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25歲生日, 這是我學會的三件事(Ally生日啦!)

大家好,我是Ally ❤️

歡迎來到 Fairy’s Heart,一個推廣心理健康和情緒病知識的網站。

各位,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因為⋯⋯

「今天是我Ally的25歲生日啦!」

在運營 Fairy’s Heart 這麼久以來,我從來沒有在這個blog裡面慶祝過生日。

但是自從我開始跟大家更多的交流和討論之後,我感覺跟你們越來越親近,也感覺到這一個心理健康群體的溫暖。

所以,我也想跟大家一起度過這個重要的一天!

25年來我學到的事

既然我今天25歲了,那就代表了我在這世上已經度過25年了。

雖然不敢說我自己學到了很多,畢竟我需要經歷和改善的東西還不少。

但是,這一路來跌跌撞撞,我確實對人生多了不同的體會。

所以,今天我想要聊一下三個我在這25年來學到的道理,希望能讓同齡的讀者有點共鳴 😀

而如果你是還沒踏入二十五歲大關的弟弟妹妹的話,也希望能給你一些啟發和鼓勵哦!

相關文章:

目錄:

字太多不想看?快點看這裡直接跳轉到你有興趣的部份吧!

不是每個人都要走一樣的路

從小到大,我的父母就教會我:

「你要好好讀書,長大之後就考入好大學,然後找一份穩定、不用加班的工作,之後找一個愛你更甚至你愛他的人,好好過一生吧!」

雖說我這個人從小就是一個不安生的孩子,但是這一點是一直刻在我腦海裡的。

我一直覺得自己要當一個出類拔萃的孩子,然後進入最好的學校,畢業之後要找到最好的工作,讓人人都羨慕我人生過得這麼好。

可惜,我人生的路線完全不是這樣。

當我剛剛考進一個不錯的中學時,就因為英文太差,又受到了排擠,所以成績墊底(完整故事看這裡);

等我好不容易成績進步,成了人人口中的「學霸」,結果焦慮症病發,只好輟學(完整故事看這裡);

等我終於完成治療,也成功從大學畢業,回港後遇到了精神虐待,最後只好逃亡(完整故事看這裡);

而當我總算經濟獨立,也找到勇氣追尋臨床心理學家的夢想,結果在溫習了六個月之後,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拒絕了(完整故事看這裡)。

因此,我不但沒有成為別人口中的「人生贏家」,反而需要一次又一次走「崎嶇路」——情緒病、輟學、離家出走、找不到工作⋯⋯

為此我還一直覺得很不甘心,於是隔三差五就開始幻想:

「也許等到我變漂亮/考入碩士/找到了高薪厚職/找到這世上最優秀的男友,我終於就會成別人心目中最成功的一個人吧?」

於是,我做了各種努力,只希望能夠迎合社會的標準,但卻一次又一次地失敗。

直到在過去的兩年裡面,我終於學會了一件事:

這世上沒有最好的路,只有最適合的路。

其實這世上每一條路線,都有它的好處與壞處。

打個比方,如果說到「人生勝利組」的形象,我的男友應該更符合這個標準。

他畢業後就進入了一所國際大公司,做著一份別人心目中的「成功職業」;

他比我更懂得表現自己,即使是一些他不熟悉的東西,也能說得頭頭是道;

用他的話說,他的人生一直都算順利,從來沒有經歷過我的那些風浪*

他最大的人生難題似乎是「找不到人生意義」,好像他甚麼都能做,但是不知道真的能令他產生熱情的事情是甚麼。

因此在我心目中,他一直都是比較成功的那種人,換誰看著他都會羨慕。

* 這一點我本人反對,因為我覺得他也經歷了不少,但他自己是這樣說的

但是他卻跟我說,從他的角度來說,其實他非常羨慕我的人生:

比起他每天需要工作到十一點,我的實際工作時數只有幾小時,但我的月薪跟他持平,甚至積蓄是他的幾倍;

比起他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標,我很清楚自己的夢想是甚麼,所以我能夠把時間花在重要的事情上,每天風雨不改地用十多個小時寫文章;

雖然我比他更加「工作狂」,休息時間比他更少,但他覺得起碼我做的事情更有意義,起碼我是在做真心喜歡的事。

我記得我第一次聽他這樣說的時候,我簡直覺得他瘋了——為甚麼他作為人生勝利組,要跑來羨慕我這平凡人的生活?

這世上真的有完美的路嗎?

