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們讓我想要活著:談患上COVID-19後的感受

Hearty們好,今天想跟大家聊幾句心底話。 大家還記得我幾天前在Instagram Story裡面,提到我突然開始發燒、喉嚨痛和頭痛嗎?本來我打算想要暫停更新幾天,但最後還是因為放心不下Fairy’s Heart,不想有Hearty因為我而失望,所以病情好了點就還是忍不住回來繼續更新。 當時我真的以為自己應該沒什麼問題,結果沒想到….. 我的COVID-19檢測呈陽性了。 當我剛剛發現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在顫抖。作為一個曾經患上焦慮症的人,所有你想到的焦慮反應(心跳加快、呼吸困難、天旋地轉、心悸等等),一下子全都跑出來了。 理性上,我明白這個反應道理一點道理都沒有:我的疫苗已經打到第三針,我不屬於高風險族群,症狀也相對輕微,病情應該不會惡化到太嚴重的地步。可是,感性上我就是忍不住害怕,無法阻止自己想像最壞後果。 萬一真的死掉了怎麼辦,萬一我這輩子就這樣完結了怎麼辦…… 這時候,我才知道我有多熱愛我擁有的一切。 以前我是個不怕死的人。 那時候的我覺得整個世界都是黯淡無光的,所有回憶都只有痛苦,活著跟死亡根本沒有分別。每天我只是在「不開心」和「非常不開心」之間搖擺,就好像早已失去靈魂的殭屍。快樂對我來說是一個只活在想像中的概念,我從來沒有真真切切地感受過。 別人總跟我說,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要是等你失去你擁有的一切時,你到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可是當時我想:要是活著只是行屍走肉,那麼死亡也不見得可怕得去哪裡。 那時候我根本不怕死,也不怕做任何有生命危險的事情,甚至還有想要結束一切的慾望,因為那時候根本不覺得活著有什麼意義。我不覺得這個世界會有任何人,因為少了我這一個人而傷心或痛苦。 可是現在,我卻怕了。 我怕我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寫 Fairy’s Heart 的文章了,我還有很多心理學主題沒有寫,我還有很多人生經驗沒有分享,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告訴Hearty。 我怕我再沒機會舉辦訓練營了,我還想跟更多Hearty 一起學習感恩,我還想推出我準備已久的全新訓練營,我還想發展好多好多新計劃,讓更多人可以改善心理健康。 我怕我再也見不到 Hearty 社區的朋友,再也無法跟他們聊心理健康的事情,再也無法將 Hearty 社區的規模擴大、邀請更多同路人來互助同行。 我怕我再也無法發展 Fairy’s Heart 了,我一直希望 Fairy’s Heart 總有一天會成為家傳戶曉的的心理健康平台,大家再也不用因為情緒困擾而感到孤立無助,也再沒有病友會因為情緒病而被誤解。雖然這是個很遠大甚至不現實的目標,但我一直以為我還有幾十年時間繼續努力。 我知道以上都是不合理的災難化思想,因為正如之前所說,我的病情惡化到那個地步的可能性不大——然而哪怕只有0.001%的可能性,我還是怕。 因為我已經對這個世界有了留戀,所以我不想離開。 有人問過我,對我而言活著的意義是甚麼。當時我說不知道,但腦裡面一直閃過的一句話是:「我想在這個世界留下足印。」 地球有77億人口,表面積有5.1億平方公里,195個國家。當我們看著這敞大的世界時,可能會找不到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位置,甚至覺得自己可有可無,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有人問過我,對我而言活著的意義是甚麼。當時我說不知道,但腦裡面一直閃過的一句話是:「我想在這個世界留下足印。」 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是蘇格拉底、愛因斯坦或佛洛伊德,我也大概一輩子達不到他們的高度,但是我最少希望在我能力範圍內,小小地為社會帶來貢獻,好讓我有一天要是真的離開的時候,也會有人記得我這個人存在。 只要這個世界因為曾經有我的存在,而變得美好那麼一點點,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哪怕再也微不足道,我就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白過了。 謝謝Hearty的存在,讓我學會熱愛這個世界,讓我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考慮到養病的原因,雖然掙扎了很久,但暫時決定Fairy’s Heart的社交媒體先停止更新1-2周(上次一邊發燒一邊趕圖文,事後Ally快被罵死了😂),看病情決定會不會提早回來。 Fairy’s Heart 的工作量會保持低強度,創作部份因為較耗腦力,所以會先停止下來,Hearty社區亦會暫停提早更新文章;但感恩訓練營照常舉行,商務合作事宜亦可以照常來信。

