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訪問第二型躁鬱症患者:我患上第二型躁鬱症, 卻被誤診為重度抑鬱症

「為了這麼小事就患病,我跟你說,你這麼沒用,做妓女都沒有人要!」-C 媽媽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當大家說到躁鬱症時,我們通常都會想像一些可怕的場景,例如患者可能會有幻覺或妄想,或者可能會做出一些非常衝動或不合理的行為。

然而,你有沒有想過一些躁鬱症患者可能並沒有那麼誇張,甚至看起來過度熱情、精力充沛、很有自信?

這一種看上去比較「輕微」的躁鬱症患者,就是患上第二型躁鬱症的病人。跟第一型躁鬱症患者不同,他們的躁狂徵狀較不明顯,所以不容易被人察覺。

然而,正正因為這些徵狀不容易被發現,他們更容易錯過正確的治療時機,也更容易被誤診為其他疾病。

那麼,到底患上第二型躁鬱症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今天我就邀請到 C 來分享一下她的故事:

C 是一個28歲的女生,曾經到澳洲留學,卻因為情緒病發而不得不離開學校。她跟很多躁鬱症患者一樣,一開始也被誤診為抑鬱症,而抗抑鬱症藥更令她的病情加重。

到底她的經歷是怎麼樣?如果想知道的話,就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吧!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註 1:《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是一個合作訪談系列,所有內容(文章、排版、標題和封面圖片)全部都經過受訪對象本人的准許才會刊出。至於文章到底會宣揚一個怎樣的訊息,主要視乎患者本人的需求和目標,並不代表 Ally 本人或 Fairy’s Heart 的觀點。

註 2:Fairy’s Heart 的文章主要是作為知識分享用途,絕對不可以取代專業人士的意見。因此,請不要根據文章內容作出任何醫療決定(例如自我診斷、自行停藥等等),並改為向專業人士求助。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將提及非常沉重的內容(包括抑鬱症、強迫症、邊緣型人格障礙、自殺、自殘等等)。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有相關的創傷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相關文章:

C 的故事

little-girl-sadly-out-of-a-window-with-a-teddy-bear-tp-3840x2400

很多人都覺得,小孩子甚麼都不懂,所以不管你對他們做甚麼,只要不是太離譜的虐待行為,孩子長大後一定不會介意:

他們可能會嘲笑一個孩子,但覺得孩子長大後一定會一笑置之;

他們可能會忽略一個孩子,但覺得孩子不應該介意這種事;

他們可能會拿孩子跟其他人比較,但覺得孩子不會受傷。

當然,很多人真的能夠放下,甚至把它們變成是美好回憶的一部份。

然而,對於很多孩子來說,這些回憶成為了一個個鮮血淋漓的傷口,並每時每刻在影響他們的情緒和思想。

而對於C來說,她始終記得母親和補習社老師是怎樣對待她的。

C的媽媽是一個很難討好的人

Matki-prowadzące-firmy-są-wściekłe-należy-im-się-godny-zasiłek-macierzyński1-1200x550

對於孩子來說,媽媽可能就是相處時間最長的人。因此,孩子自然都很重視媽媽怎樣看待自己,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表現,獲得對方的讚美。

可惜,對於 C 來說,她的母親是完全不可能討好的人。

C 說:「不管我做甚麼也好,她都會責罵我。如果我做得好的話,她就會說那只是我幸運而已,又或者那只是我本份;但如果我做得差的話,就會把我罵個狗血淋頭。」

比方說,當 C 做功課時,如果答錯了,當然會被母親罵自己是蠢材;

但如果答對了的話,母親又會說為甚麼字體那麼醜陋,或者那只是因為題目太簡單,所以她才會碰巧答對,所以根本不是 C 的功勞。

同時,不管發生甚麼事也好,哪怕明明錯的是媽媽,但她不會承認責任:

「如果是她做錯了的話,她依然會堅持說我的錯,又或是說是因為我影響她,所以她才會做得不好,反正無論如何都是我的問題。」

Ally: 如果想要了解不同類型的家庭暴力,請看《原來辱罵孩子已經算是家庭暴力!介紹四種家庭暴力類型(《家庭暴力・介紹篇》)》

C 的媽媽常常惡言相向

bigstock-very-angry-woman-19666925

除了很難討好以外,C 的媽媽也常常會責罵她。

比方說,如果 C 不吃完東西的話,她就會說 C 是故意不尊重她,即使 C 已經撐到吃不下了,依然會不停地責罵她,直到她吃完為止;

有一次 C 的朋友教她媽媽怎樣炒蛋,因為她沒有把蛋炒到100%全熟(因為她們在炒8分熟的滑蛋)她就一直在旁邊罵她們做得不對,亂教一通,不管她們怎樣解釋都沒有用;

她常常要求 C 幫忙解決問題(例如做家務或修電腦),而且完全不管當時 C 是否在忙其他事,總之一要求就要立即得到滿足,不然她就會破口大罵。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種行為可能只是小事,甚至會自我安慰說「父母就是這樣的沒辦法」;但對於 C 來說,這些行為卻對她造成長遠的影響。

C 說:「我變成了一個很自卑的人,不管自己有沒有做錯也好,都覺得自己好像有問題,而且覺得別人都看不起我。」

Ally: 如果想要了解精神虐待及言語暴力,請看《原來社交恐懼症不只是「害怕跟別人說話」?一篇文章教會所有你需要知道的知識(超詳盡介紹迷思、徵狀、成因、治療方法)》

除了家庭以外,她也感覺不到補習社老師的讚美

CYODxyuWQAIPFqm

當一個小孩從母親身上感受不到愛,自然就會想向其他長輩身上獲得認同。

可惜對於 C 來說,她卻發現托管補習社的老師都不喜歡她。

「他們覺得我不夠機靈,很多事情都不能夠『話頭醒尾』,要對方把事情點明才懂。」

「即使是小事,他們也會常常責怪我,例如做事沒有其他人快就會被罵,吃飯太慢也會被罵,反正不管甚麼事都會遭到批評。」

「我也不懂得怎樣說甜言蜜語,所以根本不知道怎樣討好老師,所以老師都覺得我不夠好。」

這種行為還不只是個別行為,而是一群老師都會這樣做。他們常常說學生壞話,喜歡的學生就額外疼愛,不喜歡的學生就會隨意嘲笑。

因為在家裡不受別人認可,在補習社裡面又被人批評,所以 C 最後學懂了兩件事:

「第一,一定是我做錯了甚麼,一定是我有甚麼缺陷,所以別人才會這樣對我。」

「第二,我一定變成一個成功的人,令別人不再看不起我。」

Ally: 如果想了解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可以看看我的童年故事——《我的九年情緒病故事(一):病發之前》

隨著 C 慢慢長大,轉眼就到會考的時候了。

new-zealand-bus-tours-straynz

C 的成績不大好,所以家人就安排了她去紐西蘭留學,之後還入讀了澳洲的大學。

雖然把 C 送出國了,但是 C 的媽媽其實很不高興——

她覺得如果不是因為 C 這麼沒用的話,就不需要把她送出國,家裡也不用浪費錢了。

因此,C 的媽媽只願意給非常少的零用錢,並認為只要 C 去洗碗的話,就會有足夠金錢去應付學費。

而當 C 跟她解釋說這根本不足夠的時候,她卻會覺得那只是 C 太懶惰,想找藉口不工作。

我問 C:「那最後怎麼樣?真的足夠嗎?」

C 說:「我最後還真的去洗碗了,但學費當然是不夠的啊,我媽以為是幾十年前嗎?🤦」

C 入讀藥劑學系

95d5c7fabf8b1394f093869a62ffb2a2

C 終於如願以償進入大學,還入讀了一個不錯的科系——藥劑學系。

因此,她開始給自己很大壓力,希望可以透過一直逼自己,成為一個成績優異的高等生。

C 說:「我其實從小到大都是比較懶散的,但到大概大學時就開始對自己有要求了,可能因為我從小到大都很自卑,所以我想證明給別人看:『我是有用的。』」

可是,相信所有出國留學過的人都知道,大學生活絕對不是過往的「死讀書」,而是需要平衡不同的事情——讀書、小組活動、兼職工作、義工、學會事務、社交活動⋯⋯

於是,C 開始出現大量壓力事件:

第一,她讀書時感到十分焦慮。她覺得自己成績這麼差,根本不配讀藥劑學,再加上本身從小就是一個容易緊張的性格,所以導致她一看到書本或筆記就會產生恐懼。

第二,她覺得自己對不起父母。如果不是因為她成績這麼差,他們就不用送她出國,所以她一定要考取好成績,不能令他們失望。

第三,她跟同學關係不好。她的同學個個都是「精英性格」,常常炫耀自己的經驗和知識,以致她感到自形慚穢,也變得非常緊張工作經驗。

第四,她很擔心自己工作經驗不夠。當時她看到身邊同學在中學時已經有實習經驗,自己之前卻甚麼都沒有做,她很怕自己畢業後找不到工作。

第五,她受到工作同事的欺凌。當時她在廚房裡面做女工,身邊同事卻對她很差,只要她上班,他們就會裝病請假,把所有工作推給她做。

這些壓力事件就好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最後開始影響 C 的心理健康。

Ally: 如果想要了解情緒病人怎樣上學,請看《患上精神病還能夠正常上學嗎?分享我是怎樣成功帶病完成學業(培養良好習慣、跟學校溝通、時間管理等等)》

C 有家族病史

maxresdefault

有人打過這樣的比方:「基因將子彈上膛,而扣下板機的是外在生活環境。」

如果子彈上膛了,但是你不扣下板機,那就不會開槍;

如果你扣下板機,但是子彈沒上膛,自然也不會有事;

但是如果子彈上膛了,你又扣下板機,那就完蛋了。

如果我們把這個原理套用到情緒病身上的話,我們可以這樣理解——

哪怕兩個人都遇上同樣的壓力事件,但是一個有家族遺傳,而另一個沒有,那麼可能只有前者會爆發情緒病。

而在 C 的情況來說,她本身有著家族遺傳史,加上遇到了大量的壓力事件,所以最終導致她出現躁鬱症。

Ally:暫時科學界還沒有找出導致躁鬱症的基因,但是從現有證據(雙生子及家族研究)來說,似乎遺傳與環境同樣扮演重要的角色。

C 出現情緒病徵狀

abigail-keenan-27295

隨著時間過去,C 開始出現一些抑鬱徵狀——

「我只要做錯事就會十分自責,然後給自己超多的壓力,接著自責為甚麼要給自己壓力,結果就進入惡性循環。」

「我還會常常罵自己:『你連清理廚房都做不好,你真的是沒用啊!』」

「又或者當我做實習生的時候,每當我把藥物放到架子上面,我腦海中都會一直出現負面聲音:『這麼小事都做不好,你沒救了!』」

這些徵狀開始影響了她的日常生活,但是她一直都不想理會,以為那些只是考試壓力,又或者「做大人就是這樣的了」。

直到Year 3的時候,她的成績開始不及格,也無法上班,終於不得不去看了醫生。

如果想要了解如何求醫,請看《給情緒病新患者的工具包【PART 1】:我懷疑自己可能有情緒病,到底我該怎麼做?(一篇教你怎樣分析自己、認識情緒病及找專業人士求診)》

C 被誤診為重度抑鬱症及焦慮症

379962-bipolar-disorder-symptoms-and-diagnosis-5b1150af3418c60037552e47

可惜,就跟很多躁鬱症患者一樣,她也是被誤診為重度抑鬱症。

你可能會想:「躁鬱症跟抑鬱症完全不同啊,怎麼可能會有人搞混?」

要理解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首先我們要理解一下躁鬱症的診斷標準:

要被診斷為躁鬱症,患者需要同時出現鬱症及躁期徵狀(有些患者可能只有躁期而沒有鬱期,但躁期是必須的)

躁期徵狀包括:情緒亢奮、精力充沛、脾氣煩躁、自我膨脹等等。

鬱期徵狀包括:情緒低落、失去動力、覺得自己沒用或充滿罪疚感等等。

因此,即使一個人有躁鬱症,但如果他當時只出現了鬱症徵狀的話,醫生就只會診斷那個人為重度抑鬱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就 C 的情況來說,她當時只是出現了情緒低落、害怕讀書等問題,所以醫生自然就會覺得她有重度抑鬱症及焦慮症,並處方了抑鬱症藥物給她。

Ally: 如果想看抑鬱症病友的故事,可以看看企鵝Alva克拉Hima的故事。

抑鬱症藥物加重了躁鬱症徵狀

1medical_medicine

在發病之後,C 經歷了大概半年的情緒低落。醫生看她情形沒有改善,就幫她一直加藥,幫助她減少抑鬱徵狀。

結果,她的情緒真的改善了,她心情也變得很不錯。

她不知道的是,原來她不是病好,而是抑鬱症藥物使她病情惡化,並引發了躁期徵狀。

當我們說到治療抑鬱症的時候,一般都會想到三環抗抑鬱藥(Tricyclics)、選擇性血清素再吸引抑制劑(SSRI)及血清素與五腎上腺素再吸收抑制劑(SNRI)。

當然,這些藥物對於治療抑鬱症非常有效,但它們也有一個風險——它們可能會引發躁期或急速循環(即急速地在躁期及鬱期之間轉換)

根據研究顯示,在急速循環躁鬱症(Rapid-cycling Bipolar Disorder)患者當中,有51%就是在服用抑鬱症藥物期間發病的

另一研究亦顯示,假如醫生處方了抑鬱症藥物,卻沒有及時給予情緒穩定劑(mood stabilizers)的話,有23%的患者出現新的或更嚴重的急速循環徵狀。

此外,一個大型實驗發現,假如患者服用SSRI或文拉法辛(如怡諾思,Effexor),他們出現躁狂或患上躁鬱症的的風險會增加34-35%。

C 患上的是第二型躁鬱症

378810-difference-between-bipolar-i-and-ii-5b0835e5eb97de0037a9f03e

當我讓 C 解釋自己的徵狀時,她說:「真的很難形容,因為我是第二型躁鬱症患者,所以我只有輕躁徵狀。」

第二型躁鬱症是躁鬱症的一種,但跟第一型躁鬱症不同,他們有的是輕躁期(Hypomania),而不是躁期(Mania)。

記得我們之前提過,躁期徵狀包括思緒混亂、情緒亢奮、精力充沛等等吧?

輕躁期其實有著類似的徵狀,只是程度上相對輕微,不會有思覺失調徵狀,對生活能力的影響也較小。

因為徵狀更難覺察,所以很多時候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有問題,甚至感覺自己只是「心情變好」、「精神奕奕」。C 是這樣形容輕躁期的:

「我開始會出現一種很奇怪的情形,就是做的時候以為自己是對的,但之後卻發現是錯的。

「比方說,當我在寫報告的時候,我明明記得之前寫得很好的,為甚麼事後會發現寫得一塌糊塗?明明我記得這個研究是 in vivo (活體內)的,為甚麼最後卻發現它是 in vitro (活體外)的?」

