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 Heart 訪談】情緒病患者分享經歷:我同時有強迫症、抑鬱症及邊緣型人格

「從小到大,讀書工作就好像是我的價值,所以當我辭職了之後,那一刻我簡直感覺自己是廢物一件。」--Alva 大家 …

【Fairy’s Heart 訪談】台灣性侵犯受害者和抑鬱症患者(下):性侵犯之後,我是怎樣從抑鬱症康復的(TW: 包含兒童性虐待、抑鬱症、強迫症、自殘等等)

「我經歷了10年受傷期,14年自虐和修復期,連我都能好,為甚麼你覺得你不可以呢?」-Hima 大家好,我是Al …

【Fairy’s Heart 訪談】香港00後少女:陪伴情緒病患者,哪怕痛苦也是值得的(抑鬱症、厭食症及情緒病照顧者)

情緒病可以說成是心理上的感冒,所以請不要因此責怪自己,更不要怪自己為朋友帶來負擔,真正的朋友是不會介意的。 大 …

【Fairy’s Heart 訪談】台灣高中女生談抑鬱症:只有自殘的痛才讓她感覺還活著(內含自殘、自殺與其他抑鬱症徵狀)

「我很希望父母能夠接納我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這樣我就不用那麼痛苦。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大家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