沒關係,我們可以陪你:一周年慶祝及介紹全新社群

大家好,我是 Ally。 今天是2022年2月7日,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日子,因為正正就是上一年的差不多的時候,我重啟了大家眼前的 Fairy’s Heart。要是你問我,一年前我猜這個帳號能走得多遠,我大概只會回答「能增加五百粉絲就很好了」,我作夢都沒想到能在一年內增加三萬粉絲。就像我說的那樣,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女生,是每一位的 Hearty 的信任和支持,我才有勇氣一路往夢想奔跑。 當然,這一段時間也不是沒有辛苦的時候。為了一直保持文章的水準,每篇文章都需要很多參考資料和佐證,當工作忙起來的時候,真的常常都是從早上工作到半夜12點,甚至常常需要在乘搭長途巴士或地鐵回家時,強撐著睡意查看文獻和寫文章。而且,因為抱持著將心理資訊傳播給更多人的心態,我一直堅持不對文章、圖文和感恩訓練營收費,所以我一直需要接更多freelancing的工作,寧可累到天天頂著一雙熊貓眼,也要增加自己的收入支撐運營成本。 其實,本來還有一個會讓我賺錢甚至達到童年夢想的企劃,只要我犧牲 Fairy’s Heart 的時間就有可能完成。結果我看著自己的日漸增加的工作量,哭了好久之後,最後就咬咬牙放棄了。 有很多人跟我說過,你這樣太笨了,沒有商業頭腦,每天累得半死還花了很多積蓄,卻什麼都賺不到。 對,我確實是笨,但是我覺得值得。 Fairy’s Heart 出現的原因,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讓更多人重視起心理健康。我自己經歷過患病那個時期,我知道心理健康資訊不普及的後果是什麼——出現情緒困擾時不懂照顧自己,最後演變成情緒病,卻又因為缺乏知識而延遲就醫,終於接受治療的時候,卻要獨自面對症狀、副作用和無處不在的負面標籤。我不敢說 Fairy’s Heart 現在有多大的影響力,但最少希望在推廣心理健康這件事上,我能小小地出一分力。 不過,再拼命始終還是有一個限度,始終沒有資金的話,我沒有辦法全職投入在 Fairy’s Heart 之中,也無法發展出任何新計劃。想了很久之後,我決定終於在重啟後的一周年,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推出了每月支持計劃。 簡單點說,透過每月捐贈4.5美元(每月約35港元/124台幣),也就是買一杯咖啡的費用,你可以支持 Fairy’s Heart 的運作,讓我們把心理健康的訊息傳播給更多有需要的人。我們所得的款項會全部用於支持 Fairy’s Heart的營運及未來發展新計劃,讓我們可以為推廣心理健康和同路人做得更多。 為了感謝大家願意每月支持我們,你更可以比其他人早兩個星期看到 Fairy’s Heart 的貼文,加入討論和詢問問題,你的精彩評論更有機會出現在最終的貼文或文章之中。你亦可以參與文章主題建議和投票,讓 Fairy’s Heart 優先寫你有興趣的議題。 除此之外,你還會被邀請加入 Fairy’s Heart 的 Discord Server —— Hearty 社區。這是一個溫暖的互助社群,適合任何想要想要助人助己的朋友: 希望跟別人深入交流和探討心理健康 有互助精神,樂於幫助同路人 不想抱怨,而是想採取行動改善健康的你 有開放的心態,願意聆聽和尊重不同的看法 當初之所以想建立這個社群,是因為我發現要找到一個「願意互相支持和鼓勵、不吝於給他人建議、能夠深入地聊心底話」的圈子,真的比我想像中困難。 在日常生活中,當我跟別人聊天時,總是傾向聊一些較輕鬆的小事,例如喜歡吃甚麼或看甚麼電視劇,內心的事情總是難以啟齒,怕自己聽上去太過肉麻或像無病呻吟。 以前也不是沒有分享情緒的圈子,但一般都是在一起抱怨或放負(如聊老師、上司或客戶壞話、放負群組等),雖然當下好像是發洩了不少情緒,但久而久之整個人卻變得充滿負能量,話題永遠都是跟抱怨有關,越來越難留意到日常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而Hearty社區的獨特之處就在於,我們不害怕打開心扉,願意談及內心的感受,但卻又不只是抱怨或情緒發洩,而是真正想要找到解決方法;我們互相尊重其他人的界線,盡量保持同理心去聆聽他人的故事,不會冷嘲熱諷他人的痛苦,但同時也不只活在同溫層,願意保持開放的心態去聆聽他人的建議,哪怕對方的話可能跟你的想法完全相反。 在互助台裡,你可以跟其他重視心理健康的人一起討論生活中的困擾,分享個人的經驗和見解,幫助同路人找到解決辦法。我們也非常重視保護成員的安全和健康,所以有嚴謹的敏感內容政策,以保證這個社群會一直成為讓大家安心的避風港。 […]

