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勇敢面對,才能放下過去的痛苦:用心理學解釋放不下的原因及解決方法

引子

「被壓抑的情緒永遠不會消失,你今天把它們掩蓋,以後它們只會以更醜陋的方式重現。」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在開始這篇文章之前,我想跟你說一個故事:

從小到大,我就夢想當臨床心理學家(Clinical Psychologist,以下簡稱 CP)。記得自己還是青澀懵懂的初中生時,就已經傻傻地用稚嫩的筆跡,在筆記本上規劃到底需要做甚麼才能考進去。為了追尋這個夢想,雖然後來我患上了情緒病,但我還是努力地克服病情,最後成功考取大學心理系。

大學時,我參加了很多跟心理健康有關的義工,畢業後在心理學實驗室當研究助理,以確保自己有足夠的知識量和研究經驗。為了賺取足夠的學費和生活費,我每天下班後都會去兼職,常常工作到深夜才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家。最後,我還看了很多心理學書籍和學術文獻,花了很長時間訓練自己的面試技巧。

終於我覺得自己準備得差不多了,於是在大概兩年前的時候,我去報考了臨床心理學碩士課程。結果⋯⋯我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拒絕了。

當時得知結果後,我跟自己說:「我早就知道CP很難考啊,考不上不是很正常嗎?不要再為這種小事而糾結了,事情都發生了,想太多也沒有意義。」於是,我收拾心情繼續生活,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放下,還寫了一篇叫《面對挫敗:應考臨床心理學碩士失敗的感想》的文章,裡面說了一句:「重要的是,這一次的挫敗沒有斷定我的價值。」

就這樣聽上去,你應該以為我已經不再在意這件事吧?然而事實是,直到今時今日,甚至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心還是很痛,就好像當初的傷口從未癒合。為甚麼會這樣子呢?

根據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伊德,這是因為我只是把它壓抑到潛意識而已,其實我從未好好地面對這份痛苦。因此,雖然我表面上已經把它遺忘了,但它依然能夠影響我的一舉一動。如果我一天不去真正地面對它,我永遠都不會好好放下這件事。所以,今天我想要用我自己的經歷為引子,邀請大家去認識甚麼是精神分析,並聊聊怎樣透過停止使用不成熟的防衛機制,學會真正放下過去的傷痛。

最後照舊提醒大家一句,這篇文章比較長,如果想要直接跳去看我的個人經驗或實際解決方法,請記得活用我們的目錄功能哦!

Note: 根據 Havard Health,佛洛伊德交替地使用了 Subconsciousness 和 Unconsciousness 二字,兩者意思並無實際分別,但最後他為了避免混亂而專注使用後者。然而,因為兩岸三地的人不大常用「無意識」三字,所以文章中會使用「潛意識」。

明明已經努力忘掉,卻始終放不下

相信大家都有一些不愉快的童年回憶,可能是小時候被同學嘲笑,可能是父母丟掉了你心愛的洋娃娃,可能是受傷了想要父母安慰,卻只聽到一句「別這麼孩子氣」⋯⋯這些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很久,甚至我們都不大記得清了,但是當我們審視自己今時今日的行為,卻常常會找到這些童年回憶的影子——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

POINT 1: 冰山模型(Iceberg Model)

佛洛伊德認為,人的精神(Psyche)就像真正的冰山一樣,我們能意識到的心理活動只是冰山一角,絕大部份都匿跡隱形、無法被即時察覺的。因此,精神可以被分為三個層次:

  1. 意識(Consciousness)
    • 冰山最頂端、浮在水面的部份
    • 代表著我們能夠即時察覺的內容
    • 例:此時此刻你知道自己正在閱讀 Fairy’s Heart 的文章
  2. 前意識(Preconsciousness)
    • 雖然是在水面以下,但是因為陽光能夠接觸到,所以也勉強能夠看到一點點
    • 代表著我們無法即時察覺,但可以回憶起來的內容
    • 例:看著看著,突然記起自己曾經看過佛洛伊德的理論
  3. 潛意識(Subconsciousness)
    • 冰山最底層、體積最大的部份,因為陽光根本無法接觸到,所以也無法被看到
    • 代表著我們深深隱藏的慾望、回憶和情緒,雖然很難察覺或憶起,但卻對我們造成最大影響
    • 例:原來是因為你過去發生了一些事情,才促使你想要看這篇文章,但你卻記不起那件事,也不知道原來這是你閱讀的動機
POINT 2: 壓抑≠消失

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到,前意識其實是擔任了類似「過濾器」的角色——對於一些愉快的回憶或符合道德的慾望,我們就會容許它們停留在前意識;但如果是令人不安的回憶,就會被壓抑到在潛意識,從而減少它們帶來的焦慮和羞愧。

           然而,雖然我們察覺不到潛意識裡面的東西,但是它們依然也在影響我們的行為。打個比方,如果不是因為要寫這篇文章,我早已忘記了當初報考CP的經歷,也很少因為這件事而感到不開心。然而,直到今時今日,我依然下意識會避開大學的心理學部門,而且再也不敢重新報考 CP。

           這就是潛意識的力量——即使我都已經忘記了當初的事情了,但它卻依然在支配我的行為。

我想做 vs 我應該做

          我想大家應該都試過陷入這樣的兩難局面:有一些事情你知道不應該做,但是就是很想做,例如明明是想要減肥,但卻忍不住想吃掉眼前那超高卡路里的甜品。這時如果你抵抗不住誘惑吃掉,事後就會感到羞愧、自責;相反,如果你堅持不吃,就會感到不滿足、一直想要更多。