(Ally: 這一段包含《La La Land》的劇透,如果想避開的話,請跳過這段)

直到後來我才明白——

其實每一條路都有它的好處,就因為我走的路並不跟常人一樣,就因為我不像其他人走得那麼快,並不代表我的人生就比不上他人。

我記得我之前我看過一套叫《La La Land》的電影:

男主角Sebastian和女主角Mia是一對深愛對方的情侶,但是為了追尋各自的夢想,因而決定分手。

在故事結尾的時候,兩人最終確實達到了目標,Sebastian擁有了屬於他的爵士酒吧,而Mia則成為一個大紅大紫的女演員。

在這個時候,兩人重新想像:「要是我們沒有選擇分開的話,我們的人生會不會更加幸福呢?」

於是在那個想像世界中,Mia與Sebastian結婚生子了,有著非常美滿的家庭。

但是,Mia並沒有得到了現實中的成就,只成為了一個還可以的女演員;

而Sebastian 則無法擁有他的爵士酒吧,只能跟Mia一起聽其他人的演奏。

每一條路都會讓你得到一些東西,但每一條路都會讓你失去一些東西

現實就是,這世界本來有得必有失,那條你沒有選擇的路線,雖然表面上看似更美好,但卻讓你失去了一些你現在擁有的東西。

就像我現在的路,雖然我確實因而失去了一些東西,但換來的就是 Fairy’s Heart——

要是我沒有患上情緒病,我很有可能不會開始寫文章,所以 Fairy’s Heart 根本不會出現;

要是我沒有選擇離開曾經的毒性環境,我很有可能會因為情緒狀態太差,根本不會重新寫這個blog;

要是我沒有選擇辭職當freelancer的話,我很有可能沒有時間寫文章,因而不得不封筆離開。

到底甚麼是成功,現在還太早斷定呢

當我跟很多病友聊天的時候,我發現了很多都有這種想法:

「我都已經xx歲了,同齡人都考上大學/找到好工作/結婚生子了,我卻還是一事無成,真的覺得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了⋯⋯」

相信我,我絕對明白這種感覺——

因為有了情緒病,所以不得不停下來休養,然後看著同齡人一個個急速成長,自己卻好像原地踏步,還常常被身邊人嫌棄或看不起,所以容易感到無地自容。

當然,我不是說我的情形能套用在所有人身上,但我想跟大家說的是:

沒錯,就這樣看上去,好像別人的人生都比你順遂,好像個個都比你走得快。

但是,那些路線可能在套在別人身上確實很美好,要是真的讓我們去走的話,很有可能一點都不適合。

而且,誰說現在的路一定是不好的呢,說不定你繼續走下去的話,反而是你成功的關鍵呢?

因此,讓我們一起勇敢地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吧!

這世上沒有金科玉律,只有不斷適應和學習

「The level of disorder in the universe is steadily increasing. Systems tend to move from ordered behavior to more random behavior. 」--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因為某位喜歡物理,所以要求我把這句話加進來,說這個定律代表了我整段的意思 XD)

很多人問過我:「為甚麼當初你會選擇讀心理學?」

除了因為我想當臨床心理學家之外,當時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很想找到一些人生規律——

到底為甚麼一個人會成功?

到底甚麼性格的人才最受歡迎?

維持一段友誼或愛情的關鍵是甚麼?

當時我深信自己之所以人生過得不夠好,一定是因為我還沒有掌握這些定律,所以我要透過不斷地分析他人的故事,終有一天就能學到了人生的「必勝法則」。

因此,那時候我常常「神探上身」,到處分析那些「成功案例」「失敗案例」,然後很快就會得到一些判斷——

「你們看看,我就說只有擅長利用他人的人才能夠成功,要是你太過真心待人的話,一定會失敗的。」

「追求夢想的人都是自私自利,他們之所以能夠追求的本錢,純粹是因為別人在為他們承擔後果而已,根本就是利用別人!」

「我就知道他們一定會分手,誰叫她的性格那麼強勢呢,男人肯定只喜歡溫柔的女生的。」

那時候我一直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已經成功分析了這些案例,掌握了別人不懂的「現實生存法則」,還取笑那些不相信的人太過天真幼稚。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的好中二病啊,逃)

被現實一次又一次打臉

直到我真的長大之後,等到我面對現實之後,才發現我之前想像出來的法則,無一例外地被打臉——

之前那些我以為只有現實勢利的人才會成功,結果發現真誠待人的那群人也過得不錯,甚至有些過得比所謂的「現實主義者」還好;

之前我以為那些追求夢想的人都是自私自利的,結果卻發現兩者根本沒有關聯,很多人是一邊追求夢想,一邊還支撐著家庭;