【科普+實用】「為甚麼我永遠都不夠好?為甚麼我永遠不快樂?」也許你是被自戀虐待(Narcissistic Abuse)和精神虐待了而不自知

引子 Trigger Warning: 文章提及自戀虐待、自戀型人格障礙和精神虐待。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狀態不佳,為免引起任何創傷或不適,請保護自己並不要往下看。 你有沒有試過在一段關係中,你總是感到自己很渺小、羞愧和不被重視,但你就是說不出為甚麼? 你有沒有試過感到很不快樂,但當你嘗試把內心感受說出來時,周圍的人卻說你只是在誇大其詞、過於敏感或太記仇? 你是否常常被告知,不管你再痛苦也好,你不應該有任何不滿,因為那個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要是不感激就等於忘恩負義? 你是否開始感到被孤立、誤解,你不敢跟別人說自己有多不開心,因為你感覺人人都討厭你,每個人都會站在傷害你的人那邊? 你是否也開始懷疑,你的悲傷是只是小題大作,你的痛苦回憶是想像出來的,身邊人都是完美的,只有你是有問題的? 如果你出現了以上情況,你很可能遭受了自戀虐待(Narcissistic Abuse)。 這是一種非常強大而可怕的精神虐待方式,不單單傷害了一個人的心理健康,還會讓一個人懷疑自己的思想、回憶、情緒、價值觀,甚至完全失去自我。而深陷其中的你,還可能因為心理操控的緣故,而一直替自戀者說好話,或是否認他對你帶來的傷害。 你會以為做錯的人是你,於是你拼命想法子改善自己,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性格缺陷甚至患上了情緒病,卻一直沒有想過,也許有問題的是不是你,而是身邊的那貌似完美的他。 在今天的這篇文章裡面,作為一個曾經經歷過自戀虐待的過來人,我想要跟你詳細聊聊自戀虐待背後的科學,包括: 什麼是自戀者? 什麼是自戀虐待? 為甚麼自戀虐待這麼難察覺? 自戀者會使用什麼心理操控手段? 長期被自戀虐待會有什麼後果? 面對自戀虐待的四個錯誤做法 應對自戀虐待的正確做法是什麼? 停止接觸 灰石策略 全然接受 如何從自戀虐待的傷口中復原? 這次的文章還是超級長的科普文,應該涵蓋了所有自戀虐待受害者需要知道的內容。如果大家想要跳到有興趣的部分的話,請活用目錄功能跳轉到相關部分。希望看完這篇文章的你,可以找到保護自己和尋找幸福的方法。 Note: 這篇文章的目標讀者是自戀虐待受害者,不是自戀者本人。因為考慮到受害者有幫虐待者開脫、想要「感化」自戀者的救世主情結、把所有問題怪到自己身上等等的傾向,所以本文內容不會加入自戀者的角度,以免影響自戀者的判斷。如果你是自戀者本人,這篇文章並不適合你閱讀,敬請注意。 Note: 此文章裡會用「自戀者(Narcissists)」來形容「自戀虐待他人的人」,但這不是說只要一個有NPD就必然會自戀虐待別人,敬請注意。 什麼是自戀者? 一說到自戀這兩個字,大家可能會想到希臘羅馬神話的那個自戀的水仙——納西瑟斯是一個非常俊美的神仙,他一直找不到配得上自己的人,直到有一天他在喝水時,突然看到水面裡自己的美麗影像,並無法自拔地愛上了對方,但無論怎樣都無法觸摸或親吻對方。他就一直看著水中的自己,不吃不喝直到死去。 所謂的自戀,不就是像納西瑟斯那樣,像愛自己愛到死去活來,彷彿自己是這世界最完美的人嗎?退一萬步說,也應該像是韓劇《金秘書為何那樣》的男主李英俊那樣,整天對著鏡子說:「怎麼有人像我這麼優秀的人?我走到哪都會發光~」 嗯,這是影視作品中的自戀者,但現實中的自戀者是各色各樣的。有一些確實是愛自吹自擂,但也有一些是冷漠的、悲觀的、敏感的、害羞的、道貌岸然的等等等等。所以不要以貌取人,自信滿滿不一定是自戀者,正如自戀者也不一定是自信滿滿的。 POINT 1: 什麼是自戀性(Narcissism)? 自戀性本身是一種性格特徵,指的是一個人過度關注自己的形象和需要,有時候為此甚至不惜犧牲他人。(來源)其實每個人多多少少都一點點自戀的特質,例如很多人都會想要天天得到鮮花和掌聲,想要得到周圍環境的關注,甚至會幻想自己有一天成為風雲人物,這些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來源)。 可是,要是一個人有著異常高的的自戀性,更因為這個性格而影響了心理健康,並導致身邊人受到嚴重傷害呢?那就可能是自戀型人格障礙了。 POINT 2: 什麼是自戀型人格障礙(Narcis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 自戀型人格障礙(Narcis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是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的一種,主要特徵是患者會有著不切實際的自我形象,會過度誇大自己的重要性(Grandiosity),並覺得自己有權(Entitled)得到很多東西,因而對周圍的人會有很不現實的期望。根據 DSM-5,如果出現了五個徵狀或以上,就有患上自戀型人格障礙的風險(來源): 過度誇大自己的重要性 想像自己有著無限的成功、權力、才華、美貌及快樂無憂的愛情 相信自己是非凡的和特殊的,所以只能被同樣非凡或重要的人或機構理解,自己也應該只跟這些非凡或重要的人或機構交往 渴望別人會無故讚美自己 權利感(即是覺得自己有權得到很多東西,可以對別人予取予求) 在人際關係中常常打壓他人 沒有同理心 […]