           那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矛盾呢?這是因為我們人格中的不同部分出現了衝突,造成神經性或道德性焦慮(這一點之後會再解釋)。要說明這一點,我們先來看看人格的三個部分。

POINT 1: 人格結構理論(Freudian Theory of Personality)
  • 本我(Id):
    • 服從於「享樂原則」,認為即時滿足生理或心理需要是最重要的
    • 包含了原始的本能、情緒和慾望,通常欠缺理性分析
    • 完全屬於潛意識,所以很難被掌控或察覺
    • 例:那個人看上去很討厭,我想去把他罵個狗血淋頭
  • 超我(Superego)
    • 服從於「道德原則」,認為需要做出符合道德和社會倫理的事
    • 包含了從小到大學會的道德標準,但有時會過於死板
    • 貫穿意識和潛意識,所以有能被察覺及改變的部分,也有部分是在我們控制範圍之外
    • 例:無緣無故罵人是不對的
  • 自我(Ego):
    • 服從於「現實原則」,認為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 主要作為調停者的角色,平衡本我或超我的需要,也會阻止任何一方做出影響生存的行為
    • 例:無故罵人可能被打,而且也不符合社會規範,所以跟自己說:「其實那個人也沒有那麽討人厭啦……」
POINT 2: 當和事佬太過偏心時……

           相信大家可以看到,自我其實在扮演最辛苦的角色--自我必須同時考慮本我和超我的需要,而且還不能太過偏心任何一方,不然就會導致性格缺陷。舉例,如果超我常常壓倒本我,人就會變得死板、固執及過度完美主義;相反,如果本我總是勝過超我的話,則會令人變得衝動、情緒化和欠缺自制力。

用回報考 CP 的故事,記不記得當時我說了一句「不要再為這種小事而糾結了,事情都發生了,想太多也沒有意義」?這其實是一個「超我 vs 本我」的一個例子——一方面,超我認為收拾心情是我「應該做」的事情,為小事而不開心是「不成熟」或「沒用」的行為;然而另一方面,本我卻有著非常強烈的負面情緒,包括羞恥、失望、怨憤、後悔、自我懷疑等等。最後超我佔了上風,所以自我選擇了把痛苦壓抑到潛意識,好讓我能夠盡快放下這件事,繼續正常生活。

POINT 3: 當和事佬太弱小時……

我們再來看看另一個情況,那如果本我和超我勢均力敵,自我卻無法平衡雙方的話,那又會發生甚麼事?答案就是當事人會常常陷入矛盾之中,例如明明訂下目標卻無法付諸行動,計劃失敗後又不停地怪責自己,卻始終無法擺脫無止境的惡性循環。佛洛伊德認為有著弱小自我(Weak Ego)的人,通常都會容易焦慮、抗壓力差、情緒控制能力不足,甚至可能比常人更容易患上情緒病。

我也不想的,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記不記得我之前提過,自我之所以需要居中調停,是因為當本我和超我產生衝突時,就會導致焦慮(Anxiety)?焦慮本身是一種危險的訊號,例如當孩子看到怒火中燒的父親,就會產生緊張或恐懼。不過比起這種現實中的危險,我們其實更常因為一些內心衡突而產生焦慮,例如以下這兩種類型的焦慮:

  • 神經性焦慮(Neurotic Anxiety)
    • 我們擔心自己無法壓抑本我的衝動時,因而產生緊張不安的情緒
    • 例:你明知道不能夠隨便罵人,所以一直惴惴不安、生怕自己一時激動做錯事
  • 道德性焦慮(Moral Anxiety)
    • 我們忍不住服從了本我的慾望,事後卻感到羞愧和內疚
    • 例:你最後還是忍不住罵了對方,可是之後一想起這件事就感到非常痛苦
例子:神經性焦慮 vs 道德性焦慮

先說說神經性焦慮,剛剛發現自己被拒絕的時候,我手頭上還有不少工作,不可能拋下一切不管,在家裡竭斯底里地大哭大鬧;所以我告訴自己,我必須要維持正常的生活節奏,不然就會影響其他人。然而,報考 CP 可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我怎麼可能那麼快就能收拾心情?於是在那段時間裡面,我整個人都是完全緊繃的,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的負面情緒影響工作,內心卻始終覺得惶恐不安,就好像自己快要做甚麼壞事似的。

不過無論我怎樣努力控制也好,負面情緒總是有辦法跑出來,誘發了道德性焦慮。例如當夜深人靜時,我總是忍不住想:「到底我有哪裡比不上其他人了?難道他們看不到我對心理健康的熱誠嗎?」可是當我這樣想完之後,內心又會感到很愧疚:「他們之所以不選我,自然有他們的理由,我怎麼可以惱羞成怒,把自己的挫敗怪到別人身上?」

無論是哪一種焦慮也好,共同特點就是它們都會影響我們的心情,甚至導致我們無法正常生活。這時候自我就會粉墨登場,使用心理防衛機制來排解這些焦慮。

快點停止!不要再為了小事而傷心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大文豪王爾德(Oscar Wilde)的著名作品《夜鶯與玫瑰》?故事描述了一位想要邀請心儀女生去舞會的年輕學生,女生說如果他能找到紅玫瑰,她就願意赴約。可是,整個花園都沒有紅玫瑰,所以年輕學生感到傷心欲絕,彷彿一顆心碎成千百片。最後,夜鶯犧牲了自己,幾經辛苦為他找來了紅玫瑰,誰料女生依然拒絕了他,還嘲笑他的玫瑰根本比不上別人送給她的珠寶。

這時候,大家應該以為年輕學生會情緒崩潰吧?畢竟之前他只是找不到紅玫瑰,已經痛苦得快要活不下去,現在他被這樣狠狠地拒絕,只會比之前更傷心,對吧?

