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玻璃心、感到空虛、容易情緒化?一篇文章了解邊緣型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的迷思、例子、徵狀、成因和治療

引子 從小到大,Sarah 就是個很情緒化的女生。從小的時候開始,她就常常會感到很不開心,即使是別人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她也會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然而,當別人問她想事情為甚麼如此極端、為甚麼非要反應這麼大時,她總是說不上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這樣啊,只知道突然間情緒就出現了,她根本無力抵抗。 她也很容易為了小事而發脾氣,有時候甚至會激動下說出傷人的話。事後她總是感到非常羞愧,覺得自己是個糟透了的家人和朋友,但卻又停不下來。身邊人也無法理解她的感受,總是常常說「不要那麼玻璃心」、「你實在太自我中心了」,讓她感到既孤單又無助。 在大學的時候,她瘋狂地愛上了 Jack,一個溫柔體貼的男大學生,雖然她狀況非常不好,但他一直都很願意支持她。然而,她卻一直擔心他想拋棄她,例如當 Jack 有幾天沒跟她見面時,她就立即會擔心他會出軌,或是以為他已經厭倦了她,於是事後對他大喊大叫,威脅要跟他分手。 她真的很愛很愛他,但好像她越想留下他,就越做出一些推開他的行為。最終,當然他們還是分手了。她想,也許她就該把親近的人推開,以免自己成為身邊人的負擔。也許她更害怕的是,要是她繼續這段關係下去,也許有一天對方就會拋棄自己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她先離開,那就沒有人可以拋棄她了⋯⋯ ——故事靈感來自《My Life With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不知道這個故事有沒有給大家一點共鳴呢?故事主角 Sarah 有著比常人更容易波動的情緒,因此而對她的生活和人際關係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擾。那為甚麼她會有這種反應呢?這是因為她患上了邊緣型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 BPD)。BPD 是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的一種,雖然在兩岸三地還是有很多人沒聽說過 BPD,但有研究指出全球已經有 1.6% 的人患有這個疾病了。今天在這篇文章裡,我想讓大家一起認識邊緣型人格障礙,從迷思、徵狀、範例、分類、成因到治療,大家都可以在這篇文章中找到。最後還是那一句,如果大家嫌文章太長,記得善用目錄功能,跳到你想看的部份哦! 邊緣性人格障礙之六大迷思? 在我們深入認識這個疾病之前,不如先搞懂一下坊間的疑問吧!(沒興趣了解的,可以按這裡直接跳到徵狀列表哦) 坊間迷思1:字面上的意思,患者都是「邊緣人」啦~ 對於大部份人格障礙類型來說,通常單看名字就能大約猜到徵狀,例如自戀型人格障礙患者會有莫名的優越感,孤僻型人格障礙患者會不喜歡親密關係,唯獨邊緣型人格障礙令人摸不著頭腦——邊緣?甚麼邊緣,是邊緣人嗎? 不不不,其實邊緣性人格障礙的患者跟「邊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邊緣」這個詞在 1938 年首次於美國引入,當時心理學家把情緒病分成輕性精神病(Neurosis)和重性精神病(Psychosis),認為前者是有機會復原的,而後者則是不可能治療的絕症。輕性精神病患者會出現抑鬱、易怒、焦慮、憤怒等徵狀,常見例子包括抑鬱症和焦慮症;而重性精神病則會出現幻覺、妄想、思考謬誤等徵狀,通常指精神分裂症、妄想症、躁鬱症等等。 然而,他們很快發現了,有一群人好像是在輕性和重性精神病之間——這些人好像沒有出現像精神分裂症那麼嚴重的功能退化,但同時有著異常的思考模式、容易自我傷害,甚至有時候還會出現思覺失調徵狀。因此,心理學家把這些人稱為「邊緣組別(Borderline Group)」,精神分析學家 Gregory Zilboorg 更描述他們在某些情況下會出現「邊緣精神分裂症(Borderline Schizophrenia)」。 隨著時代發展,現在我們對邊緣型人格障礙已經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不再把患者視為一個「難以診斷的邊緣組別」,而是明白到邊緣型人格障礙是一種非常普遍、值得大眾正視的疾病。雖然「邊緣」二字依然被沿用下來,但這只是一個歷史遺留原因,絕對跟「邊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哦! 坊間迷思2:患者全部都是大哭大鬧、只會奪命追魂call的恐怖情人! 社會上對於邊緣型人格障礙的負面標籤真的很多,每當新聞或影視上提到邊緣型人格障礙時,多多少少都描繪出一個很可怕的形象——患者全部都是偏執又變態,為了不被遺棄可以不擇手段,說兩句就情緒崩潰,容易大發髀氣,甚至動不動就威脅自殺⋯⋯然而,這種形象真的準確嗎? 答案是當然不是!首先,邊緣型人格障礙有很多亞型(subtypes),不是每一種的行為都是那麼激烈的。舉例,灰心邊緣型(Discouraged Borderline)雖然也會出現情緒波動,但是通常都不會表達出來,只會在內心默默忍受痛苦,很多時候身邊人根本不會察覺到他們的病發。 還有,雖然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大多比常人更情緒化,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完全沒有】任何控制情緒或理性思考的能力。事實上,在接受適當的治療之後,大部份患者都能夠察覺及掌控自己的徵狀。就像 BPD 病友 Vagelina Skov 的說法:「我有 BPD,但我有健康的人際關係,懂得給人們私人空間,懂得尊重人們的界限⋯⋯只是比普通人來說,BPD 患者會需要更多心力去控制徵狀,但這不代表 BPD 患者沒有能力擁有健康的關係。」 坊間迷思3:患者的童年都受到虐待? […]