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抑鬱症與焦慮症康復者分享經歷(二):在每個人的身邊,可能都有一個隱形情緒病患者

「最初生病時,我曾以為康復就簡單的等於永不病發。不過經過多次復發後,我漸漸明白到比起執著於會否病發,能夠從這個經歷裡更認識自己,才是更有意義的事。」——Moon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大家有沒有想過:「情緒病人的日常生活是怎麼樣的?」

在很多人的想像中,他們會覺得情緒病人全部都無法照顧自己,或者每時每刻都在散發負能量。

然而,就像之前我訪問的抑鬱症患者克拉一樣,現實中的情緒病人往往非常擅長偽裝,甚至哪怕你跟他們朝夕相對,他們都有能力隱暪自己的病情。

而他們可能也會覺得,只要情緒病人願意乖乖吃藥,就能夠迅速復元,最後就不會有任何情緒病徵狀。

然而,現實中的情緒病人往往是「向前一步又後退十步」。即使已經很努力接受治療了,即使病情看似穩定下來了,但是可能都會每逢幾個月就再次病發。

從某種角度來說,情緒病已經不只是一個病了,而是情緒病人患者人生的一部份。因此,情緒病人只能慢慢學會跟它共存。

今天我們繼續看Moon的故事。

第一集的時候,我們了解到Moon童年時缺乏家庭關愛,性格比較完美主義,加上學業壓力非常大,所以開始慢慢發展出抑鬱症和焦慮症。

在這一篇文章裡面,我們會一起看看Moon的日常生活。我們會看到Moon是怎樣慢慢接納自己有情緒病的事實,怎樣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病發,最後又怎樣找到復元的新希望。

(這篇文章主要是說她從大學到工作的經歷,而第一集則是說她從童年到副學士的經歷。如果大家還沒有看第一集的話,建議先看完第一集再來看哦!)

到底她的經歷是怎麼樣?如果想知道的話,就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吧!

如果大家準備好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註 1:《Fairy’s Heart 情緒病訪談》是一個合作訪談系列,所有內容全部都經過受訪對象本人的准許才會刊出。至於文章到底會宣揚一個怎樣的訊息,主要視乎患者本人的需求和目標,並不代表 Ally 本人或 Fairy’s Heart 的觀點。

註 2:Fairy’s Heart 的文章主要是作為知識分享用途,絕對不可以取代專業人士的意見。因此,請不要根據文章內容作出任何醫療決定(例如自我診斷、自行停藥等等),並改為向專業人士求助。

Trigger Warning:此文章將提及非常沉重的內容(包括抑鬱症、焦慮症、自殺等等)。如果現時的心理健康不好、患有嚴重情緒病、情緒容易受到他人影響,或有相關的創傷的話,請切勿切勿繼續看下去。聽我說,這世上沒有甚麼比self-care更加重要了,不要因為看這篇文章而影響自己的心理健康,這是不值得的,知道嗎?

相關文章:

目錄

  • 第四章:大學
    • 4.1 升上大學
    • 4.2 Year 1時被誤會是free-rider
    • 4.3 Year 2 時被意外事件導致病發
    • 4.4 Year 3 時出現自殺念頭
  • 第五章:工作
    • 5.1 尋找工作
    • 5.2 轉換工作
    • 5.3 別人看不出來我病發
    • 5.4 自我管理能力
    • 5.5 ICCMW
  • 第六章 Working Holiday
    • 6.1 逃離香港
    • 6.2 Working Holiday第一天就病發了
    • 6.3 一個人獨自在海外
  • 第七章:回到香港
    • 7.1 因為新工作而病發
    • 7.2 踏出新的一步
    • 7.3 跟家人坦白病情
    • 7.4 看精神科醫生
    • 7.5 病發小插曲
  • 第八章:現在
    • 8.1 復元之路