錯了——年輕學生竟然變得怒不可遏,痛罵女生忘恩負義,還說了一句:「 愛情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啊!它不及邏輯一半管用,因為它什麼都証明不了,總是告訴人們一些不會發生的事,還讓人相信一些不真實的事。我要回到哲學中去,去學形而上學的東西。」

這個故事很有趣,因為它講述的其實是心理防衛機制(Defence Mechanism)。透過否認自己渴望愛情(「反正愛情很愚蠢,哲學比愛情好多了」),以及聲稱對方不是值得自己愛慕的人(「她真的是忘恩負義」),年輕學生就不用面對內心的負面情緒了。

POINT 1: 心理防衛機制也有分成熟和不成熟?

從剛剛的例子中,大家可以看到心理防衛機制短期內有助減少痛苦,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長期或過度使用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年輕學生開始討厭起愛情,甚至對追求女性產生陰影,是不是真的健康的做法?

其實到底一個心理防衛機制是否健康,很有可能跟它的成熟度有關係。根據精神科醫生 George Eman Vaillant,心理防衛機制可以被分為四種層次:

  1. 病態心理防衛機制(Pathological Defence Mechanism)
  2. 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Immature Defence Mechanism)
  3. 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Neurotic Defence Mechanism)
  4. 成熟心理防衛機制(Mature Defence Mechanism)

Disclaimer: 經過 Ally 的資料搜集,發現不同文獻的分類似乎各有不同,例如 Vaillant 把心理防衛機制分為四個層次,但 Defence Styles Questionnaire(簡稱DSQ)的作者 Gavin Andrews 卻只分出三層;而且在 Vaillant 的分類中, Rationalization、Somatization 和 Displacement都屬於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但在 DSQ 中卻是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考慮再三以後,最後覺得還是以 Vaillant 的分類為主,並在聊到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時,提及哪些在 DSQ 中屬於不成熟的心理防衛機制。

POINT 2: 心理防衛機制跟心理健康有關?

那如果常常使用不成熟的心理防衛機制,又會發生什麼事?Vaillant 認為越是低層次的心理防衛機制,越容易導致行為或情緒問題,甚至可能會導致情緒病。這一點受到部份實驗證據的支持,雖然大部分都是相關性研究(Correlational Research),但確實也為 Vaillant 提供的初步證據,例如:

  • 學業表現:實驗研究了巴基斯坦的醫學生,發現成績較好的學生更常使用神經性或成熟心理防衛機制
  • 情緒管理:實驗研究了護士系學生,發現更常使用成熟心理防衛機制的學生也有著更好的情緒管理能力
  • 治療成果:德國大學的實驗發現,當情緒病患者接受三個月心理治療後,變得更常使用成熟心理防衛機制,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的使用率也減少了

LEVEL 1: 病態心理防衛機制

POINT 1: 孩子使用的心理防衛機制

顧名思議,病態心理防衞機制(Pathological Defence Mechanism)是最不成熟和不健康的應對方法。當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因為不懂得怎樣面對周圍的壓力,所以會傾向使用病態心理防衛機制。舉例,相信大家都有聽過孩子考砸了之後,大聲嚷嚷:「我本來就不在意成績!」然而,這些方法只是在逃避現實而已,所以當我們長大之後,理論上就應該改成使用更成熟的方法。精神分析學家認為,如果一個人已經步入成年,卻還是長期使用病態心理防衛機制的話,不但可能會導致情緒困擾,甚至會為情緒病埋下種子。

另一種情況是,可能發生了一件無法接受的事情(例如親友突然死亡、相愛多年的伴侶出軌了等等)。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平時懂得使用更成熟的應對方法,也會因為完全不知道該怎樣面對,而下意識使用病態心理防衛機制來逃避現實。

POINT 2: 常見的病態心理防衛機制
  • 否認(Denial)
    • 如果眼前的事實很難面對,你可能會假裝帶來痛苦的事件、思想或感覺不存在
    • 例子
      • 雖然深愛的人已經死去,卻依然假裝他還活著
      • 酗酒的人聲稱自己根本沒有對酒精上癮,別人是誤會了他
      • 考砸了就假裝自己從來不在意成績
  • 扭曲(Distortion):
    • 為了迎合自己的固有信念,改變對眼前事物的認知,或選擇性地只看其中一部分
    • 例子
      • 明明是自己做錯了,卻聲稱自己是迫不得已,把自己說成是受害者
      • 明明對方真心誇讚自己,但因為不相信自己有任何過人之處,所以覺得對方一定只是在哄騙自己
例:面對挫敗卻不願接受現實

讓我們再回到剛剛報考 CP 的例子。我很記得那時候已經是三月初,我知道大學會在這段時間發送面試通知,所以當我一直收不到電郵時,我心裡知道很可能是落選了。但是我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這一定是誤會,一定是疫情影響了面試時間,也許今年是四、五月才面試呢。」當時我使用的就是病態心理防衛機制,因為我在嘗試否認眼前的現實,好讓自己不會被失望的情緒淹沒。

