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上學成為噩夢時:校園欺凌帶來的傷害可以是一輩子的

校園欺凌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可以很深遠的,因為它發生在一個人最脆弱和迷惘的青少年時光裡,讓人感覺自己一無是處、無地自容。如果你懷疑自己正在或曾經被欺凌,歡迎你看看這篇文章,也許能幫助你踏出幫助自己的第一步。

引子

「那些欺凌者他們攻擊我的話,直到今天仍然言猶在耳,甚至我今時今日的性格和價值觀,以及跟別人的相處方式,無一不受到那些話的影響。」

——金句改編自Demi Lovato

首先問大家一條問題:「你覺得自己被欺凌過嗎?」

別小看這條簡單的問題,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不知道怎樣回答」。很多人都會說過去自己是被排擠或討孤立過,但是要說是欺凌嘛,好像又沒有到這麼誇張,畢竟自己又沒有像電視劇那樣被毆打或被性騷擾,說自己被欺凌好像有點小題大做了⋯⋯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我絕對明白你的感受,因為我以前也是這樣認為的。正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一直告訴別人我從來沒被欺凌過,因為我覺得我的情況沒有嚴重到可以被稱為欺凌。一直到後來我才發現,其實欺凌從來不只是身體欺凌。言語和排擠也許沒有那麼明顯,但是造成的傷害卻可以同樣大。

校園欺凌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可以很深遠的,因為它發生在一個人最脆弱、最迷惘、最需要他人認同的時光裡,不但沒有感受到來自世界的善意,反而一次次被傷害、貶低。當你看到其他人都在談笑甚歡,只有你一個人孤伶伶地待在角落,彷彿人人都能被愛和被接納,只有你一個沒人要;當全班同學都可以肆意地嘲笑你,把你當成是可以隨意踐踏的小丑,卻沒有半個老師或同學願意伸出援手時⋯⋯

那種感覺真的很痛,很痛。

如果你正在懷疑自己被欺凌,但是無法確認到底是否事實,也不知道怎樣解決,歡迎你來看看這篇文章;而如果你是過去曾經被欺凌的人,也很歡迎你來這裡,透過了解你過去發生的事情,並明白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不是你的錯,也許能幫助你踏出跟傷痛和解的第一步。

別忘記,文章有很多詳盡的資訊,如果覺得太長的話,請善用文章目錄功能,可以直接跳轉到你想要看的內容哦!

欺凌絕對比你想像中普遍

相信很多人一想到欺凌的時候,應該下意識覺得在香港不是很普遍,如果真的要比較的話,還是日本、韓國或美國等地方更多一點。而當被問自己有沒有被欺凌過,很多人也會下意識回答沒有。然而,你有沒有想過,香港居然是全球欺凌最嚴重的地方?!

根據城市大學馮博士馮麗姝博士說:「2017 年,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調查了全球540,000 名學童,在72 個國家及地區中,香港是校園欺凌行為最嚴重的地方。」(來源)沒錯,跟很多人想像中不一樣,香港的欺凌嚴重性比常常爆出欺凌醜聞的日韓還要嚴重,甚至比台灣和美國分別高出三倍及一倍。

此外,在這個研究中發現,香港有近三分一的學生曾經遭受欺凌,換句話說,每三個人就會有一個人曾經遭受欺凌。因此,不要再覺得校園欺凌是離我們很遙遠的事情了,不管你是老師、家長、社工還是學生,欺凌都是值得你正視的事情。

什麼是校園欺凌?

簡單點說,欺凌(Bullying)是指重複的身體和心理打壓,而欺凌者比受害者更有權勢(例如在班裡更受歡迎、更高大強壯、以多欺少等等),如果只是偶發性事件則不算(來源)。舉例,如果你跟一個同學因為意見不合而吵架,但過去從來沒有出現過類似事件,而且雙方在權勢上沒有差別,那就算打到頭破血流,也可能不是欺凌行為;但是如果有一群同學固定地嘲笑你,每次你進入課室時大家都會變沉默,對你指指點點⋯⋯這種即使沒有肢體衝突,但因為是重複性行為,而且欺凌者更有權勢(人數更多),所以還可以算是欺凌的。

南澳大學的兼職教授 Ken Rigby 博士把欺凌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惡意校園欺凌(Malign bullying),這一種一般是最令人擔憂的,因為欺凌者是有意甚至享受傷害受害者的,可能覺得受害者活該被傷害、排擠或懲罰,而且欺凌者已經意識到受害者不喜歡自己的行為,但是卻不願意停下來。另一種是無惡意校園欺凌(Non-malign bullying),欺凌者並沒有傷害對方的惡意,例如他們以為自己只是在開玩笑或打鬧而已,或是可能只是盲目跟隨或不敢對抗大眾,甚至可能以為自己在幫助受害者成長。

不過無論是哪種也好,對受害者帶來的傷害也可以一樣的嚴重,都值得我們正視和面對。

不是只有肢體暴力才叫欺凌

很多人對欺凌有著刻板的印象,以為只有毆打受害者才算是「真正的欺凌」,如果單純是取笑或排擠,則只是同學間的小衝入而已。然而欺凌其實有很多類型,有時候即便從未動過受害者一根指頭,也可以讓對方遭受極度嚴重的創傷。根據 National Centre Against Bullying,欺凌可以分為以下四種類型:

身體欺凌(Physical Bullying)

身體欺凌:對受害者身體的任何攻擊和傷害,通常是最明顯的欺凌類型

  • 拳打腳踢、打巴掌、故意絆倒或推倒等
  • 故意偷竊、破壞或搶走受害者的所有物
  • 把受害者關在課室、廁所或櫃子裡
  • 用刀子、手槍、椅子或任何物品攻擊受害者
言語欺凌(Verbal Bullying)

言語欺凌:用語言侮辱、恐嚇或取笑受害者,常常被誤以為只是開玩笑

  • 取笑或給受害者起難聽的綽號
  • 辱罵、侮辱或人身攻擊受害者
  • 攻擊受害者的外貌、成績、家境等
  • 恐嚇或威脅受害者
社交欺凌(Social Bullying)

社交欺凌:損害受害者名譽,或鼓勵其他人孤立受害者,是最不明顯的欺凌類型

  • 撒謊和散佈謠言
  • 鼓勵其他人排斥和疏遠受害者(如「你跟她玩,我就不跟你玩」)
  • 有活動時就故意不讓受害者參與
  • 損害受害者的名聲
網絡欺凌(Cyber Bullying)

網絡欺凌:通過電腦、手機和網絡、社交媒體等電子工具而進行的欺凌行為

  • 駭進受害者的社交媒體帳號或建立假帳號
  • 持續傳送惡意評論、圖片和影片
  • 偷拍受害者並將圖片上傳到網路上
  • 搜集受害者的個人資訊並在網上發佈(起底)

欺凌和開玩笑的分別是什麼?

聽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想:「不會吧,開個玩笑就算是欺凌?感情好的朋友都會互相打趣啊,你這樣也太誇張了吧?」事實上,很多老師和家長之所以不介入欺凌,正正就是覺得欺凌只是小孩子之間開開玩笑,根本不足掛齒。也正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很多受害者也一直無法肯定到底自己是否真的被欺凌了,還是單純是自己玻璃心或小題大作。

沒錯,適量的開玩笑不但不是壞事,甚至是可以促進雙方的關係。然而,一旦開玩笑演變成欺凌之後,卻會對身心健康造成嚴重的傷害。因此,我們需要正確分辨兩者:

  • 地位:
    • 當兩人只是開玩笑時,雙方的地位是平等的,大家都不害怕對方
    • 但是欺凌者明顯比受害者有權勢得多,受害者也明顯地恐懼欺凌者
  • 雙方感受:
    • 當兩人只是開玩笑時,雙方都玩得很開心,沒有人受到傷害
    • 但是出現欺凌的時候,只有欺凌者感到開心,受害者根本就不喜歡,甚至感到非常痛苦
  • 話語內容:
    • 當兩人只是開玩笑時,嘲笑的內容相對無害,一般都是對方不在意的事情
    • 但是言語欺凌內容通常是針對受害者的弱點和痛處
  • 能否結束:
    • 當兩人只是開玩笑時,只要任何一方玩得不開心,就可以即時結束
    • 但是欺凌是無法由受害者結束的,受害者根本沒有選擇不被欺凌的自由

測一測:你也被欺凌了嗎?

很多人即使被校園欺凌了,但還是察覺不到,甚至下意識幫欺凌者開脫。要是你到現在都感覺很難判斷自己是否被欺凌,那我們可以嘗試填寫一下《受朋輩欺凌問卷》(來源)。根據《有教無「戾」校園欺「零」計畫》,他們是這樣介紹這個問卷的:

此問卷屬於一個多角度的自我評估,有21個項目量度學童在身體上(如: 打破或毀壞我的東西)、言語上(如: 說一些話去奚落我)和社交上(如: 不讓我參與他們正在做的事)被欺凌的頻率和嚴重程度。

請根據你過去三個月的情況,為以下情況出現的頻率評分(1=最少,5=最多):

  1. 打破或毀壞我的東西
  2. 起難題的綽號
  3. 不讓我參與他們正在做的事
  4. 假裝他們將會打我或傷害我似的
  5. 說一些話去奚落我
  6. 漠視或不理睬我
  7. 打我或傷害我的身體
  8. 取笑我
  9. 拒絕幫助我
  10. 散播有關我的謠言
  11. 沒有邀請我去玩樂、聚會、社交活動等
  12. 從我身上偷或搶走東西
  13. 說一些話去奚落我喜歡或關心我的人
  14. 用我不喜歡的方式去觸摸我
  15. 拒絕跟我一起做事
  16. 恐嚇會打我或傷害我
  17. 在午飯時間或上課時不願意坐近我
  18. 拒絕跟我分享資料或物資
  19. 向我拋東西
  20. 說些冒犯我的說話
  21. 試圖拋棄或擺脫我

評分方式:

直接欺凌1 + 4 + 7 + 12 + 14 + 19
言語欺凌2 + 5 + 8 + 10 + 13 + 16 + 20
社交排斥3 + 6 + 9 + 11 + 15 + 17 + 18 + 21
綜合被欺凌指數直接欺凌 + 言語欺凌 + 社交排斥

欺凌者不是你想像中那樣!