第四章:大學

university_of_toronto_1_1

4.1 升上大學

excited-students-leaving-university_23-2147656143

終於,我只讀了一年副學士就順利升上大學。

夢想終於達成,滿心歡喜的我打算好好迎接快樂自由的大學生活,住hall、上莊、oversea learning⋯通通都想試一試。

我想要跟其他大學生一樣,好好享受這美好的幾年,不再只是埋頭讀書了。

但是,可能因為我的病情已到了無法自我修復的程度,所以即使轉換了較為輕鬆的校園環境,我仍然維持每年病發一次的頻率。

4.2 Year 1時被誤會是free-rider

maxresdefault-2

其中一個病發事件,是發生在Year 1的時候。

那時候,我想試試住宿舍。在開學後等了幾星期,我終於申請成功了!還十分有緣地可以和中學同學同住一房,我當然高興又興奮。

可惜,我很快又出現病徵——我天天都沒有精力。

所以,我根本無法正常上課,甚至每天都找藉口翹課。

而當宿友興高采烈地玩遊戲和聊天,我無法跟他們一起相處,只能躲在房內哭泣。

還有,那時候我因為體力不夠,所以當我做group project的時候,即使只身處10分鐘路程的宿舍,也常常不願去上課和討論Project內容。

結果,我的組員以為我想不勞而獲地做free-rider,更生氣地向導師投訴。

幸好那個導師是個大事化小的人,才沒有發生大麻煩。

那時我認為是自己不適應住宿生活,才會那麼不開心,於是只住了一個學期,我就離開宿舍搬回家去。

4.3 Year 2 時被意外事件導致病發

13_ZHA_Beijing-Daxing-Int-Airport_®HuftonCrow-copy-f

Year 2的時候,我本身過得還算順利,以為自己這一年不會病發了。

誰知道,在Year 2暑假時,我又出事了。

當時我如願地獲得了到中國內地實習的機會,雖然和同行的一位同學不太咬弦,但有機會寓實習於旅遊,也是挺高興的。

結果,當我們快要完結實習生活的時候,我們欲購買火車票回港。不巧那時正踏入暑假旺季,火車票全部售罄。

我們於是打算購買機票,又因內地實行實名制購票,需要到處向內地同事借用信用卡付款,最後更要到附近城市轉機及另加行李收費。

這一連串意料之外的麻煩事,成功打擊了我。

從別人的角度來說,可能會覺得這是一些小事,但對於同時有抑鬱及焦慮問題的我來說,這些壓力事件已經把我淹沒了,所以又導致我陷入情緒低落。

(Ally:如果想看看其他焦慮症患者的分享,請看:《訪問:服食血清素藥物的感覺是怎麼樣的?(上集)》

4.4 Year 3 時出現自殺念頭

nowwhat-589

Year 3 的時候,我開始要面臨畢業這件大事,並變得非常不知所措。

過往十幾年,我都只需要跟著大隊讀書補習考試,不用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

但隨著讀書生涯完結,就突然被逼面對這個難題。

於是,Year 3 快要畢業的時候,我就生病了,而且算是比較嚴重的一次——因為我第一次有了自殺的念頭。

還記得那時我快畢業,大部分課已經上完,於是有較多的空閒時間,反而令我更有空胡思亂想和抑鬱。

那時我時常在家,趁家人不在的時候就狂哭,哭到要用大浴巾拭淚(笑),那時邊哭邊走到廚房,望著窗外,就浮起以死了斷痛苦和無盡的哭泣。

幸好我每次一發現自己有想死的念頭時,就會認真地阻止自己和馬上尋求協助。

那次我想到致電生命熱線求助——接通後,有個中年姨姨和我聊了一會,她理性地向我分析我的情況,發現我根本沒有什麼生活上的困難。

我聽著聽著,心情平復了一點,也同意她的看法,也就冷靜下來了。

(如果想要了解當身邊人出現自殺念頭時,你應該怎樣應對,請看《身邊人想要自殺,我該怎麼做?看看你有沒有陷入這五個常見誤區》

第五章:工作

dexus-office-space

5.1 尋找工作

M4_1

畢業時的那次病發,一直到了上班後幾個月後才慢慢好轉。