接下來,為了確認這一點,我到處打電話給同樣報考 CP 的人,果不期然發現大家都收到了面試通知——對,就我一個人沒有。這時候,失望的情緒開始演變成羞恥感,因為如果只有我沒有被邀請,就代表我比不上別人。所以我比之前更加激烈地否認,還找了很多理由解釋:「這麼多人都收到邀請了,怎麼可能就我沒有呢,肯定是還來不及發送面試通知而已,說不定過一分鐘後,我就會收到郵件呢。」

當然,不可能一輩子使用駝鳥政策,所以我最後還是發現自己確實是落選了。而正正因為我實在逃避現實太久了,所以當真相終於來臨的那一刻,我承受了非常大的衝擊,甚至當下子出現了解離症狀(Dissociative Symptoms),覺得一切都是假的,肯定自己在作夢,甚至覺得天旋地轉、好像整個人靈魂出竅似的。

由此可見,病態心理防衛機制並不是健康的應對方法,大家可以多點留意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時,有沒有常常下意識使用這些方法?你會不會明明出現了問題卻視而不見,會不會扭曲現實來符合自己的認知?這些都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問題。

Level 2: 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

POINT 1: 青少年使用的心理防衛機制

如果說小孩子最常使用病態心理防衞機制,那麼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Immature Defence Mechanism)就是青少年的代名詞了。打個比方,青少年不想做家務,但又無法抵抗父母,於是總是隨便亂做,或是拖到最後一刻才做。這樣做雖然能夠短時間減少焦慮,但是同時也會導致很多問題,例如可能會讓父母更生氣,最後連手機都不讓他玩了,得不償失。

除了青少年之外,成年人有時也會使用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一次兩次當然沒有問題,但如果使用過量的話,很容易會影響人際關係,更會被視為是情商低、難相處或不切實際。然而,心理防衛機制通常都是無意識發生的,所以當事人通常都察覺不到,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因此,增加自我覺察(Self-awareness)就是成長的第一步。

POINT 2: 常見的不成熟心理防衛機制
  • 行動化(Acting out)
    • 不懂得怎樣處理內心的需求和痛苦,所以就以極端、衝動的方式來宣洩內心的負面情緒
    • 例子
      • 小孩子不懂怎樣表達不滿,所以就大哭大鬧或扔東西
      • 因為感覺沒有人理解自己有多痛苦,所以就傷害自己
      • 想要擺脫父母的控制,所以透過反叛行為(如吸煙或吸毒)來對抗
  • 投射(Projection)
    • 不合理地將自己的缺點、錯誤和不安全感投射到他人身上,誤以為別人一定有跟自己相似的感受
    • 例子
      • 曾經出軌的丈夫認為別人不可能那麼忠誠,所以常常懷疑妻子也紅杏出牆
      • 自己因為婚姻失敗而感到非常後悔,就誤嫁為所有離婚女性都有類似的感受
      • 因為缺乏自信、覺得自己不夠好,就誤以為別人都不喜歡自己
  • 自閉性幻想(Autistic Fantasy)
    • 因為無法面對現實,所以沉醉在內心的幻想世界中,甚至每天花大量時間發白日夢,而非採取行動去改變現狀
    • 例子
      • 在學校中被排斥的學生,天天幻想自己在另一個世界當中/工作上不順利,就常常想像自己是電影中事業成功的主角
  • 被動攻擊行為(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
    • 一種迂迴的攻擊方式,因為不敢直接對抗令自己不安的對象,所以嘴上不表達不滿,但卻一直消極不合作
    • 例子
      • 被父母強迫上補習班,所以就不願意用心上課,每次都遲到早退,全程只看手機,功課也拖到最後一刻才做
      • 男友太忙沒空理會自己,但又不敢直接把不滿說出來,於是也故意已讀不回或不主動找對方
例:因為內心感到自卑,就總懷疑別人討厭自己

記不記得我說過,我到現在還是會避開大學的心理學部門?這其實是因為我被拒絕之後,內心產生了嚴重的羞愧感,覺得自己一定是不夠好、不討人喜歡,對方才會連面試的機會都不給我。隨著時間過去,我開始把這種情緒投射到大學的心理學部門,覺得他們一定是很討厭我,在他們眼中我就是個垃圾,最後連聽到「臨床心理學」五字都會感到不安。

當然從現實角度看,大學當然沒有「討厭」我——事實上,我很懷疑他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畢竟他們每年都要拒絕好幾千人,怎麼可能會特意去討厭任何一個落選者?然而因為我在批判自己,所以我就覺得對方肯定也一樣,這就是所謂的投射——把自己的情緒投射在無關的人身上。

Level 3: 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

POINT 1: 表面上的成熟,實際上卻只是忽視傷口

           在 Fairy’s Heart 的介紹裡,有一句話:「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我們習慣了要獨自扛起所有壓力,哪怕再辛苦也要把淚水往肚裡吞。」

我覺得這句話簡直可以說是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Neurotic Defence Mechanism)的寫照了--為了適應這個社會,我們習慣了壓抑本我的需求,性格敏感被視為玻璃心,情緒表達被視為自我中心,放不下過去被視為小器記仇。因此,我們很小心翼翼地壓抑自己的痛苦,不但很少表達出來,連自己也常常遺忘它們的存在。

然而這個看似成熟的做法,卻埋下很大的隱憂--雖然短時間內好像是恢復正常了,但其實傷口依然深埋在心中,依然每天在隱隱作痛。欠而久之就會變得像我那樣,雖然報考CP已經是快兩年前的事,但現在還是放不下。嚴重的話,這些痛苦會慢慢累積,最後影響心理健康。