首先考考大家一個問題:「以下有六種學生,你覺得哪一種看上去比較像欺凌者?」

  • 有權勢、人人都害怕的學生
  • 人見人愛的校花
  • 品學兼優的班長
  • 成績差、老惹麻煩的學生
  • 現正被欺凌的學生
  • 一群友善聽話的學生

相信大家第一反應可能會覺得那個「有權勢的學生」應該最像欺凌者,因為電視劇中那些到處橫行霸道的,不都是看上去凶神惡煞、以為自己很會打架或家裡有點錢,就可以為非作歹嗎?至於其他人,像是校花啊班長啊友善聽話的學生啊,這些可是好學生的模範啊,怎能可能是欺凌者呢?

要是你這樣想的話,那你就錯了!

答案是以上每一個人都可以是欺凌者。沒錯,就算是看上去很乖巧或很受歡迎的人,一樣都可能是隱藏的欺凌者。欺凌者往往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只有當你能放下對欺凌者的既有印象時,你才可以真正認知到欺凌者的不同面貌。

根據兒科心理學家 Dorothea Ross 和國際欺凌專家Barbara Coloroso,欺凌者可以大概分為以下六種:

首先第一種是自信欺凌者(Confident Bully),可以說是影視中最經典的欺凌形象,例如《Harry Potter》裡的 Draco Malfoy 和《Spider-Man》裡的 Flash Thompson。他們通常看上去凶神惡煞、不可一世,不少更有自戀者(Narcissist)的特質。他們一般會用很直接和明顯的方式欺凌對方,尤其是身體和言語欺凌,並絲毫不會隱藏自己的惡意。自信欺凌者的常見特徵包括:

  • 欺凌是為了感覺優越或強大
  • 非常自大和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 覺得別人有義務滿足自己的需要
  • 對他人很少同情心或同理心

第二種是社交欺凌者(Social Bully),他們通常很受歡迎,表面上對誰都很友善、樂於助人和心地善良,但是卻暗暗利用自己的好人緣去破壞受害者的名聲,甚至鼓勵大家一起排擠受害者。這一種欺凌者基本上是旁人很難看出來的,因為他們很少主動去毆打或嘲笑受害者,他們只需要靠著「假裝自己被受害者傷害了」或「不小心把對方的秘密說出去」等社交欺凌手段,自然就會有人幫他們欺負受害者。社交欺凌者的常見特徵包括:

  • 欺凌是因為嫉妒受害者的優點,害怕自己的社交地位不保
  • 通常有著低自尊、容易感到被威脅
  • 暗暗鼓勵他人排擠受害者
  • 擅長抹黑、散播謠言、挑撥離間

第三種是重裝欺凌者(Fully armored Bully),是師長最難發現的一種欺凌者,也是受害者最難舉報的類型之一。他們一般都是雙面人,在老師面前一個樣子,在受害人面前另一個樣子,而且通常很懂得怎樣掩飾自己的行為,例如只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欺凌、鼓勵其他人幫他動手、欺凌卻不留下證據等等。雖然他們內心非常冷漠無情,但是一般都很有魅力,尤其擅長討好老師和家長。重裝欺凌者的常見特徵包括:

  • 對受害者充滿著惡意,一旦下定決心要欺凌受害者,就不會輕易放棄
  • 很懂得怎樣掩飾自己的欺凌行為
  • 對同學很冷漠,但卻很懂討好老師
  • 因為很懂得掩飾,加上形象太好,通常很難被老師發現

第四種是過激欺凌者(Hyperactive Bully)。跟前面三種欺凌者不一樣,過激欺凌者一般沒有明顯的欺凌目標或動機,也不會小心翼翼地掩飾自己的欺凌行為。他們基本上是因為心情不好,所以很容易看誰都不順眼,再加上又很容易把他人無心行為(如不小心看了他一眼)看成是故意針對自己,所以常常就會無差別攻擊別人。過激欺凌者的常見特徵包括:

  • 欺凌是為了想發洩內心的挫敗感,例如可能被爸媽罵了想要找人出氣
  • 通常成績和社交能力都不好
  • 性格衝動,很容易被刺激到爆發
  • 沒有特定的欺凌對象,而是隨意找人發洩

第五種是被欺凌的欺凌者(Bullied Bully)。他們一般都是正在被其他人(例如父母、兄弟姐妹、其他同學)虐待或欺凌,但是卻沒有辦法反抗。為了找回對人生的掌控感和控制欲,他們只好找比自己更弱小的同學洩憤,以證明自己也是有能力的。因此,你可能會發現一個很奇怪的情景,他們在欺凌自己的人面前唯唯諾諾,看上去彷彿是可憐兮兮的受害者,但是一轉身卻會對其他同學施加暴力,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被欺凌的欺凌者的常見特徵包括:

  • 欺凌是為了想發洩被欺凌的痛苦
  • 很可能現正被成人或年紀更大的人欺凌或虐待
  • 無法抵抗欺凌者,只好欺凌比自己弱小的人
  • 內心有著很強烈的無力感和無助感

最後第六種是一群欺凌者(Bunch of Bullies)。他們是班裡面的小群體,往往會對那些無法融入圈子的邊緣人進行攻擊。有趣的是,這些人大多本身並不是慣性欺凌他人的人,跟一般學生無異。如果他們單獨面對受害者的話,他們自己是沒有勇氣或興趣去攻擊對方的。只有在團體的時後,他們才會跟著別人一起欺凌受害者。如果你去問他們為什麼要欺凌的話,他們一般都說不出任何原因,而是只能說「我就是跟著別人做」而已。