【科普+測試】好累,我真的撐不下去了!六個面對工作和學業過勞(Burnout)的方法

引子 大概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我過勞(burnout)了。 那時候,我正在獨自經營 Fairy’s Heart 的網站、Facebook 和 Instagram。因為 Fairy’s Heart 屬於科普型部落格,所以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在資料搜集和寫作上,每次都要用上幾十小時。為了趕上每周更新的速度,我總是日以繼夜地工作,常常寫作到半夜三點,健康都幾乎犧牲掉,才勉勉強強趕在最後一刻上傳文章。然而,即使我耗盡了所有精力,社交媒體的點讚數和追蹤數依然乏善可陳,網站文章的點擊率依然有限,甚至連用上了付費廣告還是完全沒人理會,更常常收到了「文章太長」或「不夠有趣」的評語,彷彿就好像是社會跟我說:「放棄吧,你的文章真的不夠好⋯⋯」 其實我不介意努力,但沒有盡頭的努力令人絕望。 過勞開始嚴重影響我的心理健康,尤其是讓我出現了以下三個問題:第一,我開始越來越不想寫文章,每次看著屏幕完全腦海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該寫什麼,一想到要打字就感到煩躁、苦悶;第二,我開始越來越嫉妒其他人,例如每次當我看到其他心理學帳號的文章,內心就會覺得很委屈,甚至開始對他人產生惡意(「明明我的文章內容更詳細,明明我的資料搜集更全面,憑什麼我的文章的點讚數是人家的1%都不夠?」);第三,我開始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是不是我根本不適合科普心理學或寫文章?也許我就是沒有天份?我是不是應該放棄? 那時候我每時每刻都在散發負能量,就好像變得一個人似的,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知道原來當時我是過勞了。原來當一個人累到極致的時候,不單單只是每天都很睏這麼簡單,而是對一個人的身體、情緒、思想、人際關係甚至於價值觀都會造成影響。 你也有類似的感覺嗎?你也是每天都覺得疲於奔命,對一切失去動力和熱情,每天都只能看到負面的東西嗎?你也覺得你的工作和學業讓你感到很累,好像工作永遠做不完,但卻永遠看不到回報?如果是的話,那麼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過勞背後的心理學,包括: 全心投入 vs 過勞 過勞的三個特徵(包括職業疲勞測量工具) 過勞 vs 其他相似概念 過勞的十二個階段(包括十二個階段測試) 過勞的六大成因  面對過勞的六個方法 你屬於哪種工作狀態? 要了解甚麼是過勞,首先我們必須要知道理想的工作狀態是甚麼。工作狀態可以分成兩種:第一種叫全心投入(Engagement),也就是一種精神和動力滿滿的狀態;第二種是過勞(Burnout),也就是能量耗盡的狀態。 POINT 1: 當你全心投入在工作時 根據心理學家 Wilmar Schaufeli,全心投入(Engagement)可以被定義為「一種正面積極、令人滿足的工作狀態」。當一個人全心投入的時候,他會真心重視自己的工作(或學業),相信自己的付出是有意義的,更能夠透過努力而獲得滿足感和成就感。全心投入的員工不只是為了薪資和福利而工作,正如全心投入的學生也不只是因為老師或父母而學習(來源)。 全心投入有三個主要特徵: 活力(Vigor):充滿能量和良好的復原力,不容易感到疲倦,在困難面前依然能夠堅持 奉獻(Dedication):全心全意投入在工作之中,充滿著熱情和靈感,並為工作感到自豪和覺得有意義 全神貫注(Absorption):完全沉浸在工作中,不容易分神或感到無聊,覺得工作時間過得很快 POINT 2: 過勞(Burnout) 全心投入的相反就是過勞(Burnout)。根據世界衛生組織,過勞可以被定義為「身體、情緒或精神上的疲憊狀態,通常因為無法管理長期工作或學業壓力而產生」。當然,任何人都會有偶爾感到筋疲力盡的時候,但是過勞絕對不只是疲倦那麼簡單——事實上,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版(ICD-11)已經將職業過勞列為其中一種職業現象(Occupational Phenomenon),不少研究亦指出它可以對身心健康、工作能力和人際關係造成嚴重影響,甚至誘發身體或心理疾病(來源)。比如說,過勞的你可能會有以下的感覺(改編自 HelpGuide): 感覺每一天都糟糕透了 對工作或學業失去動力和興趣,甚至開始討厭 做甚麼都令你感到煩躁 總是筋疲力盡 明明花了更多時間工作和學習,但效率卻越來越低 你覺得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會受到讚賞或認可 感覺再努力也沒用 過勞的三個特徵 好了,現在我們懂得分辨以上兩種狀態了,是時候詳細聊聊過勞的特徵了。正如剛剛我們說過,過勞不單單只是疲憊這麼簡單,而且會全面地影響我們的身體、心理、思考和價值觀,主要特徵為以下三點: SYMPTOM 1: 筋疲力盡(EXHAUSTION) […]