當然,這不是說絕對不能用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因為短期內確實帶來不少好處,像我當時可以照常生活和工作,確實靠的是使用壓抑(Repression)和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這兩個心理防衛機制。不過,請記得這只是中短期的應對方法,最終還是要直面內心的痛苦,才能夠慢慢跟過去和解。

POINT 2: 常見的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
  • 心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
    • 當我們面對一些令人痛苦的事情時,只專注在理智的層面,好讓自己不用感受內心的情緒
    • 例子
      • 當發現自己有絕症的時候,只是理性地做資料搜集,卻拒絕感受內心的恐懼
      • 以第三者的角度理性剖析自己的恐懼和痛苦,卻拒絕去真正體驗那份痛苦
  • 壓抑(Repression)
    • 因為眼前的事情太過痛苦,所以拒絕去承認、記起或感受,甚至出現類似失憶的狀況
    • 例子:
      • 面對童年陰影時,聲稱自己早已忘光了或不在意
      • 明明失戀後心情很差,卻一直哭不出來
  • 反向(Reaction Formation)
    • 為了抵抗內心的恐懼和不安全感,故意進行完全相反的行為
    • 例子:
      • 因為害怕被視為失敗者,所以不擇手段地追求成功,而且為了維持自己的成功形象,甚麼都願意做
      • 因為無法接受自己的同性戀傾向,所以變成加入極端的反同組織,以證明自己絕對不可能是同性戀
      • 因為過去曾被他人嘲笑自己太娘娘腔,所以很執著要展露自己的男子氣概,甚至變成超級大男人性格
  • 轉移(Displacement)*
    • 因為無法直接對抗令自己不安的人,所以就將負面情緒發洩到無關的人或事物身上
    • 例子:
      • 在公司被客戶責罵,回家就對妻兒發脾氣
      • 平時壓力太大,於是常常在網上攻擊別人來發洩
  • 軀體化(Somatization)*
    • 因為不習慣直接表達及感受情緒,所以就將負面情緒轉化成生理徵狀,例如胃痛、失眠等等
    • 例子
      • 無緣無故胃痛卻找不到原因
      • 壓力一大就失眠
      • 明明沒有呼吸系統疾病,卻總是呼吸困難
  • 合理化(Rationalization)*
    • 嘗試為錯誤或創傷或找到合理的解釋,好讓自己不用面對真正的原因
    • 例子:
      • 明明是沒有溫習才考試不及格,卻說是老師故意為難自己
      • 明明是自己是為了一己私利而傷害對方,卻聲稱自己這樣做也是為對方好
      • 明明對方之所以會那麼冷漠,其實是因為他已經不愛自己了,卻跟自己說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不夠好,只要自己變好了對方就會回頭

*在Defence Style Questionnaire中屬於不成熟而非神經性心理防衛機制

例:當熾熱的痛苦變成冷冰冰的分析,我就不用面對了

           剛剛說了這麼久,大家可能留意到一點——我由始至終都是以一個第三者角度,很理性、客觀地去分析當初 CP 報考失敗的事。沒錯,我有「提到」自己很失望和羞愧,但我從來沒有把內心的情感表達出來。這其實是心智化的表現,透過不停地批判自己的思考謬誤(「大學不可能討厭我」),以及指出負面情緒的不合理之處,我就可以阻止自己去感受內心的痛苦。

           這一點也反映在當初寫的文章裡面。那時候,我很急於想要說服自己放下,所以特意去剖析自己的心路歷程,想說要是我能夠從中找到新的意義,我就不會繼續悲傷了。因此,那篇文章整體而言非常正面,文末還提到了報考 CP 不應該成為我人生的全部,就算失去了這個夢想,我依然是有價值的人。

        聽上去很棒對吧? 然而文章再正面也沒用,因為那只是我用來逃避面對痛苦的藉口而已。

Level 4: 成熟心理防衛機制

POINT 1: 當情緒病史變成助人的力量時

一個十七歲的女生被送到一家療養院,並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患者。因為病情嚴重,她每天都想法子傷害自己。沒辦法之下,醫生決定把她放在一個像監獄的隔離病房中。驚恐之下她不停掙扎,一開始是用頭撞牆,後來變成用頭撞地板,一直頭破血流。

隔了一段時間之後,那個女生終於出院了,但是這段經歷卻一直深刻記在她的心底。比起去遺忘這段經歷或怨恨療養院的醫生,她選擇了成為一位心理學家,努力研究怎樣幫助有強烈情緒波動和自殺傾向的患者,將自己的痛苦轉化成助人的動力。

可能你已經認出來了,她就是辯證行為治療(Dialectic Behaviorual Therapy)的創辦人 Marsha Linehan。在這個故事中,她使用的是成熟心理防衛機制--不去嘗試扭曲現實,不對社會抱有惡意,不假裝自己不在意,而是用相對健康的方式去應對。

不過,就跟所有心理防衛機制一樣,成熟心理防衛機制也可以被誤用的。舉例,如果 Linehan 不是真心想要幫助其他病友,而是因為認為只要成為心理治療師,她就能證明自己足夠健康、不再是情緒病人的話,那這只是在使用「反向」來逃避內心的痛苦,而不是真正的面對現實。