是的,我是病著去見工的。

還記得那時見了幾份工,其中一份是私人補習中心的文員,面試員要求我草擬一個課程schedule,很記得當她幾分鐘後回來發現我什麼都寫不出來時,那個驚訝的樣子。

現在想起來當然好笑,但那時候的自己,是感到十分挫折的。

(如果想要看看其他情緒病人找工作時遇到的挫折,可以看看《【Fairy’s Heart 訪談】訪問第二型躁鬱症患者:我患上第二型躁鬱症, 卻被誤診為重度抑鬱症》

5.2 轉換工作

0_GettyImages-1047652418

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之後,我做了兩年時間,然後就決定轉工。

當初為甚麼會選擇離開,其實主要與我病情有關。

那時候我已經接受了很久治療,但病情未見起色,所以內心感到十分氣餒。

於是我想,要是我找到一份更加輕鬆的工作,應該病情就會轉好。

於是,我就轉到一個工作內容相對簡單、人事也不複雜的職位。

可惜,後來我又病發了。

做了約半年,臨近聖誕相約朋友聚會,誰知因朋友有事,最後沒有成事。

這突如其來的事故打亂了我的期望與計劃,於是心又漸漸住下沈了。

雖然未有因此影響工作,甚至根本不為人察覺,但每次病發都感到力不從心,非常痛苦。

(如果想要看看我對「帶病工作」的建議,可以看看《想跟你聊一下心底話:因為情緒病被歧視?面試?上學?給情緒病人和康復者的忠告?(8條你問我答)》

5.3 別人看不出來我病發

smiley_face

你可能會問:「為甚麼你病發了,身邊卻沒有人能夠察覺?是病徵很輕微嗎?」

其實,別人能不能看到,跟病情嚴重性沒有太大關係,而是跟病徵本身影不影響別人有關。

以我作例子來說,我的病徵是主要是一些自身的不適,並沒有失控或影響他人的行為。

病發時,我常常會感到十分疲累,睡不好,食慾較差而且食不知味(好像味覺無法即時有效地傳到腦部,即使吃了美味的食物,也不享受和感到滿足)。

我時常想哭,有時是因為擔心病情,但更多時是莫名的淚流。

還有最令我困擾的是,我常常感覺腦部像無法如常運作。

情況就像電腦當機了一樣,即使畫面和硬件都好好的,卻只能極緩慢地執行少量指令。

很記得有一次病發時上班,連簡單的順序數數字都做不到,影印文件時又突然感到呼吸困難。

面對如斯無能力的自己,感到痛苦又絕望,常常會忍不住躲到廁所裡哭泣。

這些徵狀影響我日常生活嗎?當然會有影響,甚至會讓我覺得連活下去都不想。

但是,從旁人角度來說,只會覺得我不太有精神,或是一時心情不好,才會少了笑容和交談。

(如果想要看看其他「隱形患者」的故事,可以看看《【Fairy’s Heart 訪談】台灣的抑鬱症少女分享:我是別人看不出來的抑鬱症患者》

5.4 自我管理能力

Workplace stress closely tied to the loss of employee wellbeing

除了徵狀本身不大明顯之外,我因為會考慮身邊上司和同事的感受,所以我都會盡量不讓自己的徵狀影響工作。

雖然自我感覺很差,像甚麼事都無法做好,但我會一次又一次告訴自己:「事實上情況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壞。」

最初的工作,我常有離開辦公室外出工作的時間,出外走走,不用整天對著文件,是個可以稍作舒緩的小空檔。

即使之後轉了工,只要付出比平日多的工作時間,強迫自己努力,仍可以勉強完成。

雖然偶爾會因情緒太差而請一兩天病假,不過基本上我從未因為生病而犯錯或受責。

(如果想要看看為甚麼患者有時候看上去不像有病,可以看看《我是真的有情緒病嗎?還是我在小題大作?談四個讓患者自我懷疑的原因》

5.5 ICCMW

juxdaeV

除了性格本身比較認真負責之外,我也一直尋求專業人士協助,好讓自己能夠繼續管理病情。

由於再沒有在校的輔導資源,我嘗試尋求其他不同的協助,發現了社會福利署轄下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