只有勇敢面對,才能放下過去的痛苦:用心理學解釋放不下的原因及解決方法

引子 「被壓抑的情緒永遠不會消失,你今天把它們掩蓋,以後它們只會以更醜陋的方式重現。」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在開始這篇文章之前,我想跟你說一個故事: 從小到大,我就夢想當臨床心理學家(Clinical Psychologist,以下簡稱 CP)。記得自己還是青澀懵懂的初中生時,就已經傻傻地用稚嫩的筆跡,在筆記本上規劃到底需要做甚麼才能考進去。為了追尋這個夢想,雖然後來我患上了情緒病,但我還是努力地克服病情,最後成功考取大學心理系。 大學時,我參加了很多跟心理健康有關的義工,畢業後在心理學實驗室當研究助理,以確保自己有足夠的知識量和研究經驗。為了賺取足夠的學費和生活費,我每天下班後都會去兼職,常常工作到深夜才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家。最後,我還看了很多心理學書籍和學術文獻,花了很長時間訓練自己的面試技巧。 終於我覺得自己準備得差不多了,於是在大概兩年前的時候,我去報考了臨床心理學碩士課程。結果⋯⋯我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拒絕了。 當時得知結果後,我跟自己說:「我早就知道CP很難考啊,考不上不是很正常嗎?不要再為這種小事而糾結了,事情都發生了,想太多也沒有意義。」於是,我收拾心情繼續生活,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放下,還寫了一篇叫《面對挫敗:應考臨床心理學碩士失敗的感想》的文章,裡面說了一句:「重要的是,這一次的挫敗沒有斷定我的價值。」 就這樣聽上去,你應該以為我已經不再在意這件事吧?然而事實是,直到今時今日,甚至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心還是很痛,就好像當初的傷口從未癒合。為甚麼會這樣子呢? 根據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伊德,這是因為我只是把它壓抑到潛意識而已,其實我從未好好地面對這份痛苦。因此,雖然我表面上已經把它遺忘了,但它依然能夠影響我的一舉一動。如果我一天不去真正地面對它,我永遠都不會好好放下這件事。所以,今天我想要用我自己的經歷為引子,邀請大家去認識甚麼是精神分析,並聊聊怎樣透過停止使用不成熟的防衛機制,學會真正放下過去的傷痛。 最後照舊提醒大家一句,這篇文章比較長,如果想要直接跳去看我的個人經驗或實際解決方法,請記得活用我們的目錄功能哦! Note: 根據 Havard Health,佛洛伊德交替地使用了 Subconsciousness 和 Unconsciousness 二字,兩者意思並無實際分別,但最後他為了避免混亂而專注使用後者。然而,因為兩岸三地的人不大常用「無意識」三字,所以文章中會使用「潛意識」。 明明已經努力忘掉,卻始終放不下 相信大家都有一些不愉快的童年回憶,可能是小時候被同學嘲笑,可能是父母丟掉了你心愛的洋娃娃,可能是受傷了想要父母安慰,卻只聽到一句「別這麼孩子氣」⋯⋯這些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很久,甚至我們都不大記得清了,但是當我們審視自己今時今日的行為,卻常常會找到這些童年回憶的影子——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 POINT 1: 冰山模型(Iceberg Model) 佛洛伊德認為,人的精神(Psyche)就像真正的冰山一樣,我們能意識到的心理活動只是冰山一角,絕大部份都匿跡隱形、無法被即時察覺的。因此,精神可以被分為三個層次: 意識(Consciousness) 冰山最頂端、浮在水面的部份 代表著我們能夠即時察覺的內容 例:此時此刻你知道自己正在閱讀 Fairy’s Heart 的文章 前意識(Preconsciousness) 雖然是在水面以下,但是因為陽光能夠接觸到,所以也勉強能夠看到一點點 代表著我們無法即時察覺,但可以回憶起來的內容 例:看著看著,突然記起自己曾經看過佛洛伊德的理論 潛意識(Subconsciousness) 冰山最底層、體積最大的部份,因為陽光根本無法接觸到,所以也無法被看到 代表著我們深深隱藏的慾望、回憶和情緒,雖然很難察覺或憶起,但卻對我們造成最大影響 例:原來是因為你過去發生了一些事情,才促使你想要看這篇文章,但你卻記不起那件事,也不知道原來這是你閱讀的動機 POINT 2: 壓抑≠消失 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到,前意識其實是擔任了類似「過濾器」的角色——對於一些愉快的回憶或符合道德的慾望,我們就會容許它們停留在前意識;但如果是令人不安的回憶,就會被壓抑到在潛意識,從而減少它們帶來的焦慮和羞愧。            然而,雖然我們察覺不到潛意識裡面的東西,但是它們依然也在影響我們的行為。打個比方,如果不是因為要寫這篇文章,我早已忘記了當初報考CP的經歷,也很少因為這件事而感到不開心。然而,直到今時今日,我依然下意識會避開大學的心理學部門,而且再也不敢重新報考 CP。            這就是潛意識的力量——即使我都已經忘記了當初的事情了,但它卻依然在支配我的行為。 我想做 vs 我應該做           我想大家應該都試過陷入這樣的兩難局面:有一些事情你知道不應該做,但是就是很想做,例如明明是想要減肥,但卻忍不住想吃掉眼前那超高卡路里的甜品。這時如果你抵抗不住誘惑吃掉,事後就會感到羞愧、自責;相反,如果你堅持不吃,就會感到不滿足、一直想要更多。 […]

需要接受心理治療嗎?見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師前要注意的8件事!