POINT 2: 常見的成熟心理防衛機制
  • 昇華(Sublimation)
    • 用符合道德、能夠被社會接受的方式,將內心壓抑或難以言表的感受表達出來
    • 例子:
      • 患有抑鬱症的病友常常感覺別人不理解自己,最後成為了小說作家,用文字執剖白自己的內心世界
      • 因為內心有很多壓抑的情緒和慾望,所以選擇透過參與綜合格鬥或極限運動來宣洩情緒
      • 因為是情感豐富的高敏族,比起嘗試壓抑這個天性,改為選擇能夠發揮長處的心理治療行業
  • 無私(Altruism)
    • 將痛苦的經歷變成幫助同路人的動機和力量
    • 例子:
      • 情緒病人積極推廣心理健康,減少社會對病友的負面標籤
      • 患者從情緒病復原之後,成為臨床心理學家幫助同路人
  • 幽默(Humour)
    • 用幽默的角度重視檢視過去發生的事情,例如不介意開自己玩笑
    • 例子:
      • 將曾經的辛酸變成搞笑漫畫
      • 不介意拿自己的「缺點」開玩笑,因為不再覺得那是值得痛苦的特質
  • 預料(Anticipation)#
    • 在問題出現之前,致力採取實際行動去於防範於未然
    • 例子:
      • 很擔心自己面試會失敗,但比起只是陷入焦慮和恐懼,改為實際努力去改善面試技巧
      • 考試不及格後,認真反思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並建立學習計畫

#並不屬於原來的心理防衛機制,而是

例:用文字來療癒過去的痛苦

相信大家應該都已經猜到了,Fairy’s Heart 這個網站本來就是一種成熟心理防衛機制。

當我剛剛從焦慮症復原時,每次看到別人對情緒病人的負面標籤時,內心都會感到很不舒服。但比起怨天尤人或心懷怨恨,我選擇開始在網上寫文章聊情緒病,讓更多人理解情緒病人的感受。而正正因為自己經歷過情緒病,知道患病是多麼痛苦的事情,所以我想用文字感染同路人,讓大家感到不那麼孤單。因為我將痛苦轉化成前進的力量,所以這些其實是成熟心理防衛機制(昇華及無私)的體現。

正正是因為我一直願意聊過去發生的事情,沒有讓情緒病史成為內心的陰影,所以現在即使當我回望過去,我也不會被痛苦淹沒——沒錯,患上情緒病真的是很辛苦的事情,我始終沒有忘記那種「每天活著都是折磨」的感受,但是我也很清楚如果沒有當初發生的事情,就沒有現在的 Fairy’s Heart,更沒有機會接觸和幫助這麼多同路人。

換句話說,我不再需要否認痛苦的存在,也不需要拒絕感受痛苦,而是能夠將內心感受用健康的方式(Fairy’s Heart)表達出來。

如何重新面對過去的痛苦?

說了這麼久,我們回到當初的問題:「過去那些被我們壓抑的傷口,到底該怎麼重新面對和療癒?」在這裡我也想分享一下個人經驗,我是使用了以下的四個步驟,才慢慢放下當初的挫敗。

📌 此方法只適用於日常的心理陰影,絕對無法取代正式的治療,如果是經歷了嚴重創傷(如虐待),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請直接求助專業人士(如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

第一步:重新接觸過去的痛苦

首先,我們需要將過去發生的事情拉回意識層面。 正如之前所說,當我們面對痛苦的事情,第一反應是想要壓抑或否認的,所以我們很有可能誤以為自己已經「放下了」或「忘記了」,根本察覺不到自己還在耿耿於懷。這時候我們就要阻止自己的逃避行為,強迫自己必須直接回憶過去發生的事情。

那實際上可以怎樣做呢?根據我個人的經驗,如果單單是在腦海裡回想的話,很容易會被「事情都過去了這麼久了,沒必要想這麼多」之類的念頭打敗,所以一定要找到一些明顯、直接的方法,讓自己完全無路可逃(笑)。我個人喜歡的做法是寫心情日記,強迫自己重新描述過去發生的事情,又或者可以找個信任的人聊天,讓對方幫忙鼓勵自己打開心房。總的來說,就是不能停留在腦海層面,而是變成有形(tangible)的表達形式。

除此之外,如果大家跟我差不多,每次面對痛苦的時候都會壓抑回憶,常常想記起往事都有困難的話,我建議可以用一些記憶線索(memory cues)幫助自己,例如過去寫的日記、曾經使用的物品、看看相關的文件、舊地重遊等等。當你在接觸這些記憶線索時,很有可能會覺得非常抗拒、不想接觸——但這正正證明了它可能就是痛苦的來源,需要你去提起勇氣面對。

第二步:分析自己的反應

當你重新接觸過去發生的事情時,一定會勾起不愉快的回憶和情緒,甚至讓你感到痛不欲生。這時候,你可能發現了腦子裡面會出現很多反抗的聲音:

  1. 「你當時確實是性格有問題啊,被欺凌不是正常的嘛,幹嘛這麼糾結呢?」
  2. 「你又開始多愁善感了,多大的事情呢,有必要嗎?」
  3. 「想這麼多有什麼用,不發生都發生了,人要往前看!」
  4. 「她拒絕了我的追求,是她有眼無珠、看不出誰才是好男人,我幹嘛要為這種人不開心?」

換了是平常的時候,大家可能就被這些念頭牽著鼻子走,選擇放棄繼續探索內心了,但是現在我想請你先堅持一下,然後問問自己:「為甚麼我會出現這些念頭?我用了哪些心理防衛機制?到底自我在嘗試阻止我看到什麼?」比方說,第一句提到【欺凌】是【性格缺陷】的結果,這其實是使用了合理化(Rationalization)這個防衛機制,你是在嘗試說服自己被欺凌是事出有因的,只要你未來能夠改善性格,就一定不會被欺凌。然而,這真的是事實嗎?還是說妳是在阻止自己面對內心的恐懼?如果答案是YES的話,那你害怕的到底是什麼?