之前我以為只有某種性格的人才能找到對象,結果發現不少強勢的女生都能找到幸福,很多溫柔的女生也會遇人不淑。

當然,我不是說我之前觀察的東西必然是錯誤的,因為我既然之前能得出那些結論,肯定是我看到了一些規律,或者是有人曾經教會我這些道理。

但是,我當時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我有一個非黑即白的思考模式」

當時的我以為所有事情都能用幾個定律解釋,而不明白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根本無法一概以論。

比方說,當時我覺得我只要觀察他人的經歷,自然就能夠從中學習,因而找出人生的「必勝法則」。

我卻沒有想過,當我觀察其他人的情況時,我只能看到冰山一角,根本不清楚那個人實際經歷了甚麼。

既然如此,為甚麼我覺得自己這麼厲害,可以隔空判斷一個人的成敗?

又或者當時我分析自己的經歷之後,得出了一些「人生定律」,然後覺得自己只要遵守它們,人生就一定會成功。

我卻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在不同的情況和環境下,同一個行為都可以有不同的結果。

既然如此,我怎麼能夠肯定,自己之前判斷出來的東西,一定是對的呢?

每一次更新自己的觀念

在一次又一次地被打臉之後,我才明白了:

「其實這世上並沒有甚麼永恆不變的『金科玉律』,之前有用的不代表現在有用,之前沒用的也不代表現在沒用。」

那你可能會問:「如果一切都可能會改變,那麼我們怎樣知道如何生活?我們生活總不能沒有法則啊?」

對於這一點,我自己也想了很久,最終我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

「既然我們無法保證一個法則會永遠準確,那麼我們就需要不斷地反省和分析自己,要是好用的就保留,不好用就更改。」

所以,我想鼓勵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多點去思考自己現有的觀念,看看哪些還是能夠幫助自己的,然後消除那些再沒有用處的。

 而當你看到別人寫的東西(包括現在這篇文章)時,或者看到人家的「成功案例」時,也不要太快照單全收,而是想想它們是不是真的適合你。

讓我們一直保持著一種開放的心態,容許自己學習和成長吧!

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聰明

從小到大,我最常得到的評價就是「聰明」、「醒目」。

在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老師和上司,都曾經誇過我學習能力強或者腦子轉得很快。

而當我認識新朋友時,「見多識廣」也是比較常見的評價。

因此,雖然我一直是都是個沒自信的孩子,唯獨我對自己的腦子是很有信心的。

當然,我沒有自戀到以為自己是愛因斯坦,但是因為我深信自己的思考能力是很不錯的,所以一旦我得出結論之後,就會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

完全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

正正因為這樣的性格,我很不容易聽進去別人的建議,即使對方其實指出了我的錯誤,我的第一反應都是駁斥:

「你說我的說法是錯的?你有證據嗎?」

「甚麼沒有?那只是你的人生經驗?或者你身邊人都是這樣看的?」

「那這個sample太小,而且屬於主觀判斷,肯定有bias,我不覺得我有必要聽。」

「即使你說的是對的,但我覺得你有邏輯謬誤啊,不是有效論證啊!」

當然,因為我是很在意別人看法的人,所以在我跟對方說的時候,語氣不會那麼難聽,通常都會表現出一副很open-minded的樣子。

但是,不管我表面上看起來有多nice,事實就是我根本沒有認真把對方的話聽進去,第一反應只是想保護自己的自尊心。

將情緒當成是絕對正確的

除了固執己見之外,我還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人。

用我男友的話說,我是一個極度「尊重」情緒的人——

「只要我情緒出現了,我絕對會直接照單全收,從來不會想過懷疑這個情緒是否合理的,或者我現在的判斷會不會受到情緒的蒙蔽。」

換句話說,只要我出現了某一個情緒,我第一反應就是會相信它,並放下手上的一切,專心去處理這個情緒。

比方說,如果我突然感到不開心,我就會覺得肯定是發生了一件負面的事情,因而就會陷入低潮,而沒有想過這個情緒並不一定反映了事實;

再舉個例子,如果我「感覺」自己堅定地相信一件事,我就會覺得那個判斷肯定是完全準確的,其他人之所以會駁斥我的說法,肯定是他們的問題。

經常妄下判斷 + 超級情緒化 = 超級極端行為

現在我們把這兩個特質放在一起——

只要我一變得情緒化,我的判斷能力就會當機,常常會得出一些不合理的結論;

但同時我對自己的判斷能力過度自信,所以根本留意不到自己的想法是可能有問題的,還不願意聆聽他人的建議。

因此,只要我一出現情緒問題,我就會開始做出各種極端的行為,而且誰也拉不住。

我原本大概會一直維持這樣的性格,直到我遇上某個比我更加強勢的人——我男友。

(Ally: 抱歉他出場率有點高,但是我跟他的相處時間太長了,所以我很多人生轉捩點都跟他有關)