引子 Disclaimer: 因為筆者是香港人,所以文章主要使用香港翻譯,如果是台灣的朋友,請注意「臨床心理學家」等同「臨床心理師」,「輔導心理學家」等同「諮商心理師」。雖然翻譯不同,但文章裡的建議亦可套用在台灣及其他地區。 「最近的你,過得還好嗎?」 最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總是心情悶悶的,整個人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做甚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你每天都覺得很累,一回到家只想躺在床上甚麼都不做。一開始你以為可能只是壓力太大了,應該休息一下就好了,沒想到自己卻怎樣都放鬆不下來。於是你上網找尋解決方法,甚麼看喜劇片啊,做瑜珈啊,冥想啊,全都試過了,還是一點用都沒有。 終於,你惴惴不安地決定了——不如看「心理醫生」吧? 可是當你上網找資料時,發現了一大堆五花八門的名字,甚麼「心理醫生」、「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心理治療師」、「輔導員」、「心靈導師」、「人生教練」⋯⋯看到頭都痛了,到底這些名字的差別是甚麼? 還有看到網上有人說,必須要選得特別小心,要是選了個不專業的,病情反而會加重!可是到底應該怎麼選啊,是越貴或越有名就越好嗎?還是該找個有接受電視台訪問或出了書的心理專家? 第一次見臨床心理學家到底該說甚麼好啊?跟陌生人說這麼多心底話,不會很尷尬嗎?萬一說了個半天,對方只覺得我在無病呻吟,那該怎麼辦啊? 如果以上聽上去符合你的情況,不用擔心,大部份人第一次接受心理治療的時候,難免都會覺得有點緊張的。今天我們會回答關於心理治療的八條常見問題,從怎樣挑選適合的臨床心理學家,到第一次見面的步驟,都會在這篇文章中詳細解答。 延伸閱讀:這篇文章主要是關於心理治療,如果想了解藥物治療和見精神科醫生的注意事項,歡迎看這篇文章 問題一:我是壓力太大還是真的患病? 在決定是否要見臨床心理學家之前,我想大家內心最大的疑問應該是:「我真的有嚴重到需要求診嗎?說不定只要我多點休息,做做瑜伽或冥想,也許問題就消失了呢?」 不用擔心,在這個問題上你絕對不是孤單的!很多人都分不清自己是壓力太大,還是偶爾遇到挫折想不開,抑或是真的患上了需要治療的情緒病。甚至有病友曾私信詢問我:「我很想看臨床心理學家,但是又不敢去⋯⋯萬一其實自己是我想多了,不就太丟人了嗎?」 那要怎樣解決呢?為了幫助患者檢測自己的情況,心理學家發明了很多自我檢測(Self-administered)量表,目的就是在沒有專業人士的情況下,普羅大眾依然可以簡單地測試自己有沒有患病的風險。以下是 Fairy’s Heart 推介的、具有權威性的情緒病測試: 抑鬱症: 病人健康問卷 PHQ-9(英文版 & 中文版) 焦慮症: 焦慮程度評估 GAD-7(英文版 & 中文版) 躁鬱症: 心境障礙問卷 Mood Disorder Questionnaire(英文版) 中文大學鬱躁症自我測試(中文版) 強迫症: 耶魯布朗強迫症量表 Y-BOCS(鏈結) 飲食失調: 進食態度測試 Eating Attitude Test EAT-26(英文版 & 中文版) 精神分裂症: 前驅期問卷(簡版) Prodromal Questionnaire-Brief Version(英文版) 危險因素識別、管理和教育項目篩查問卷 PRIME Screening Test(中文版)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的量表全部都只能視為參考用途。畢竟我們不是專業人士,對自己的徵狀未必有準確的判斷,所以不論最後量表分數如何,如果你感覺那些徵狀已經為你帶來困擾,我建議還是直接看專業人士的哦! […]

總是玻璃心、感到空虛、容易情緒化?一篇文章了解邊緣型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的迷思、例子、徵狀、成因和治療