第三步:找出痛苦的根源

除了看看自己使用了什麼心理防衛機制之外,大家也可以留意一下記憶當中自己「最想逃避」、「最不願意回想」的部份是什麼。就算是同一件事情,每個人感到痛苦的成因都是不一樣的,也只有找到真正的源頭才會找到療癒的方向。比方說,三個人同時失戀,A在意的可能是被背叛,B在意的可能是自己不夠好,C在意的可能是對未來的恐懼。這很有可能影射了一些過去沒有處理的心理陰影,例如:

  • A過去曾被好友出賣,讓他再也無法完全相信別人,這次失戀讓他回想起被重視的人背叛的感覺
  • B從小到大就很不自信,覺得沒有人會真正喜歡自己,失戀則完完全全地勾起當初的不安全感
  • C一直都是個依賴性很重的人,從來不覺得自己能獨立生活,所以根本不相信自己分手後還能正常生活

相信大家也可以看到,其實失戀這件事只是情緒觸發點,自我真正想阻止我們看到的,是這些更根深蒂固的恐懼和痛苦。一旦大家發現了更深層次的原因之後,大家可以進一步問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在意這件事?」這時候你可以重複剛剛的兩個步驟,用文字或記憶線索等方式強迫自己重溫過去,找出自己使用的心理防衛機制。最後你很有可能發現,痛苦回憶背後還有痛苦回憶,一直就像抽絲剝繭一樣,直到找到真正原因為止。

比方說,A在意失戀是因為曾被好友背叛,那為什麼A要那麼在意這件事呢?這可能就發現了A一直把朋友視為家人一般的存在,所以無法接受這件事。那為什麼A這麼重視朋友呢?這有可能是因為他從小就跟父母不親近,缺乏安全感的他一直想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與此類推,大家就可以越挖越深,一步步地發掘潛意識中其他被壓抑的痛苦。

第四步:改為使用更成熟的心理防衛機制

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說,療癒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承認和接納過去發生的事情,並改為用更健康、更成熟的方式去將內心感受表達出來。因為大家已經經歷了前面三個步驟了,相信已經對內心的感受有一定了解。如果準備好的話,就可以開始學會怎樣改為使用更成熟的心理防衛機制。比方說,B可以嘗試研究低自尊(Low Self-Esteem)背後的心理學,找出幫助提升自尊的方法,並將自己學到的東西分享給其他有類似經驗的人,或者C可以開啟一個漫畫帳號,專門畫一個依賴性強的女主角,將內心的恐懼化為搞笑的素材。

但正如之前所說,成熟心理防衛機制也是可以被誤用的。大家絕對不可以跳步驟,明明還是處於需要繼續深挖內心的第三步,卻嘗試彎道超車跑到第四步,這樣不但不會幫助大家放下,反而還會變成壓抑痛苦回憶的手段:「一旦既然我能夠自嘲,那就代表我不用繼續陷入負面情緒了,那就代表我不再感到困擾了!」

這種絕對不是成熟心理防衛機制!真正的成熟心理防衛機制不會阻止你感到痛苦,也不會讓你立即變得正面或積極向上。一個很好的檢查方法是重新進行步驟1-3,如果發現自己還是想要逃避,或者是腦海中出現「我已經將這經歷轉化成前進的力量,沒必要再詳細回想了!」之類的想法,但就很可能還沒有準備好,建議可以先好好面對內心的感受,成功後再考慮學習怎樣使用成熟心理防衛機制哦。

真實案例:Ally學會放下CP報考失敗

最後,單單說理論的話,可能大家會覺得難以理解,所以現在我想回到當初聊的那件事——我CP報考失敗了,都過了快兩年了,到現在還是放不下。到底我怎樣做去放下這件事呢?

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很不願意回想過去發生的事情。當然這不是說我已經「忘記」了這段經歷,而是我很成功地把它合理化掉——考取不了嘛,肯定是因為我條件太糟糕,我成績又不是一級榮譽,雖然是在心理學的實驗室工作過,但畢竟是跟社會心理學和認知腦科學有關,肯定打不過那些在臨床心理學實驗室工作的人嘛!雖然有多年推廣心理健康的經驗,但Fairy’s Heart又不是很有名,別人肯定不覺得我對情緒病有多了解嘛!

我可是很能夠理解大學的決定的,才不是那種考不上就心懷怨恨的廢物呢(傲嬌臉

這樣壓抑下去當然不是辦法,所以趁著寫這篇文章的契機,回去看了當初寫的《面對挫敗:應考臨床心理學碩士失敗的感想》(勾起記憶線索),還認真回想了當初發生的事情,再仔細地寫成一段段文字(有形的表達形式)。可是當我一開始回想,就立即感到非常痛苦,內心一直想要逃避:「你考不上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不要再怨天尤人了,這樣是不應該的!」

還好,我一直堅持了下去。我觀察到自己一直用「合理化」這個心理防衛機制,而且會用「理智化」來嘗試將情緒和思想分開:「我只是一時無法控制情緒罷了,但我理智上是知道這是不合理的情緒的。」一旦留意到這一點,我就開始問自己,到底這些防衛機制都在保護甚麼?到底最讓我感到痛苦、最難控制情緒的部份是甚麼?

