一篇會詳細聊這個)。

當受害者面對施虐者時,總是可能會出現不同的突發事件和危機。比方說,施虐者可能突然把受害者鎖在家中,又或者施虐者可能突然瘋狂毆打受害者,以致受害者出現生命危險。

為了應對以上的情況,你可以跟受害者一起建立「安全計劃」,也是事先想像各種可能出現的問題,並思考怎樣去處理。比方說,你可以跟受害者約定暗號,這樣一來即使施虐者一直在監視他們,你也知道甚麼時候需要幫助報警。

第五,尋找專業人士的幫助

很多時候,受害者因為有很多顧慮,所以他們可能不會主動求助。但是,考慮到他們的生命安全,可能你會想要主動接觸專業人士,讓他們可以及時介入。

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去找家暴服務的社區中心。這些機構的社工都很有經驗,他們常常需要接觸一些不願意求助的受害者,所以他們會懂得怎樣用合適的方法介入,而且也不會揭露你的身份,所以不用擔心會影響你們的關係。

(以上內容參考了國立家庭暴力熱線的《Help a Friend or Family Member》及一個跟家暴服防社工的Q&A)

重要資源

如果大家看完以上的資訊後,懷疑自己受到家暴的話,請盡快尋找專業人士的協助:

Copy of Fairy's Heart複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