「我會變得很有自信,思想變得很急速,突然覺得自己超級有創意啊,好像每一個想法都超級棒啊,簡直覺得自己就是天才。」

我會比平時更容易買東西和吃東西,但跟第一型躁鬱症患者不一樣,我沒有瘋狂花費,我還有剩下儲蓄呢。」

「衝動行為的話⋯⋯我曾經有試過跟家人打架,還有一次因為廚師欺負大家,我想幫大家出氣,我就潑他可樂。

如果想要看第一型躁鬱症的例子,請看花花的故事——《【Fairy’s Heart 訪談】躁鬱症與邊緣型人格患者分享:辛辛苦苦考完 DSE,卻因為情緒病而被踢出校》

C 跟媽媽的關係依然惡劣

shutterstock_561661168

在這個重要的治療階段裡,如果身邊人願意陪伴的話,患者也會更有力量去對抗病魔。

可惜,C 完全沒感覺到媽媽的支持。

在 C 剛剛發病的時候,因為只有抑鬱徵狀,所以她媽媽一直都覺得她只是在小題大作:

「你完全是性格幼稚,為了小事在鬧脾氣,又或者是態度不夠端正,所以才會有抑鬱徵狀!」

等到出現輕躁期徵狀之後,媽媽開始覺得問題比想像中嚴重,但是她依然覺得是 C 的錯:

「你明知道加藥會有風險的,你硬是要加藥,現在搞成這樣是你自找的!」

甚至因為媽媽覺得 C 太過脆弱,為了這麼小的事情就患病,而對 C 惡言相向:

「為了這麼小事就患病,我跟你說,你這麼沒用,做妓女都沒有人要!」

Ally: 如果想了解身邊人對情緒病人的重要性,可以看看《【Fairy’s Heart 訪談】香港00後少女:陪伴情緒病患者,哪怕痛苦也是值得的(抑鬱症、厭食症及情緒病照顧者)》

有時傷害不一定是明顯的

images1921-5c0afb2987804

相信無論有沒有情緒病也好,聽到以上的話,應該都會感到受傷。

但是,也許傷害 C 最深的,不是這些刺耳的話,而是她始終沒感覺到媽媽對她的關愛。

對於 C 的媽媽來說,她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

她辛苦養大了C,沒有身體虐待她,也有送她出國,C 還有甚麼不滿意的地方?

但對於 C 來說,她一直都覺得除非自己有利用價值,否則媽媽根本懶得關心她。

她跟我說起一個回憶:

「有一次,我情緒非常低落,媽媽帶了我去吃東西。」

「當時覺得很開心,以為她是在關心我,想讓我振作起來。」

「結果,我們還沒吃完飯呢,她已經提出要我幫忙了。」

「她說:『車費這麼貴,你當然需要幫忙做點事情來回報。』」

「你知道嗎,當時我們的車費是港幣20元。」

C想,二十元港幣,連買個Mc Donald’s餐也未必夠——

難道在媽媽心目中,錢就比她重要那麼多嗎?

C 無法畢業

ep_iStock-535428917_16x9

因為躁鬱症會影響一個人的學習能力,所以隨著 C 的病情加重,她的成績自然也一落千丈。

但是,後來她的成績始終不合格,轉系亦不成功。

最後,學校不再讓她回校。

對於十分重視成績的 C 來說,這件事可以說是非常沉重的打擊——

「當時我覺得:『完了完了,我人生沒有希望了。』」

「哪怕到今時今日,這件事依然是心裡的一根刺。」

不僅如此,家人對於這個結果都非常不滿意。她媽媽說:

「你沒必要去看醫生了,反正都醫不好,只是在浪費金錢而已!」

Ally: 如果想要了解情緒病怎樣被學校歧視,請看《【Fairy’s Heart 訪談後記】情緒病人會在學校被歧視,到底是誰的錯?》

C從澳洲回到香港

bc7d1f210225470ab8f77cd2912a4cf4_18

回到香港之後,理論上她應該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然後未來重新上路。

可是,家人不是這樣想:

「他們覺得我不能在家無所事事,所以要我去公開大學上學,還叫我去考雅思,但其實我當時根本專注不了,所以很難完成閱讀及寫作部份。」

原本她是打算在家休息一下,也許沒多久之後就能繼續學業——

可惜過了半年之後,她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希望回去澳洲了。

所以,她只好開始找工作。

可惜,找工作比她想像中困難。

getty_637138804_273191

曾經的C,有著海外留學的光環,讀的是不錯的學系,前途一片光明。

現在的她,卻連工作都找不到。

為了這件事,她媽媽還一直抱怨她:「你怎麼會找不到工作?你一定是沒有認真找!」

但她媽媽不知道的是,情緒病人要找工作是真的不容易。

沒錯,C 思維敏捷,她英文亦非常流利,所以單單說能力的話,她其實能夠勝任很多工作。

但是,作為一個情緒病人,還是一個大學輟學生,她其實是很難找到工作的。

尤其她是躁鬱症病人,所以當她出現輕躁徵狀時,總會顯得太過「熱情」,以致很多面試官以為她不夠專業。

因此,她能夠找到的工作,多少都有點問題——

第一份工作,店舖原來是黑店,老闆經常拖欠薪金。

第二份工作,又遇到了欺負自己的同事。

之後,她想要找一份更加穩定的工作,所以去申請政府工,但是毫無回音。

她最後唯一找到的政府工,竟然是在實驗室做清潔工。

       「這份工作要推高壓氣樽,那個氣樽比還高,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從藥劑師到清潔工,這種心理落差,真的很大。

Ally: 如果想要看看我給情緒病人的工作建議,請看《想跟你聊一下心底話:因為情緒病被歧視?面試?上學?給情緒病人和康復者的忠告?(8條你問我答)》

現在的 C

dtec-webinar-featured

C 現時在一家外資公司做文職,雖然薪金還不錯,但因為是合約制,所以很快C也要進入失業大軍了。

我問 C:「那未來你打算怎麼辦?」

C 說:「我打算報讀英國大學,看看能不能透過轉移學分,完成我的藥劑學系。」

轉了一圈,C 又回到了當初的起點——

即使經歷了這麽多,她依然跟當初的那個剛剛到澳洲讀書的小女孩一樣,努力地向藥劑師這個目標前進。

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28歲還在讀書太晚,但 C 堅定地說:

「沒錯,現在的路是有點不順,只能見步行步。」

「但我相信只要努力,總會有成果的。」

同時,C 的心理健康也有了改善:

「現在我的藥物治療進展不錯,性格變得正面了,所以有勇氣向未來前進。」

「現在長大了,接受了心理治療,所以懂得怎樣消化一些無理的事,對媽媽也多了一份理解。」

「其實我從來沒有怪責媽媽或者不孝順,只是當初真的太受傷而已。」

看著C從當初覺得自己「完了」,到現在積極奮鬥,我也覺得很感動。

沒錯,對於情緒病人來說,我們往往要走一些不尋常的路。但是,比起其他人來說,可能我們也有更多獨特的體驗。

所以,不要這麽快判斷一個人的價值——未來還很長呢。

最後想引用韓劇《Dream High》的一句話:

「如果慢慢走的話,比走得快的人能看更仔細更多。如果問我兩個人中誰成長得更大的話,我的回答是慢慢地看更多的人。」

備註:

謝謝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如果大家願意的話,也希望你能夠留下一些鼓勵的說話哦!

最後,如果你也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歡迎到 Facebook Page(注意是 FB Page,我不回私人帳號的PM的) 或 Instagram 私信我,也可以發email給我:fairieshearts@gmail.com 。到時我會跟大家詳細聊一下細節,你們也可以決定是否真的想要分享故事。當然,內容絕對匿名,不會把你的個人資訊透露出去的。

Copy of Fairy's Heart複本

One Reply to “【Fairy’s Heart 訪談】訪問第二型躁鬱症患者:我患上第二型躁鬱症, 卻被誤診為重度抑鬱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