我自以為很有道理的結論,其實不堪一擊

跟我不一樣,他不是喜歡學術研究的性格,所以他大部份的結論都是來自「個人意見」或「人生經驗」,不會動不動就「拋書包(賣弄學問)」。

但是,他很擅長找出別人的邏輯漏洞,而且他知道我的弱點,所以很容易就能點出我的問題:

「你說你的結論有這個科學研究支持,但你的證據也有xxx的問題啊,而且根本不能夠完全應用在你的情況上,你平常教學生不能對證據照單全收,不能說一套做一套啊。」

「你覺得自己情緒太差,所以想整晚不睡覺來處理情緒,但你睡不好情緒會更差啊,而且甚麼問題都解決不了,為甚麼你不可以先解決問題,然後再處理情緒?」

「你對這件事反應過度了⋯⋯甚麼,你不覺得是反應過度?很好,那你先去睡覺,要是明早你還是覺得是大事的話,我就陪你一整天處理怎麼樣?

(通常我睡一晚之後,明早就發現自己已經把這件事給忘掉了)

在多次跟他討論之後,我發現我經常敗下陣來——

因為往往我深信不疑的事情,只是情緒激動導致的妄下判斷,因此要是有人願意抽絲剝繭地分析的話,這些結論其實完全不堪一擊。

終於在幾個月的奮鬥之後,我成了投降的一方。

開始不再對自己的思想和情緒照單全收

就是這樣,我終於明白到一件事——

「我其實不能夠對自己的想法和情緒照單全收,而是要常常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的。」

因此,現在只要我開始想做一些不大合理的事情,我就會開始問自己:

「為甚麼我會想做這件事?我現在是處於一個能夠做判斷的狀態嗎?」

比方說,每當我開始想要做一些情緒化的行為時,我學會了暫停下來,然後問自己:

  • 我是真的想要做這一件事,還是只是一時激動?
  • 我會出現負面情緒,是真的有值得不開心的事情,還是因為我的認知出問題了(例如陷入認知扭曲了?
  • 我為甚麼會這麼堅持?是因為我真的深信自己的判斷,還是我只是在保護自己的自尊心
  • 我之所以感到這麼糟糕,是因為我真的情緒出問題了,還是受到身體狀況影響?會不會我去睡個覺、做運動或吃東西,我的情緒就會改善?

在當下的時候,你未必留意到自己的行為是不合理的

如果在我分析自己之後,發現了自己其實並不適合下判斷的話,我就會暫停自己的決定。

通常我會先等個幾小時,讓自己冷靜下來,假如到時我真的還是有同樣的想法時,我才會真的下決定。

如果我身邊有值得信任的人,我也會去問問他們的意見,看看自己的想法是否真的沒有問題。

有趣的是,通常在我需要停下來的那一刻,我內心依然是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的。

但是,重點不是在於我能夠即時指出自己的錯誤,而是我留意到自己「可能出錯」。

因此我會跟自己說:「我現在情緒非常激動,估計我想的事情可能有問題,所以雖然現在我想不到它的問題在哪裡,但是我會等到幾小時後再說。」

如果男友在身邊的話,我會跟他說:「我現在覺得xxxx,但是我感覺到自己好像有點不理性,你能過來幫我做個logic check嗎?」

我不再覺得自己聰明,但反而做出更正確的判斷

自從我開始這樣做之後,我對自己的看法開始改變。

我開始發現原來自己的判斷有很多漏洞,根本經不起認真推敲。

我開始發現很多觀念都是老舊的,早就應該更新了,但我還是抱住他們不放。

我開始原來「感覺很想做」和「真的很想做」是有分別的,前者很快出現也很快消失,後者卻需要認真反省和分析。

因此,我也不再覺得自己很「聰明」了,因為我「犯傻」的行為其實佔大多數。

但是有趣的是,我發現自己雖然不再感覺自己很聰明,但是我的判斷能力反而進步了。

以前我之所以會覺得自己好像很聰明,其實是因為我從來不懷疑自己的判斷,也不讓別人提出質疑,所以自然容易覺得自己很厲害;

當我願意容許他人指出我的錯誤,當我開始思考自己思想的漏洞時,自然無法繼續自我感覺良好,但同時也代表了我有機會去學習和改變。

因此,如果現在閱讀的你也有類似的問題的話,我會建議你也多點去「懷疑」自己的思想和情緒——

也許在懷疑之後,發現自己的想法一點都沒有,但是如果你從不懷疑的話,那你就永遠都不知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