  • 故意排擠和傷害那些無法融入他們圈子的人
  • 表面上看是正常、乖巧的學生,其他時候(例如獨處或在其他社交場合)很少傷害別人
  • 只有在團體時才會攻擊,單人時不會
  • 其他人為了融入他們的圈子,可能會加入欺凌

校園欺凌的生態系統

看了這麼多欺凌者的資訊後,這時候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欺凌者可以這樣肆無忌憚地傷害別人呢?他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啊,難道沒有人阻止他的嗎?」

你說的沒錯,校園欺凌不是欺凌者和受害者之間的事,旁觀者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說旁觀者的態度會決定了欺凌的嚴重性。一個單獨的欺凌者無法翻起什麼風浪,能夠讓欺凌行為一直維持下去的,肯定是一個完整的校園欺凌生態系統。

假設我們把班裡的同學和老師簡單分為兩個陣營,一邊是支持欺凌者的陣營,一邊是反對欺凌者的陣營。如果支持欺凌者的陣營很強大(例如全班同學都認同欺凌者的行為的),但是反對欺凌者的陣營卻超級弱(例如老師只會息事寧人),那麼麼受害者就會孤立無援,欺凌也就可以維持下去,反之亦然。

根據著名的國際欺凌專家和卑爾根大學研究教授 Dan Olweus,旁觀者(Bystanders)可以被簡單分為以下類別(來源)

  • 欺凌者陣營:
    • 跟隨者(Follower/Henchman):
      • 跟隨欺凌者參與欺凌,一般是類似跟班的角色
    • 支持者(Supporters/Passive Bullies):
      • 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但是表達了對欺凌的支持,例如在旁喝彩
    • 被動支持者(Passive Supporters/Possible Bullies):
      • 內心支持欺凌者,但是表面上沒有流露出來
  • 中立陣營:
    • 被動觀察者(Disengaged Onlookers):
      • 立場中立,不支持也不反對欺凌行為,覺得「與我無關」、「我不在乎」等等
  • 受害者陣營:
    • 潛在保護者(Possible Defenders):
      • 不認同欺凌行為但沒有行動,例如不敢反抗欺凌者,或是只想息事寧人
    • 保護者(Defenders):
      • 積極保護及為受害者發聲,例如積極想要消除欺凌的老師和社工、見義勇為的同學等等

為甚麼會有人支持欺凌?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想:「到底這都是什麼人?為什麼他們會支持欺凌者傷害別人,甚至有些還直接參與欺凌?難道他們都是虐待狂,恨不得看到別人痛苦?」當然,我不排除有些人會有這種傾向,但是根據研究顯示,約 88% 的學生認為欺凌行為是錯誤的,以及我們應該幫助那些無法保護自己的受害者。既然他們知道欺凌是錯的,那麼為什麼他們還要參與欺凌或默許欺凌者傷害別人?

這就要說到一個叫道德推脫的概念了。簡單點說,道德推脫(Moral Disengagement)是指「一個人或一群人偏離了普遍行為道德標準後,卻確信自己的不道德行為是情有可原的。」(來源)換句話說,即使他們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不道德的,但卻透過找到藉口推脫,從而合理化了自己不道德的行為。這樣做是因為人們在進行不道德行為後,會有衝動想要保護自我形象(來源)和減少認知失調帶來的不適(來源)

研究顯示道德推脫可以分為四個階段(來源)

  • 第一階段:重新詮釋自己的不道德行為
    • 例如:我又不是拳打腳踢,只不過跟著大家只是嘲笑對方而已,其實不能算是欺凌別人吧
  • 第二階段:減少自己的重要性和自主權
    • 例如:又不只我一個人做,大家都有在嘲笑他啊,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吧
  • 第三階段:否認自己造成的負面後果
    • 例如:不過是嘲笑兩句,哪裡可能會造成什麼傷害
  • 第四階段:改變對受害者的看法
    • 例如:如果不是因為他太奇怪,我們也不會嘲笑他啊,他也該自我檢討一下吧

雖然欺凌是那麼可怕的事情,但事實就是當大部分人參與欺凌行為時,通常都不是抱著「我就是想欺負你」或「我就是享受看你痛苦的樣子」之類的心態,而是通常感覺自己的行為是很合情合理,有著不得不欺凌的原因,甚至以為自己在伸張正義。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說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為欺凌支持者——只要有足夠的誘因和藉口,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會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

如果還是有點難以想像,你可以觀察一下網民對公眾人物的網絡暴力。我說的不只是人身攻擊的那種酸民,也包括了跟著點讚及附和的其他網民。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樣做會傷害對方嗎?他們當然知道,但是當下子他們會選擇性忽視對方的感受,不僅會說出平常根本不會說的話,更會完全無視對方的痛苦,甚至嘲笑對方太脆弱。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學習辨認道德推脫的模式,不只為了指出別人的錯誤,更是為了阻止自己做類似的事情。根據著名心理學家 Bandura,道德推脫有八個常見藉口:

  1. 道德解釋(Moral Justification):
    • 將破壞性行為描繪為具有正面社會價值的
    • 例如:明明是對方做錯事在先,所以才會被懲罰
  2. 委婉標籤(Euphemistic Labeling):
    • 透過改變用詞或描述的方法來以減少行為的殘酷性和嚴重性
    • 例如:不過是開開玩笑罷了,不能算言語欺凌吧
  3. 有利比較(Advantageous Comparison):
    • 透過與更嚴重的行為或地區比較,好讓行為顯得沒那麼不道德
    • 例如:比起其他學校/國家來說,我們這種只是小兒科
  4. 責任分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 透過貶低個體的影響力,從而減少自己所需要負擔的責任
    • 例如:我又不是唯一一個人,其他人都這樣做啊
  5. 責任轉移(Displacement of Responsibility):
    • 透過把責任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從而聲稱自己不需要負上這麼大責任
    • 例如:我只是聽話而已,我不是真正
  6. 輕視或扭曲影響(Disregarding or Distorting the Consequences):
    • 透過貶低破壞性行為帶來的負面影響,從而聲稱自己的
    • 例如:校園欺凌能教會學生抗壓/人人都經歷過校園欺凌啊,不是什麼大事
  7. 非人化(Dehumanization):
    • 透過剝奪受害者的人性特徵,將受害者貶低成低人一等、不值得基本尊重的怪物
    • 例如:像他這種噁心的XXX,在他附近也會被傳染吧
  8. 責怪受害者(Attribution of Blame):
    • 透過將自己的有害行為視為受害者造成的,從而把責任怪在受害者頭上
    • 例如:那是他太玻璃心啦,不是我的錯/某些人確實是活該被欺凌啦

根據研究顯示,那些一般都有著更高的道德推脫的人,一般更願意支持或默許欺凌(來源),對欺凌者有著更正面的態度(來源),以及更容易成為欺凌者(來源)。由此可見,道德推脫與欺凌絕對是息息相關的。

被欺凌是因為受害者不夠好嗎?

正在遭受校園欺凌的你,在夜深人靜時,可能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為什麼是我?」畢竟班裡面有很多人不是嗎?為什麼就是你被別人欺凌?是你做得不夠好,是你不懂得融入圈子,或是你看上去太軟弱,還是什麼原因?

在這裏作為同路人的我想跟你說一句——這不是你的錯,事實上被欺凌從來不是受害者的錯。這世上沒有人值得被欺凌,不管那個人又怎樣的特質也好,都不應該被傷害。真正做錯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欺凌者,僅此而已。

最重要的是,其實決定一個人會否被欺凌的,往往不是一個人的特質。相信很多人一想到欺凌受害者的時候,腦子裡面都有很多既定印象,例如覺得他們都是怪胎、成績差異、不受歡迎等等,肯定是他們做得不夠好才會被欺凌。

然而,這並不是事實——舉個最明顯的例子,很多童星都提及過自己過去曾被欺凌,難道童星長得不好看嗎?事業不成功嗎?沒有天份和才華嗎?儘管如此,他們在學校還是被欺凌。由此可見,欺凌並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是有其他的理由。

那到底怎樣的人會被欺凌呢?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我會說:「只要一個人異於其他同學又無法保護自己,就會增加被欺凌的機率」。換句話說,通常被欺凌的人都是比較突出的,因而難以融入班裡的圈子,再加上如果他們同時欠缺保護自己的能力(例如家裡人完全不關心他們),那就會很容易成為欺凌者的獵物。

舉例,他們可能有以下特質(內容參考 stopbullying.govVery Well Family):

  • 有異於其他同學的外貌特徵,例如體重過重或過輕
  • 有異於其他同學的身分,例如是插班生、少數族裔、性少數等
  • 看上去比較脆弱和無法保護自己
  • 低自尊,容易不開心和緊張
  • 有著比常人優異的特質,例如很成功、漂亮、受歡迎、成績好或受老師器重
  • 朋友不多,就算被欺凌也沒有人會保護自己
  • 患病,例如有特殊教育需要、身體殘疾、情緒病等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那還不是受害者的錯?如果不是受害者有著某種特質,他就不會被欺凌了,不是嗎?」然而,如果一個人想要欺凌你的話,不管你是個怎樣的人也好,總是會找到藉口的。舉例,成績差的人固然可能被嘲笑是「笨蛋」、「沒腦子」,但是成績好的人同樣可以被嘲笑「愛拍老師馬屁」、「書呆子」等等。社交能力不好的人可能會變成被排擠的邊緣人,但是人緣太好的同學也可能出事,例如因為惹來社交欺凌者嫉妒,最後被陷害而變成眾矢之的。

因此,如果你被欺凌的話,請不要再因此而感到羞愧或怪責自己了,這件事不是你的錯,知道嗎?