引子 Trigger Warning: 文章提及邊緣型人格障礙。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狀態不佳,為免引起任何創傷或不適,請保護自己並不要往下看。 從小到大,Sarah 就是個很情緒化的女生。從小的時候開始,她就常常會感到很不開心,即使是別人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她也會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然而,當別人問她想事情為甚麼如此極端、為甚麼非要反應這麼大時,她總是說不上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這樣啊,只知道突然間情緒就出現了,她根本無力抵抗。 她也很容易為了小事而發脾氣,有時候甚至會激動下說出傷人的話。事後她總是感到非常羞愧,覺得自己是個糟透了的家人和朋友,但卻又停不下來。身邊人也無法理解她的感受,總是常常說「不要那麼玻璃心」、「你實在太自我中心了」,讓她感到既孤單又無助。 在大學的時候,她瘋狂地愛上了 Jack,一個溫柔體貼的男大學生,雖然她狀況非常不好,但他一直都很願意支持她。然而,她卻一直擔心他想拋棄她,例如當 Jack 有幾天沒跟她見面時,她就立即會擔心他會出軌,或是以為他已經厭倦了她,於是事後對他大喊大叫,威脅要跟他分手。 她真的很愛很愛他,但好像她越想留下他,就越做出一些推開他的行為。最終,當然他們還是分手了。她想,也許她就該把親近的人推開,以免自己成為身邊人的負擔。也許她更害怕的是,要是她繼續這段關係下去,也許有一天對方就會拋棄自己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她先離開,那就沒有人可以拋棄她了⋯⋯ ——故事靈感來自《My Life With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不知道這個故事有沒有給大家一點共鳴呢?故事主角 Sarah 有著比常人更容易波動的情緒,因此而對她的生活和人際關係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擾。那為甚麼她會有這種反應呢?這是因為她患上了邊緣型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 BPD)。BPD 是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的一種,雖然在兩岸三地還是有很多人沒聽說過 BPD,但有研究指出全球已經有 1.6% 的人患有這個疾病了。今天在這篇文章裡,我想讓大家一起認識邊緣型人格障礙,從迷思、徵狀、範例、分類、成因到治療,大家都可以在這篇文章中找到。最後還是那一句,如果大家嫌文章太長,記得善用目錄功能,跳到你想看的部份哦! 邊緣性人格障礙之六大迷思? 在我們深入認識這個疾病之前,不如先搞懂一下坊間的疑問吧!(沒興趣了解的,可以按這裡直接跳到徵狀列表哦) 坊間迷思1:字面上的意思,患者都是「邊緣人」啦~ 對於大部份人格障礙類型來說,通常單看名字就能大約猜到徵狀,例如自戀型人格障礙患者會有莫名的優越感,孤僻型人格障礙患者會不喜歡親密關係,唯獨邊緣型人格障礙令人摸不著頭腦——邊緣?甚麼邊緣,是邊緣人嗎? 