這時候,突然一個記憶浮現在腦海。

我記得我剛剛得知結果時,我一遍又一遍地問男友:「為甚麼他們不要我?為甚麼他們連面試的機會都不給我?我真的有那麼差勁嗎?」我當時問了很多曾經報考的人,也認識很多成功被邀請去面試的人,他們有些是三級榮譽;有些從未從事任何心理學相關的工作及義工服務;有些本科根本不是讀心理學,才剛讀完一年函接課程;有些心理學畢業後就當上了會計師,根本沒有接觸過心理學……

然而,他們都成功了,就我不行。

其實我一直以來最在意的都是「我沒有被選擇」。當然,我也很傷心自己的夢想破碎了,但是一次考不上,總可以下年再試,我之所以會成為驚弓之鳥,再也不想報考臨床心理學或接觸大學課程,是因為我覺得大學否定了我的價值,他們覺得我不夠好,他們不想要我。

當然,這份情感是令人很不好意思承認的。畢竟報考的人這麼多,大學也只是公事公辦,我為了這種事情怪責學校,委實是很不公平。所以我一直嘗試壓抑它,讓自己忘掉當初的傷心,嘗試找出對方不選擇我的「合理原因」,嘗試將這份情感解釋為「不合理的衝動」⋯⋯這都是因為我在逃避面對內心的痛苦。

那為什麼我那麼在意別人不選擇我?為什麼我那麼需要別人肯定我的價值?我隨著這個線索深挖下去,突然腦海又浮現出另外一些回憶——當初我多次嘗試申請同一間臨床心理學實驗室的工作,卻一直被拒絕;當初大學Year 3時情緒病復發,導致我大半個學期都無法正常上學,雖然最後也有二級甲等榮譽,但總是忍不住想像,要是我沒有病發會怎樣;再到之前中學考公開試時,因為焦慮發作的關係,不但不能正常考試,還不得不錯過好幾場考試,當然最後也考上了一所英國有名的大學,但是卻沒考上我當時的第一志願。

接著,我想起當初媽媽說我能高中畢業就能燒高香了,像我這樣的病人,不可能想要達到這麼多的。我想起網上那些人說,有病就該把自己關起來,不要害人害己。考取好大學、高薪厚職,對於我這種人來說,本來就是癡心妄想。

自從患上情緒病和輟學之後,我總感覺我的人生永遠落後於同儕,所以我只能一直奮起直追。我好像確實做到了很多,考進了非常不錯的大學,有了能養活自己的全職工作,經營著我心愛的網站,做著令我感到有意義的事⋯⋯然而,不管我達到了多少,我始終在擔心自己還是跟不上其他人的腳步,擔心自己還是不夠好。

這時候我才發現了,自己為甚麼那麼執著想要成為臨床心理學家。當然,我之前所說的理由——我想要幫助同路人,想要讓更多病友感到被接納和理解——全部都是事實,但是同時也是因為我在患病期間感到的無力感和羞恥感,一直沒有完全地消逝,所以我潛意識想要抵抗這些負面情緒。

換句話說,報考臨床心理學其實一直都是「反向」:如果我能成為幫助情緒病患者的人,我會從軟弱、被輕視的患者身份,變成權力和地位更高的治療者身份,無力感自然就會被抵消;如果我考進了CP,一個出了名要求很高、很難考得進的課程,我就證明了我是個有能力的人,也不再需要感到羞恥了。

然而,那根本沒有用。無論我怎麼努力往另一端跑,我始終沒有擺脫內心的噩夢。唯一的面對方法,就是感受這份痛苦,承認我其實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坦然,我其實並沒有完全放下情緒病期間遇到的事情。我不再選擇逃避,而是容許自己流淚,容許自己發洩內心的負面情緒。一旦我開始慢慢觸碰內心的痛苦之後,我就可以想法子把它用其他方式發洩出來。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其實現在你在看的這篇文章,就是我療癒的一部份。

透過將經歷轉化成文字,再將我學到的東西分享給大家,這本身就是「昇華」和「無私」的體現。這個方法強迫我必須面對過去發生的事,不逃避內心的痛苦,最後用健康的方式表達內心的感受,轉化成助人的力量。同時,我也用了「預料」,也就是未雨綢繆地預防同一件事發生。雖然當初是因為情緒病才影響表現,但是內心總是忍不住想「如果當初我能再努力一點」或「要是我沒有放棄的話」,那麼最好的回應方式,就是:「從今天開始,用全身心投入每一天,盡我所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好讓我不會有一天後悔。」

最後,大家可能會想問:「既然你學到這麼多,你是不是完全放下了?」不不不,我不會被同一個石頭絆倒兩次了,我不再急於讓自己從傷痛復原了。要療癒過去的傷口,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和很多次的嘗試的,更何況,我相信導致我這麼痛苦的回憶,絕對不只一個。我還需要再重新回去重覆那四個步驟,一直到我找到更多痛苦的源頭為止。

雖然是很長的道路,請相信只要一直慢慢往前走,終有一天事情會轉好的。

參考文獻

目錄

快點關注我們的社交媒體,除了可以準時看到心理健康資訊,還可以跟 FAIRY’S HEART 大家庭互動哦!

創作人員

  • 在2015年時,剛剛從焦慮症康復的Ally,決定創辦Fairy's Heart,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五年後的今天,Ally依然每一天都為這個夢想努力著。

  • 在2015年時,剛剛從焦慮症康復的Ally,決定創辦Fairy's Heart,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五年後的今天,Ally依然每一天都為這個夢想努力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