被欺凌後可能出現的兩種反應

為了準備這篇文章,我跟很多曾被欺凌的讀者和朋友聊過天,詢問了他們當時被欺凌後的反應。當然每個人的反應都有點不一樣,但是基本上他們的反應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怪責自己不夠好,覺得被欺凌是自己的錯,另一種是怪責傷害自己的人,並一直想要報復欺凌者。這樣的反應也決定了後面的應對方式,前者通常會嘗試討好和融入班裡的小圈子,後者則會用暴力等方式讓欺凌者知道自己不好惹。

根據 Project C.A.R.E.,以上這兩種人分別叫退縮型受害者(Pure Victim)和攻擊型受害者(Aggressive Victim),研究指出當一個人被欺凌後,成為其中一種受害者的機會率參半(來源)。雖然他們都是受害者,但是他們的外在表現和應對行為可以截然不同。

攻擊型受害者:覺得是世界的錯

  • 性格較為沉靜、謹慎、焦慮及非常敏感
  • 身形較為瘦弱,運動能力又不好,所以無法保護自己
  • 認為被欺凌是自己能力不足或犯錯而造成的,因而感到自責
  • 被欺凌時會哭泣、退縮、抽離人群和逃避世界
  • 一般是班裡的邊緣人,跟同學關係疏離,反倒是與老師或社工關係更好
  • 長大後不懂怎樣解決問題和處理衝突,常常選擇逃避

攻擊型受害者:覺得是世界的錯

  • 性格較為易怒,缺乏自我控制能力,容易被刺激
  • 認為被欺凌是他人的錯,痛恨欺凌者和袖手旁觀的人
  • 被欺凌時會激動地反抗,甚至以暴力作出反擊,最後被老師或父母處罰
  • 雖然他們是受害者,但是因為攻擊性較強,所以很少得到同學或老師的接納和同情
  • 父母有著不一致的教養方式,例如一方過份保護孩子,但另一方卻常常不理會孩子,導致他不懂怎樣用正確的方式保護自己
  • 長大後對他人較為猜疑,不容易建立信任關係

無論是哪一種都好,欺凌都會對一個人的性格、價值觀和健康造成很大的影響,很多人即使已經成年了,但是還是無法放下那段回憶,甚至直到現在還有著創傷反應。請給自己一點時間去好好療癒,重新接觸內心那個受傷的自己,再慢慢找到前進的方向吧。

欺凌不是成長正常的一部分!

接下來,有些人可能會說:「欺凌哪有這麼可怕?人人都有欺凌過啊,這只是青少年成長正常的一部分吧?」

然而,就因為欺凌十分常見,不代表這是一件正常或健康的事,更不應該被視為是成長過程的必要階段(來源)。跟很多人的理解不一樣,欺凌不但不會讓人變可以造成嚴重的的身體、情緒和行為反應(來源)。如果你留意到你本人或身邊人有出現類似反應,那就代表了欺凌可能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如果有需要的話記得去向專業人士求助喔!

身體反應

當一個人長期被欺凌時,不但很容易因為被身體欺凌而受傷,也會因為長期處於壓力而出現各種無法解釋的身體小毛病,甚至影響正常生活的能力:

  • 直接結果
    • 因為身體欺凌而導致瘀傷、割傷、扭傷等
    • 因為被搶掉午餐或錢包而常常要挨餓
  • 長期處於壓力的結果
    • 頭痛
    • 胃痛
    • 肚子痛
    • 肌肉疼痛
    • 失眠
    • 頭暈
    • 容易疲倦
    • 皮膚問題
心理反應

青少年正處於還在摸索自我的階段,所以校園欺凌可以嚴重摧毀他們的性格、自尊、和價值觀,甚至導致情緒病出現:

  • 性格大變,突然變得很負面、憤怒和不講道理
  • 變得非常自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 因為害怕被欺凌,所以不能集中精神做事
  • 腦海中常常浮現與欺凌有關的痛苦回憶
  • 總是猜疑和無法信任他人
  • 增加患上情緒病的機率,例如抑鬱症焦慮症
  • 出現自殺和自我傷害的念頭(來源)
行為反應

長期欺凌也會損害一個人正常生活的能力,包括社交、學業、自我照顧等等,甚至導致他們無法繼續上學:

  • 對行為的影響
    • 變得孤立退縮,常常躲在房間不願與人交流
    • 容易發脾氣或與人爭吵
    • 染上不良習慣(如煙酒、沈迷虛擬世界等)
  • 對學業的影響
    • 無心向學,總是遲到早退
    • 害怕踏入校園和課室
    • 成績突然大幅退步,常常欠交功課和不願溫習 

如何面對欺凌?

在正式跟大家聊校園欺凌的面對方法前,我想跟大家解釋一下。

其實我很久以前就已經想要介紹欺凌了,儘管如此,我一直遲遲無法下筆,主要原因就是接下來的這個環節。雖然網絡上有不少面對欺凌的建議,但是因為欺凌是很複雜的主題,每個人的狀況都很不一樣,幾乎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解決方法。所以我一直很猶豫該不該寫這個主題,我很害怕我提供的就是一些老生常談,大家看完之後也無法真正應用在生活當中。

想了很久之後,最終我決定了不去選擇翻查文獻,而是改為去詢問一些曾經被欺凌的朋友和讀者的看法。我希望透過真正去聆聽過來人的經驗,找出一些可能有助解決欺凌的辦法。因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我沒有辦法推薦任何一個方法或保證它們一定有用,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整理這些欺凌受害者的分享,然後讓大家自行決定是否要採取這些建議。

我不敢說這些建議一定能幫助大家擺脫欺凌,但是我希望無論如何,最少大家能夠從這篇文章中明白到——請記得,你真的不是孤單的。

Note: Fairy’s Heart 只負責整理受訪者的意見,不代表Fairy’s Heart的立場,無意推薦大家使用任何一個方法,也不能保證任何一個方法一定能夠解決欺凌。以下資訊只能作為參考作用,也不能夠應用在所有被欺凌的人身上。考慮到以下方法可能有風險,建議先三思再考慮採用任何一個方法。