於是,我馬上找到所屬區域的NGO,並致電約見。

職員初步了解我的情況後,為我安排了個案社工跟進,我可以按需要定期約見作輔導,亦可參加中心舉辦的各類有關精神健康的活動。

中心有安排社工為我開檔案跟進,定期和我面談(約半至一個月一次),了解我的近況和心情。

初時有兩個較熱心的社工為我們一班年輕的會員成立了一個朋輩群組,用以互相關心和支持,後因社工相繼轉職,群組也自然地消失了。

幸運地,我與群組中的一位會員成為了好朋友,大家常常互相支持和鼓勵。

另外,中心亦會鼓勵我們參加小組活動,認識有關精神健康的知識,以及增加與人相處的機會。

當然,我非常感激有ICCMW的存在,讓我可以得到很多的情緒支援和資源。

不過,正正因為我已經這麼認真地管理病情了,但是我依然常常病發,所以我更加感到灰心和沮喪,並希望可以尋求一個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

(如果想要了解ICCMW的功能及使用體驗,可以看看【Fairy’s Heart 問答】情緒病人分享經驗: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能夠提供怎樣的幫助?》

第六章 Working Holiday

airplane-plane-flight-900

6.1 逃離香港

40320809-airport-departure-and-arrival-sign-at-hong-kong

當我發現新工作依然無法改變我的情緒問題時,我就把注意力放在外國上。

我想,自己之所以會這麼容易出現情緒困擾,說不定是跟香港的高壓生活有關。

所以,我想像外國生活沒那麼辛苦,也許對我的心理健康會更有幫助。

當然,出國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所以這個計劃在我心中醞釀了好些年,我才終於下定決心。

期間我也做了很多準備,例如看資料、辨簽証、儲錢等,想說一切應該是萬無一失。

不過,那時候有不少人阻止我——

一方面,家人並不同意我的做法,覺得我的做法太過冒險;

另一方面,身邊曾有朋友提醒過我,一個人出走到陌生的國度生活,是件難度極高的挑戰。

可是,那時候我真的很厭倦這個常常令我病發的地方,再加上想要練習英語會話和學習獨立,所以哪怕其他人反對,我還是想勇敢一搏。

後來我才知道,那時的我根本難以承受任何重大改變,更何況是隻身走到外國生活的高難度挑戰。

6.2 Working Holiday第一天就病發了

Travel-Mistakes-640x380

誰知道,在我剛剛踏入陌生國度的第一天,我就病發了。

我還記得當時才剛下飛機,我搭上前往市中心的巴士,就突然感到十分不安,我不斷在內心安慰自己,卻完全沒有用。

於是,我一開始的興奮情緒,完全被內心的痛苦取代,只好隨意的找了間青年旅館暫住,一邊頹廢地尋找去路。

表面上,我和其他旅人一樣,找到了住宿和工作,也認識了一些朋友(主要都是華人)。

但是,其實我當時正在情緒病發,內心痛苦不已,只是無人能看出來。

其實那時候我就應該知道情況不對勁,但是我不想要放棄這個計劃:

根據過往的經驗,當病發已成事實時,做甚麼都沒有用,我只能乾等它過去。

所以,當時我認為選擇回家不但對病情沒有幫助,也是否定自己努力計劃的一切,甚至會被家人和朋友看不起。

因此,雖然十分不適,但我並沒有即時打道回府,反而死撐著工作和處理生活一切。

6.3 一個人獨自在海外

1-tQaU-oyt9RFBho76k87bZw

Working Holiday 雖然叫「Holiday」,但內容絕對不是度假,而是需要拼命工作。

因為當時我身處陌生環境,一切都要自理,身邊又沒有可以依賴的人,那是我第二次較嚴重的病發。

還記得那時我在草莓工場包裝,一邊包裝,一邊感到很辛苦很難過,受不了又很想自殺。

於是,我便跑到去廁所whatsapp在港最好的朋友,相約晚上通電向她訴苦。

那時候,我還計劃了working holiday的下半年要飛去大城市,感受不同的體驗。而由於有一位朋友住在那裡,因此我可先借住在她家。

但是,等到我真的出現在他們一家時,那時候我已經一直病發,完全沒有心思與他們一家好好相處,更別說到處去旅遊了。

結果,我作為客人,反而整天待在家,甚至還會幫忙看家。

有一次他們一家出國旅遊幾天,我一個人幫忙看家,卻每天以淚洗臉,不停要自己振作卻不停失敗,真是十分黑暗的一段時間。

最後,還是因為知道媽媽在港發生了小意外受傷,我才找到藉口回家。

第七章:回到香港

abouthk-cover03

7.1 因為新工作而病發

Screen Shot 2020-07-29 at 20.44.28

從Working Holiday回港後,我再次踏足職場。

這份工作比以往的薪酬更高,沒甚麼自信的我開始有點擔心自己能否勝任。

加上Working Holiday的失敗經歷對我造成了不少打擊,所以確實非常緊張。

更可怕的是,新工作的氣氛十分嚴肅,上司的脾氣還特別不好,經常會責罵同事,所以令到一向膽小易驚的我又開始累積壓力。

有一次,由於我需要主持一個會議,並確保會議順利進行。

因此,責任心重的我漸漸壓力增加,每次臨近開會前幾天就會開始擔心,害怕自己準備不足,或者未能應付會議的突發情況(其實不外乎是委員問了一些不能即時回答的問題)。

於是我又病了,莫名的擔心不已。那時上班會整天坐在座位上難過,坐立不安,躲到廁所緊張或哭泣,午飯時間也不吃飯,只會捉著相熟的同事到附近散心,人也沒辦法安定下來。

不久,終於再次病發,我用盡方法幫助自己都不見效,精神緊張得無法吃飯,無時無刻都坐立不安,深感擔憂。

(如果想要看看工作壓力怎樣導致情緒病發,可以看看《【Fairy’s Heart 訪談】情緒病患者分享經歷:我同時有強迫症、抑鬱症及邊緣型人格》

7.2 踏出新的一步

於是,下班後我約了一位朋友求助。

我很感謝這位朋友,因為她不但仔細聆聽我的情況,更鼓勵我作出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決定

當時的她任職於社福機構,亦是一位精神病患者。

我說出了我的痛苦和顧慮,她與我分析,亦分享了自己的經驗。

我明白到自己這個不堪的狀態已持續多年,即使已努力試盡各種方法,仍然成效不彰,而且我的情況亦已日趨影響工作。

在她的鼓勵下,我想到或許是時候更進一步——

我想向更專業的精神科醫生問症,尋找轉機。

(如果想要了解精神科,可以看看《給情緒病新患者的工具包 【PART 2】:情緒病人可以怎樣尋找適合自己的治療及自療方法?(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公立醫院、家庭醫生、社工、自助練習、輔導員 )》

7.3 跟家人坦白病情

banner-disease-info-do-i-tell-have-cancer

那天回家後,我鼓起勇氣向家人坦白了自己的病況。

雖然現在說是好像雲淡風輕,但其實當時是感到萬般忐忑的。

雖然我一直以為家人會從我的行為舉止大概知道我的情緒問題(但結果事實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我患上了情緒病),但我從沒有認真地告訴他們全部和真實的情況。