不不不,其實邊緣性人格障礙的患者跟「邊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邊緣」這個詞在 1938 年首次於美國引入,當時心理學家把情緒病分成輕性精神病(Neurosis)和重性精神病(Psychosis),認為前者是有機會復原的,而後者則是不可能治療的絕症。輕性精神病患者會出現抑鬱、易怒、焦慮、憤怒等徵狀,常見例子包括抑鬱症和焦慮症;而重性精神病則會出現幻覺、妄想、思考謬誤等徵狀,通常指精神分裂症、妄想症、躁鬱症等等。 然而,他們很快發現了,有一群人好像是在輕性和重性精神病之間——這些人好像沒有出現像精神分裂症那麼嚴重的功能退化,但同時有著異常的思考模式、容易自我傷害,甚至有時候還會出現思覺失調徵狀。因此,心理學家把這些人稱為「邊緣組別(Borderline Group)」,精神分析學家 Gregory Zilboorg 更描述他們在某些情況下會出現「邊緣精神分裂症(Borderline Schizophrenia)」。 隨著時代發展,現在我們對邊緣型人格障礙已經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不再把患者視為一個「難以診斷的邊緣組別」,而是明白到邊緣型人格障礙是一種非常普遍、值得大眾正視的疾病。雖然「邊緣」二字依然被沿用下來,但這只是一個歷史遺留原因,絕對跟「邊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哦! 坊間迷思2:患者全部都是大哭大鬧、只會奪命追魂call的恐怖情人! 社會上對於邊緣型人格障礙的負面標籤真的很多,每當新聞或影視上提到邊緣型人格障礙時,多多少少都描繪出一個很可怕的形象——患者全部都是偏執又變態,為了不被遺棄可以不擇手段,說兩句就情緒崩潰,容易大發髀氣,甚至動不動就威脅自殺⋯⋯然而,這種形象真的準確嗎? 答案是當然不是!首先,邊緣型人格障礙有很多亞型(subtypes),不是每一種的行為都是那麼激烈的。舉例,灰心邊緣型(Discouraged Borderline)雖然也會出現情緒波動,但是通常都不會表達出來,只會在內心默默忍受痛苦,很多時候身邊人根本不會察覺到他們的病發。 還有,雖然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大多比常人更情緒化,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完全沒有】任何控制情緒或理性思考的能力。事實上,在接受適當的治療之後,大部份患者都能夠察覺及掌控自己的徵狀。就像 BPD 病友 Vagelina Skov 的說法:「我有 BPD,但我有健康的人際關係,懂得給人們私人空間,懂得尊重人們的界限⋯⋯只是比普通人來說,BPD 患者會需要更多心力去控制徵狀,但這不代表 BPD […]

精神分裂症(思覺失調)真的不等如危險份子!一篇文章教你了解Schizophrenia的迷思、徵狀、成因及診斷方法

一說到精神分裂症/思覺失調時,大家會想到甚麼?是有多重人格、無法正常生活,甚至可能還是危險份子?你又有沒有想過,其實以上的情況都不是真的呢?在這篇文章裡,讓我們一起打破錯誤的迷思,一起了解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迷思、徵狀、成因及診斷方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