Hearty心目中最好的解決方法

幾個月前,我透過 Instagram 詢問了一些曾被欺凌的讀者的意見,再在日常生活中詢問了一些過去曾被欺凌的朋友,最後整理出六個最常見面對欺凌的方法。最後,我在 Instagram 限時動態進行了投票,投票結果如下:

  • 第一名:主動離開(66%覺得有用)
  • 第二名:舉報(61%覺得有用)
  • 第三名:表現出不在乎 (48%覺得有用)
  • 第四名:嘗試融入 (32%覺得有用)
  • 第五名:以暴易暴 (31%覺得有用)
  • 第六名:忍耐至畢業為止 (23%覺得有用)
第一名:主動離開

簡單點說,主動離開是指離開出現欺凌的環境,例如申請轉校、轉班和出國等等。很多人認為欺凌者根本永遠不會認錯或改變,所以選擇主動離開是最好的做法。

根據我跟受訪者的討論,大部分受訪者都覺得主動離開是個有效的方法,尤其是那些能夠及時離開而事後再沒有被欺凌的人,他們一般都說欺凌沒有過度影響心理健康,因為他們明白有問題的從來不是自己,被欺凌不是自己的錯。而且不少受訪者也提及到一點,對於一些難以舉報的欺凌行為(例如言語和社交欺凌)來說,學校可以做的確實也有限,所以離開可能是比較有用的做法。

然而,主動離開也不是沒有缺點。首先不是每個家長都會同意讓子女離開,例如父母可能未必留意到問題的嚴重性,或是不願意讓孩子離開好不容易考進的名校等等。此外,離開也未必能夠完全擺脫欺凌,例如網絡欺凌不能靠轉校解決,而且在新環境也可以再遇到新的欺凌者。最後,適應新環境也會帶來困難,例如需要重新建立新的朋友圈,所以建議衡量一下利弊再決定怎樣選擇。

第二名:舉報

很多人認為未成年人是很難自行處理欺凌,所以最好向成年人求助。舉例,你可以把事情告訴父母,讓他們幫你向學校投訴。你也可以跟校方(如老師、社工等)反映,讓他們懲罰欺凌者或提供額外的資源(例如讓你不要跟欺凌者同組,給你輔導資源等等)。假如情況嚴重的話,甚至可能需要報警求助。

根據我訪問時的感覺,受害者對這方法的觀感是比較極端的,有些人會強力推薦這個方法,有些人則極度反對這種做法。通常覺得有效的人,身邊都有願意幫助他們的成年人,例如願意懲罰欺凌者,或是雖然無法阻止欺凌者,但是最少願意安慰和支持他們,讓他們不至於覺得孤立無援。他們也提到如果有了犯法行為,例如身體傷害、性騷擾或金錢剝奪,那不要想著息事寧人,而是盡快向執法機關舉報。

而覺得無效的人,一般都說如果只有言語或社交欺凌,成年人根本不理會,說了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會被成年人罵是在小題大作,造成二次傷害。就算真的成功舉報了,很多時候學校根本不會重罰欺凌者,頂多就是讓他們留堂或見家長而已,這樣一來舉報後反而會被欺凌者報復,讓接下來的日子更加難過。

因此,其實關鍵點就在於能否找到願意幫助你的成人,以及能否說服他們伸出援手。我個人建議如果你身邊的成年人(如父母)不願意幫助你的話,請不要放棄並嘗試堅持向更多成年人求助,直到找到願意幫助你的人為止。假如可以的話,也可以想辦法留下證據,例如驗傷、截圖、錄音等等,這樣會加強說服力及增加舉報的成功率。

第三名:假裝不在乎

不少人認為欺凌者就是喜歡看受害者氣急敗壞的樣子,所以只要假裝不在乎,欺凌者就會放棄。他們建議不管欺凌者說再難聽的話也好,都要假裝聽不見欺凌者的話,直接走開就好,總之無論如何都不要跟欺凌者互動。甚至還有受訪者建議可以把欺凌者想像成吵鬧的動物,他們不是在說人話,所以也沒必要理會(笑)。

總的來說,我覺得這個方法基本上還是蠻有效的。要是你的心理足夠強大,不容易被欺凌者的話影響,而且欺凌者只是排擠或言語傷害你,沒有更嚴重的行為,那麼透過不理會欺凌者,確實有機會讓欺凌者失去興趣。此外,如果你沒有辦法離開或舉報(例如父母不願意理會),必須找方法跟欺凌者共存,那可以嘗試使用一下這個方法。

不過無可否認的是,這個方式對一個人的心理承受力要求很高,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舉例,很多受害者的心理健康已經受到嚴重影響,根本不可能假裝不在乎,假如再不盡快處理的話,甚至可能會導致情緒病。而且如果已經涉及到犯法行為的話,假裝不理會並無法解決問題,必須要盡快舉報才能夠保護自己。

假如決定了選擇這個方法,最重要的就是記住這是長期策略,必須要堅持一段時間才會見到成效。正如之前我們在介紹灰石策略時說到(詳情請看這一篇),當受害者突然變得沒有反應,欺凌者只會比之前更加想要刺激受害者,所以在短時間內反而變本加厲,好像你越不理會他們就越愛挑釁你。這時候必須要堅持下去,不然只會前功盡棄喔!