因此那時我會怕他們擔心、不理解,更害怕如此坦白示弱的自己會令父母失望。

而且,如果我向他們認真公開此事和要求看醫生,也象徵了我要真正承認自己患有精神病,這也是令我十分怯懦的。

幸好,他們只是表示擔心,即使還不真正了解精神病,仍同意我去看醫生的決定。

(如果想要了解怎樣跟家人剖白自己的情況,可以看看《給情緒病新患者的工具包 【PART 3】:如何適應患上情緒病後的新生活?(告訴身邊人自己有情緒病、如何獲最佳治療成果、增加復元成功機會)》

7.4 看精神科醫生

20191203194510-GettyImages-814596806

我透過朋友介紹,開始看私家精神科醫生。

第一次見診前,需要填寫大約10頁的問卷,以便醫生了解我的情況。

診症後,醫生認為我患上焦慮症和抑鬱症,並開了血清素等幾種藥物讓我服食。

因為從未吃過精神科藥物,所以一開始我和媽媽都對藥物充滿戒心的。

我們對於吃藥感覺很負面,好像承認了自己病情十分嚴重。

而且,感覺一吃就需要吃很久,一旦開始了就要很多年後才能慢慢減藥。

不過,吃了一兩個星期,藥效慢慢出現,我也從焦慮不安慢慢穩定下來,副作用的情況(如頭暈、疲累等)亦屬於輕微和可以接受的範圍。

7.5 病發小插曲

headache-1540220_1920-1080x675

在開始吃藥之後,我的病情已經開始穩定下來。

不過,期間曾有一次小插曲,所以讓我有一個小小的病發。

那時我已就醫吃藥約一年,雖然還有在調較藥物,但身體狀況已恢復不少。

可是,在一次轉藥時,我誤會了姑娘的意思,所以吃少了一週左右的藥。

再一次,我因為突如其來的事故受驚,嚇得又焦慮起來。

(醫生表示吃少了一週藥物並不會嚴重到導致我病發,可見原因是我自己的認知和恐慌為主)

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呢。

第八章:現在

what-is-pranic-healing

8.1 復元之路

healing

如今,距離上次病發已接近一年多,期間我的情緒亦能保持穩定和正面。即使經歷了社會運動和疫情等事情,亦沒有過份影響情緒。

最初生病時,我曾以為康復就簡單的等於永不病發。

不過經過多次復發後,我漸漸明白到比起執著於會否病發,能夠從這個經歷裡更認識自己,才是更有意義的事。

其實,每個人的一生都總有高低起跌,情緒會隨之起伏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現在,我不會純粹逃避和祈求自己不會患病,反而會多留意自己的心情和情緒,了解原因和嘗試疏導。

我留意到足夠的個人空間和休閒時間能幫助我穩定情緒和恢復精神,因此會預留時間照顧自己,也不會為追求完美而勉強自己。

一路走來,我很感謝自己一直拼命地支持著,努力著,即使每次病發都能感受落到地獄深淵的無力感與絕望,仍然沒有放棄,也感謝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醫生和社工。

我知道,是所有人加起來的善意和愛,給予我勇氣和力量。

(如果想要了解復元過程,可以看看《給情緒病新患者的工具包 【PART 3】:如何適應患上情緒病後的新生活?(告訴身邊人自己有情緒病、如何獲最佳治療成果、增加復元成功機會)》

Ally的話

其實這一篇的訪談,是我第一次讓受訪者自己撰寫的訪談(所以大家應該都看出來,文筆跟我平常的不大一樣)。

我跟 Moon 做了多次的溝通,讓她幫忙補充了很多部份,然後我再做了刪減及排版,所以才有了現在的作品。

這一點絕對要謝謝 Moon 的努力,其實要描述自己的經歷並不容易,加上還要用精彩的文字把內心的世界刻劃出來,這真的需要很多勇氣和堅持的!

從她的經歷中,大家也看得出來,Moon是真的是一個看似沉穩但其實內心很堅強的人。她沒有太過詳細地說自己的掙扎,沒有太多情緒渲染,而是用看似平淡的文字,描述一些其他人可能無法忍受的事情。

謝謝 Moon,也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故事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