第四名:嘗試融入

有些人認為欺凌者就是針對格格不入的人,所以只要改變自己,就能避開欺凌者的注意。他們建議可以嘗試學習和跟隨班裡的潛規則,大家喜歡做什麼就跟著做,也可以加入欺凌者的對頭圈子,尋求他們的庇護。你也可以嘗試改掉導致自己被欺凌的特質,例如你是因為過重而被欺凌,那就努力減肥。

這個方法是我個人嘗試過的做法,所以這方面我有點個人經驗。我會說在某些情況下它是有用的,但是也有很多情況下是沒有用的。有用的情況一般是欺凌者不是特別針對你,只是覺得你有點怪異,所以一旦你改變成他們喜歡的樣子,對方就會接納你。正如我們之前所說,欺凌者一般是針對那些異於常人的同學,只要你想法子融入到群體裡面,就可以避開欺凌者的雷達,讓他們把注意力轉向其他「更奇怪」的人。從我個人經驗來說,這個方法是有機會成功的。

不過如果你已經是被針對的受害者,那這個方法就很可能用不上了。正如之前所說,一旦一個人決定了要欺凌你,那無論你怎樣改變自己或討好對方,欺凌者都會找各種理由攻擊你,甚至因為過度討好而會顯得很軟弱,讓對方更肆無忌憚。而且,不是每個人當下都有能力改變的,比如你心理健康很不好的話,你要天天踏進校園都很困難了,根本不會有額外的精力去改變自己。更重要的是,不是每個特質(如情緒病、種族等)都可以被改變的,所以這方法只適用於某些特定的情況。

第五名:以暴易暴

Disclaimer: 因為這個方法非常有爭議性,所以我一開始有點猶豫到底要不要介紹這個方案,不過由於確實有部分受訪者覺得有效,所以我會照樣介紹。儘管如此,由於這個風險真的比較高,所以真的建議請三思而後行。

有些人認為欺凌者就是欺善怕惡,只要受害者顯得不好惹,或是找到能震懾欺凌者的靠山,欺凌者就會收手。其中包括了努力鍛煉體能和肌肉,讓自己變得變得超級健碩,又或者跟欺凌者打一架,甚至於找更可怕的人去教訓欺凌者。

我身邊有幾位男性朋友曾經使用這個方法,例如有個人跟我說他打完欺凌者之後,因為沒有人想到他敢反抗,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從此再沒有人敢動他;也有人跟我說過他苦練泰拳,讓自己從追巴士都會上氣接不了下氣的小胖子,變成擅長打架的肌肉男。還有一個更加誇張的,說曾經花錢僱過小混混,找他們去教訓欺凌者。

不過,我覺得這方法只適用於很特定的情景。首先,不是每個人都擅長打架,你未必打得過對方,就算當下子真的打得過,事後可能會遭到報復。是對上擅長掩飾自己的欺凌者,如果你嘗試去反抗的話,不排除對方可能會倒打一耙,假裝是受害者和到處抹黑你。最重要的是,這樣一來師長就會視事件為雙方鬥毆,更加不願意介入或幫助你。

第六名:咬牙忍耐

最後這個方法是大家最不推薦的,足足有77%的讀者覺得沒用。但不幸的是,似乎它也在我訪問當中的人裡面最多人使用的。他們一般會默默忍耐,希望等到欺凌者對自己等到失去興趣,或是等到升班或畢業後就能擺脫欺凌者,有時一等就是好幾年。

為什麼這麼多人會選擇這個方法?受訪者全都表示其實這是逼不得已的的選擇——他們身邊沒有任何可以支持自己的人,又想不到辦法去擺脫欺凌者,除了咬牙忍耐還真想不了任何解決方法了。

雖然不是不可能熬過去,但是這樣做帶來的傷害是很大的。幾乎所有選擇了此方法的受訪者都表示,雖然欺凌已經過去了,但這段經歷造成非常嚴重的陰影,到現在都難以忘懷。

而且也不是每個情況下都能適用,在沒有介入的情況下,欺凌者很可能永遠不會停手,欺凌行為隨時變得越來越嚴重,甚至有機會釀成可怕的意外。此外,如果受害者的心理健康已經受到嚴重影響,如果再強迫他們繼續忍耐的話,恐怕只會導致受害者的心理健康進一步惡化,甚至導致自殺傾向。

假如真的必須要選用這個方法,建議一定要考慮好自己的心理健康,確認自己能夠應付,同時多點尋找能夠陪伴自己的盟友,例如跟班裡其他同邊緣人建立友誼、認識在學校外面的朋友等,建立良好的支持系統。這樣雖然無法消滅欺凌,但最少能讓你的青少年歲月容易渡過一點。

參考文獻

目錄

如果你想支持 FAIRY’S HEART,買我們一杯咖啡,讓更多同路人可以了解心理健康知識吧!

創作人員

  • 在2015年時,剛剛從焦慮症康復的Ally,決定創辦Fairy's Heart,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五年後的今天,Ally依然每一天都為這個夢想努力著。

  • 在2015年時,剛剛從焦慮症康復的Ally,決定創辦Fairy's Heart,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五年後的今天,Ally依然每一天都為這個夢想努力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